【人物专访】走进lectrr(莱克特)的动漫世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lectrr(莱克特)比利时新生代漫画师的代表,常常关注荷文区报章杂志的朋友,一定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他的作品随处可见:de staandard,Albert Heijn, Metro, KLM, Veronica Magazine, Nederlandse Taalunie, Vacature, KPN,man bijt hond 等等。

11月的某个上午我们在他位于根特的工作室内度过了非常愉快的3个小时交流时光,以下是当天的采访笔录,让我们一起走进莱克特的动漫世界吧。

《走进lectrr(莱克特)的动漫世界》

lectrr:我从小是在动漫的伴随下长大的,我只对这两样东西感兴趣,甚至可以说我的漫画“职业生涯”应该从3岁算起。记得那时我常常在家里的墙上画画。这里小提示一下,我的家族成员没有任何人从事与艺术或者文化相关的工作,连爱好都很少,总之和艺术根本不沾边。小时候父母给我买一般小孩子喜欢的玩具,可是怎么也提不起我的兴趣,翻来覆去还是画画最好玩。在我六岁时,第一次尝试着“copy”Willy Vandersteen(威利·范德斯汀)的作品,大家都熟悉的《苏苏和维维历险记》(suske en wiske ),一次画了200来页,全部寄给作者,那时我最最崇拜的人就是他了,可惜一直都没有收到他的回复,后来一想,估计像我一样抱有漫画梦想的孩子还有很多很多,大家都有把自己的作品发给威利·范德斯汀的经历吧,人家肯定没那么多时间一一回复。

到了8岁时,父母常常在周末把我送到图书馆,因为,这里是我最享受的地方,可以安静的看书,画画。不过父母倒是希望我可以有一些其他孩子的正常爱好,比如男孩子的足球啊体育运动什么的,我心里头不喜欢,但是表面上不好意思伤他的心,就勉强的参加了父亲帮我报的一个体育班,为了那个班,爸爸可是卯足了劲,给我制备了全套的锻炼行头,估计花了不少钱,记得一次在参加体育班训练的过程中,我故意踩进一滩新鲜的牛粪里,为的是让父母知道,他们的儿子根本就不是运动锻炼的那块料,结果,当我带着浑身散发着牛粪味道的身体出现在父母面前时,他们惊呆了,尤其是妈妈,特别心疼我那双白的发光的球鞋,就这么不小心的给糟蹋了,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烦过我。。。。

大学的那些年坚定从事动漫职业的信心

lectrr:我是家族里面唯一一个上大学的人,其他人都是上技校,在我打算进入大学前,家里人不太相信我,很多长辈们讲,小伙子,实际一点吧,画画不是职业只能是爱好,不如早点找一份正常的工作。但当我表示自己的坚定后,渐渐地家里人都意识到,好吧,既然他那么愿意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那就试试看吧。由此我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活,最初的专业是摄影后来就改选雕塑,那时还没有动漫这个专业。

我其实和很多年轻人梦想自己将来成为艺术家一样,在进入大学前对艺术包括自己将来所从事的艺术完全没有任何概念。可能艺术大学的好处就是让你接受各种门类的熏陶,早晚有天会开窍,实际上确实如此,我在大三那年就开窍了,在校外成立了自己的漫画公司。很顺利,毕业前就自食其力的挣钱了,在之前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现在回想起来,也多亏了大学那几年的时光,因为有很多机会在等待着你,每天都会接触到从媒体公司,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社来的人到学校里开讲座,搞论坛,选拔实习生,这些机会给了我今天发展和进步的空间。也让我更加明确了自己今后所要走的这条动漫之路。

漫画师的职业生涯—所谓的”审查制度“(Censorship)

lectrr:好问题,首先我要解释一下我的工作方式,因为我和很多媒体合作,各个国家都有,一般情况下长期与我合作的媒体比如日报类的,杂志期刊类这种相对时效性比较强的媒体,大多会给我一些建议性的主题,比如目前正在波兰开气候大会,那么我就会对此创作一些相关的漫画作品,还有就是我自己决定内容主题,我在一些报纸上有自己的专版,这块我随便画,支配权完全在我。而且我也不会给自己所谓的“东家”留面子,该批评的批评,该表扬的表扬。

现在说审查,我个人感觉在比利时还好,反而在美国,荷兰这些经常标榜“言论自由”的国家常常遇到麻烦。比如,美国那边的漫画是不允许出现有关宗教,医疗,色情这些方面内容的。有时候我200张画,欧洲国家一般都全部采用,可到了美国就只留下了70幅。由此可见那边的审查制度是很严的。我个人对宗教非常感兴趣,虽然自己是个无神论者,但对宗教总是抱有好奇心,也可以说是”挑战之心“吧。首先我尊重人们的宗教信仰,但我讨厌那些常常拿宗教信仰来要求别人的人。

