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生命在于运动 –走进安特卫普副市长:范锦豪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生活不是短跑,而是场马拉松”

–范锦豪(Ludo Van Campenhout)

范锦豪的名字相信华人们特别是生活在安特的华人朋友一定不会陌生,他近几年对该市唐人街的整治,特别是对中国牌楼项目的支持和关注。让人们记住了他。本期人物专访,我们一起走进安特卫普副市长;范锦豪。以下是采访实录:

杨帆:首先祝贺您在2012年的市政选举中成功当选,得到近6000张选票,成为即Bart De Wever后贵党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我想在这6000张选票里应该会有很多来自华人社区吧?

范锦豪:谢谢你的祝贺。关于选票具体来自哪里这实际上是一个“秘密“,也是本国选举法中规定的不能透露选举人的个人信息和内容,当然也无法透露具体的选票来源。但不可否认,我和华人社区的联系比较紧密,无论从安特卫普港口的建设和招商,到钻石与中国的联姻,尤其是和上海的联系就更为密切了,它也是我们的姊妹友好城市。而且不仅华人社区支持我,我也赢得了其它社区如犹太人的支持与信任。这些都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杨帆:您当时竞选的主张是什么?想要实现这些目标需要付出很多辛苦和工作,您打算怎么来兑现您的竞选诺言?

范锦豪:我的主张主要还是围绕着这座城市的发展上下功夫。安特卫普现在的人口50,6万。在1970年代,80年代这里相对来说外来移民比较少。而那时的城市人口也在减少。90年代后期开始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涌入这座城市,寻梦,找工作,学习还有生活在这里,也包括一些周边小镇的居民,年轻人来这里上学,工作和生活。这也就是意味着,我们需要更多的为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提供更为便捷的生活条件,比如扩宽交通道路,加深城市绿化和洁净工程,人多意味着要这个城市“扩张“。而这也是刚好是我所负责管辖的工作重点:城市建设和规划。这是份比较有挑战性的工作。伴随的自然是居民的生活方方面面:增加学校,保证足够的公共运动场地等等,特别是在城市扩建大型体育运动中心。

经济方面就是要继续加强安特卫普港的“现代化”工程,保持和稳定我们在欧洲港口的领先位置,还有就是我们的钻石业务,这块儿尤其重要的是和中国的合作关系。中国快速增长的消费群体是我们所关注和需要的。

华人社区这块儿:现在我们有唐人街,接下来要着手把唐人街的整洁卫生,治安搞上去,要让它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地段,能有足够的停车位。让人们有更多的空间来这里观光游览,享受”中国城“特殊的魅力。

杨帆: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关注华人社区的?您对华人社区有着什么样的理解和印象?

范锦豪:很长时间了,应该是从我踏入政坛开始,那时候我在安特港务局工作,后来又调到市政府,如果要给个时间段的话应该是在1995年前后,那时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渐渐和华人社区开始打交道,进而一点点联系紧密到今天。

华人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友好的,积极向上的。华人社区更是一个受人尊重的社区,我们的联系一直很紧密。你们努力工作,积极融入主流社会,绝对是可以信赖的伙伴。

杨帆:相信广大华人对您的熟知是从安特牌楼开始的。这个项目凝聚了几代华人的梦想。首先感谢您对此项目的支持和帮助。现在牌楼遇到困难,有些人称之为”烂尾楼“,您也因此受到同僚和反对者的排挤,甚至有些政客说您在此项目中受贿,等等传闻。请您谈谈政府如何解决牌楼的修复问题,很多人关心一个时间?能否有个确切的日期?

范锦豪:确实,目前牌楼的问题是华人社区最为关注的事情。政府打算在5月1号正式开工修复牌楼,为什么在那一时候才能开始,而不是早一点?主要的问题出在,修复牌楼的中国工人需要等待签证,在此基础上来比利时之前他们还需得到当地的工作上岗证,而这个证件的申请期包括准备材料都相对繁琐,因此耽误了牌楼的修复工作。不过,目前一切准备程序都在紧张有序的进行中,华人期待的牌楼应该会在今年夏季7月份的时候重新开放和大家见面。

杨帆:我知道您不单和华人社区联系紧密,还和犹太人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当年甚至于您用希伯来语在以色列向您的太太求婚。能说说缘由吗?