这里举个例子,在荷兰有一个专门的组织是反对人们拿上帝和宗教事务开玩笑说事的。四年前我不幸“中枪”。那时我在为荷兰最大的杂志社Veronica Magazine工作(拥有超过一百万的读者),我的作品中有一副是说圣经里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我对亚当所穿的衣服(就是几片遮挡身体的树叶)调侃了一下。然后就激怒了那个组织,这下可好,他们想尽各种办法烦我,要求该杂志社解雇我,要我当众道歉,要追究我的法律责任等等荒唐的举动。后来我的经纪人告诉我说,当时该报社确实收到过一卡车的投诉抗议信件!!比较幸运的是,在那时喜欢支持我的读者也在不停的写信给杂志社力挺我的工作,你知道正常情况下现在的人很少关心这些事了,大家忙着自己过日子,哪还有闲心关心这个,就算是对自己喜欢的也袖手旁观,所以我很高兴仍然有这么多人还在默默的支持关注我。最后是杂志社收到支持我的信件比反对者多,这才保住了我那份工作。

说实话,我一般很少顾及所谓的审查制度,我只想自己喜欢的主题,然后画好自己的画,至于报纸杂志社用不用那是他们的事。我甚至从来不问他们为什么没有选择这幅而用那副,从来没有过。。。。因为我觉得看漫画根吃饭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和感觉,我没必要非得用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这也是我对有些宗教人士老是摆出一副,天下大同,救世主,不信有罪的姿态来强加于人的反感。信不信,喜不喜欢都是很个人化的事情。这是我一直秉承的观点。但是我的作品大多带给人们一种“痒痒挠”的作用,看完后会让人在笑乐的同时思考点什么,会是一面镜子,由它联想到自己。

lectrr:我当然有我自己的政治观点,但是我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因为这不是我的“最佳位置”,我的位置更像是一位“弄臣”(jester),在各路朝野达官贵人平民百姓面前,我可以用滑稽搞笑的方式阐述真相,可以调侃世事不公,但是我永远不会被人们重视。比如现在最火的政党NVA,我举了很多有意思的小例子是关于他们的政治主张的,我不同意但是用一种调侃的形式表现出来,这些政客们看后都会一笑了之,但人们总会是在想,为什么会这样,这就给大众一个提醒的机会。不单NVA,还有以前的社会党,民主党等等都没逃过我的漫画笔。

我喜欢用调侃的方式反映现实及社会问题。有时候会有一些政客们对我抱有意见,或是觉得我的玩笑开的有点过了。我也经常在画里建议民众们不能全部相信政客们的话,政府和政治家应该多为百姓着想而不是为自己拉政治资本。至于人们谈论最多的荷法分家的事情,说实话,比利时已经很小了,即便两边真的分了,那么我相信这肯定不是最终结果,搞不好,荷语区这些小城市也要分家独立,最后大家都各成一体,有句话说得好:人类的愚蠢没有终结,权利欲望永无止境。。

漫画师的职业生涯—成名的烦恼

lectrr:我尽量保持低调,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我其实有机会每天上电视做节目成为评论员或者主持人,但是我总是回绝,因为我不想让大家注意我的外表,而是更多关注我的作品,否则一旦成为电视名人,那大众对你的关注视角肯定就变了,一旦你答应上了某个节目就停不下来了,先是谈话节目,接着是游戏节目,再就是真人秀总之没完没了。我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做这些事情。如果人们问我要照片或是合影,我会给他们画一张自画像,这样更有趣也更有意义不是吗?

一年前,我经历了一件事让我更加明白“隐身”是好的!有一天我在办公室接到妻子电话,说小儿子丢了,不见了。在那一刻,我脑子里马上回想这几天我的画可能得罪了谁!结果越想越可怕,在赶到学校后,才发现原来是个小误会,是小儿子太淘气故意藏起来不让老师发现。

漫画师的职业生涯—不相信天才与生俱来

lectrr:人们总是说:创意,灵感这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或者说谁谁具有这方面的天赋,我都不赞同,我觉得创意灵感恰恰是和经验与实践积累有关,你做的多了,就有更多的创意和灵感。海明威不是那个大家想象中在海上独自战斗的老人,而是安静的在家里每天不停写作练笔的作家!他那些经典段落都是经过无数次的修改斟酌后才呈现的,我一直相信:熟能生巧!很多记者包括朋友都问我,哪里来的那么多创作灵感?怎么可能每天画12到15幅漫画!!这不是正常人的工作能力!说实话我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天分的人,灵感也是我这么多年不停画画所积累和练就的,谁都可以做到,没什么特别难的,只要你愿意喜欢做一件事,就可以把他做好甚至做精!这要看个人意志毅力的问题。很多人喜欢光说不做,理想远大可实际行动甚少,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最终没有那个毅力坚持自己想要的,而是随便捡来一个能做的。大学时,学校咖啡馆里总是满员,每天都听到同学喊,我将要创作一部话剧,我将要写一本书云云。。。可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我看到的还是同样一批人,喊着同样的口号,但是话剧,书呢?很多人在下午5点的时候猛然醒悟,哦哦,我全天都在关注facebook或者其它自媒体。。。。。又浪费了一天!

最喜欢的漫画(家)

美国漫画家杰夫·史密斯(Jeff Smith)创作的Bone系列

lectrr:现在我最最喜欢和崇拜的漫画书是美国漫家杰夫·史密斯(Jeff Smith)创作的Bone系列,最近好莱坞正准备筹拍关于它的动画片,很期待。这部漫画可以称为“神作”!太棒了,建议华人读者可以关注一下。在比利时影响我最深的应属Luc Zeebroek(Kamagurka),他的作品深入人心。当然蓝精灵、丁丁也是我童年时期最好的伙伴。

比利时的动漫作坊和日本的manga工业

lectrr:不得不承认比利时是世界上领先的动漫之都,在60,70年代的布鲁塞尔,法语区靠近沙勒鲁瓦地区曾是漫画的创作基地。现在纽约、东京都是世界出版生产漫画的重要城市。说到日本漫画为何如此成功,基本上全球每分钟生产10本漫画书,其中有7本是日本的manga。我虽然没去过日本,我猜想可能是与日本的文化有关系。就拿我们比利时这个国家来说,这里对于世界上其它的漫画公司来讲不是太有利。比如在美国他有一整套的生产链在为漫画工业服务。已经有一个成熟且成型的商业运作模式。但是他们却拿比利时没有一点办法,不知道怎么进军这里的市场,比利时不一样,外来的东西似乎不太走俏,别的国家漫画市场上销售榜的前几名往往被美国主流漫画占据:超人,蜘蛛人,蝙蝠侠等等,比利时可以讲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国家,本土出品的漫画书占据排行榜前五名的。所以我觉得这是和本土的文化习惯有关联的。正如日本漫画一样,但它在这里并不流行。

最爱看中国动画《大闹天宫》

lectrr:很不好意思,我对中国动漫的了解很少,我只知道《大闹天宫》,虽然我完全不明白动画里人物的对话,但我不得不说,天哪,这简直是奇迹,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美妙的云彩,从那一刻起,我才知道,原来云彩也可以这么画!!更为可贵的是,那竟是50年前的技术!自从迪斯尼的白雪公主后,这个中国动画片是我见过最好的动画之一。遗憾的是,很少人知道它,我可以理解,中国人不愿意把它变成英语版的,销售到世界。因为中国自己的市场已经够大,为什么要走出去呢?由此我也可以看出,中国人画画的技术和知识要比我们强,我想像中国始终保持着水平非常高的美术教学理论!

漫画师的职业生涯—漫画能改变世界吗?

lectrr:我从事的这门职业,我所热爱和为之疯狂的事业已经有十几年了,我的工作并没有多少改变家人对我的看法,甚至每次去看外婆时,她都会很认真的问我:你需要钱吗?因为她无法相信画画可以养活自己。我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但收入稳定,在比利时作为职业漫画师只要肯干,谁都饿不死。现在很多人问我漫画的未来在哪,越来越多的智能电子产品在冲击着传统媒体产业的根基,传统的纸媒(报纸杂志类)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而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不能把漫画做成动态的形式在手机报等各种电子报刊中展现呢?这是一个挑战,我目前正在研究如何实现这个设想。我个人认为卡通的生命至少还有25年时间。目前我也开始做动画片了,把自己笔下的平面人物变成活生生运动的小人真是一种美妙的享受,我为此也付出了很多物力人力的资源,自掏腰包建动画制作室,每天学习和接受各种技能,技巧。总之我是非常享受这种充实和忙碌的工作状态。如果你要让我停下来几天不画画那是很困难的一件事,还好我有理解并支持我的太太和孩子。

我始终相信,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明确自己要什么,坚定信念,尽量做好,但也要承认万事不可能完美。有时候早上醒来看到自己昨晚贪黑画的画被出版了,也会有不满意的时候,心想怎么画成这样?

我知道我个人的力量是不足以改变人们既定的看法和观点的,更别说多年后改变社会和世界了。但我知道如果所有人都做出一点,积小成多。如果我的作品可以博得至少一位读者的微笑和思考,哪怕只是短短的2秒,那么我的工作和辛苦就是值得的,这就够了。

我和lectrr的”夸张漫画版“

文中所用图片均得到莱克特本人授权使用。

本文原载于“维他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