范锦豪:是的,看来你是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我其实刚刚从以色列回来,参加了在那里举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还拿了奖牌。说起这座城市和犹太人的历史要从14世纪算起,那时候由于安特的特殊地理位置,有很多外来流动人口生活在这,相对于周边的乡下地区,城里反而对各种文化,特别是宗教文化信仰有着更为宽容和开放的态度。16世纪安特曾受西班牙管辖,按理说所有人都应笃信天主教。但是这里是唯一一个城市可以相对自由的信奉不同宗教的地方。后来在二战期间,为了躲避战火和纳粹的屠杀,包括寻找自由的乐土很多犹太人来到安特卫普定居。19世纪末这里逐渐成为欧洲最大的犹太教团体所在地,同时这里也是天主教主教所在地。现在安特卫普有三万多犹太人,是除了纽约、伦敦之外,犹太人口最多的都市之一。因此,犹太人在这里的历史非常悠久。

杨帆:我了解到您还倡导市民购买来自以色列的绿色生态食品?

范锦豪:对啊,大家对那边的情况不了解,很多人的想法也局限在媒体的报道和宣传中,很少有人注意到来自那里的产品都是好东西,质量没的说,所以,我觉得好动西应该让大家一起来分享。刚好德莱兹超市销售,所以我非常支持大家购买以色列产品。帮助人们了解这里。

范市长给我们看他参加以色列马拉松长跑比赛上拿到的奖牌

杨帆:人们知道安特卫普是为这里的古老历史,独特美景,还有经济发达的贸易港口所吸引,很少会有人把这里和运动之都联系起来。所以在人们听到安特成为今年的欧洲运动都市(Europese Sporthoofdstad)时,稍有点惊讶,您负责体育运动这块儿,谈谈您为此称呼的得来所做的努力?

范锦豪:好的,获得这个称呼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想评委在授予安特运动之都时是考虑到,这里不单拥有富庶的港口,钻石之都,文化艺术名城等等美誉,但其实在安特卫普3个人中就有2个人喜欢运动。我觉得运动尤其是大众体育运动是个很好的人与人之间沟通,保持互动,增加了解的机会和形式,这个平台需要政府为广大市民搭建,然后通过大家一起参与运动,不但强身健体,更是加强与市民间和谐互动的重要手段。在运动中人民化解误会,加深认识。这是个很好的办法。我希望在我们的努力之下安特卫普的运动热潮会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体育遗产一直延续下去。

杨帆:在您的一系列工作中,钻石业可能最受瞩目,毕竟这是安特的代名词。前不久发生的钻石被盗事件轰动世界,这件事是否对您的工作也有影响?

范锦豪:首先幸运的是目前受害方将得到丢失钻石的保险赔偿,最起码这是好消息对受损失的公司来说。当然这是一件令人无法理解的事件。布鲁塞尔机场安保的设施与级别甚至和以色列机场的一样高。还好这次不是针对人,而是针对物件。所以希望这件事会是一个警醒,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抢劫事件。

杨帆:您学生时代的专业是经济和保险,为什么没有继续选择从商,反而改行从政了呢?是什么契机让您走入政坛?

范锦豪:好问题。1989年我从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大学里做教授助理。之后进入一家保险公司从事为客户提供理财方桉尤其是退休后的理财计划等工作。然后又进入安特卫普港务局工作,开始我的政治生涯。我其实一直对政治感兴趣,一般情况下政治家来自律师或者社会政治学这两个专业。

杨帆:2009年时您遭遇从政生涯中最大的挑战,当时的De Trotter丑闻事件(范锦豪被控与某修船厂同流合污,涉及40多万欧元的款项使用不明)轰动比利时政界,如今4年过去了,您现在还能平静的面对它吗?

范锦豪:我想说这就是政治的特殊性所在,你从事它进入这个圈子就要承受和接受所有由此而来的正负面挑战。很多时候你必须按面对,有勇气敢于担当。政客之间有的是较量,大家为了不同的目的相互发难这是在所难免的。现在看这个事情,我的态度始终如一,在当时确实很烦人,而事实也证明我是清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杨帆:2012年您正式加入NVA党,从原来的OPEN VLD离开。做出这个抉择需要很大的勇气吧?毕竟是OPEN VLD一路培养了您。也是因为09年的丑闻才促使您离开吗?

范锦豪:当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毕竟我在OPEN VLD工作了近20年。我觉得党派只是一个实现政治家个人理念的平台,哪个党派不是那么重要,最主要是能否和你个人的政治理念相符,能否帮助你实现个人的政治理想。当然,每一位政治家都有权选择自己想要加入的党派。不可否认目前OPEN VLD的人数在缩小,很显然,民众被大党,被更多的实惠给吸引过去了,这就是NVA。 弗兰德斯的政党里面,15年里进步发展最快的就是NVA,这是一个大的变革,另外一点政治也需要人们的支持,而OPEN VLD得到的支持在逐渐减少。

杨帆:您曾经说过”Vlaams Belang是民主的政党“,现在很多人会把NVA和它拿来比较,您怎么看这两个党之间的区别?

范锦豪:很多记者喜欢断章取义旧题发挥,我当时的意思是说:所有的党派,在民主自由的选举法下,由民众自由投票选出。因此,哪个党选票多就证明民众倾向支持哪个党,VB同样也是要经历选民选举产生和监督的政党。所以我说:在理论上讲VB是民主选出来的政党。但并不代表它是”好的,或者是正确的“。也不代表我个人支持赞同他们的从政理念,完全不是。

现在说民主,你说过度的民主自由会不会是“危险的”或者说过于强调民主自由的政党是不是“危险的“,其实历史已经证明,民主是正确的道路,人民需要民主。举个例子,“死刑”如果大家都选择通过,这就是一个民主的决议,但是从人道上讲“死刑”到底合理与否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所以民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能单一看表面现象,要深入分析。NVA和VB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党,理念不同,根基不同。VB太右了,NVA比他们好很多,虽然我们都是右派,但请记住:在英语里面,极右和偏右是两回事哦。

范锦豪市长不愧是运动模范,满墙都是各种比赛的奖章。

杨帆:现在”政治家“这个词似乎不是一个特别受欢迎的称呼,您的理解是?

范锦豪:作为媒体,这么说是不对的,因为大部分的政治家还是好的,他们为大众服务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财政部长辞职,我觉得很可惜,我相信他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才主动请辞的。在这点上媒体起到了”添油加醋“和“煽风点火”的负面作用。

杨帆:比利时在外国人看来是个很有意思的国家,讲着很多官方语言,地方不大却又各地为政。您对自己的国家有着怎样的理解?

范锦豪:我其实想说,现在越来越多的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认为自己不是比利时人,我首先就认为自己是弗拉芒人,然后才是比利时人。不是说我们要分裂或者独立,其实这是一个很长的历史原因造成的历史问题。我们想要弗兰德斯地区拥有更多的经济独立自主权,不再为瓦隆那边承担不该承担的费用,这样也浪费资源。

很长时间以来,两边的联系和互动越来越少了,我们讲的语言不同,文化不同,人们的生活习惯都不同,政治经济的理念更不相同。像比利时这样的问题在欧洲其他国家也有,比如苏格兰和英国的问题,加泰罗尼亚大区和西班牙的问题,还有当年捷克和斯洛伐克的问题等等,总之我们需要时间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来解决这个国家存在的内部问题。

杨帆:目前似乎经济危机一直在困扰着欧洲,您作为欧洲公民,怎么看欧洲未来的发展?欧洲要走向何方?

范锦豪:我认为欧洲的经济危机只是暂时的,当然要解决这个困难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主要还是政府赤字太多,应想办法让人们愿意工作,增加就业率,加强对银行的监管。我认为欧洲是个大的“共产主义”国家,很多人一起享受成果,一起承担由此带来的各种困难。我个人倾向英国那种更为灵活的经济模式。

左起:安特港务局刘国金先生,范锦豪副市长,记者杨帆女士

采访手记:

在采访范锦豪的准备过程中,我偶然发现今年是他从政20周年,这么巧。1993年时他担任JVLD(是VLD党的青年组织)MERKSEM区的主席,从那里开始他一步步进入政坛,到今年刚好第20个年头,在访问中我问他是否想过”离开是非不断的政界,重新做回普通人“?他当时停顿了一会,说自己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要做回普通人恐怕很难了,因为政治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随后我马上追问他即使在面对09年的丑闻时也没有过放弃的念头吗?他的回答始终是“没有”。虽然他不好意思在媒体面前承认政治家不好当,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其中的”压力“有多大。2010年范锦豪为了戒酒,变卖了自己在 MERKSEM 的房产,带着太太跑去小岛上进行戒酒疗程,他后来形容这段经历为:重生。他在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主动交待自己其实是想借此来消解工作上给他和他的家庭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对这一点,我还是蛮佩服他的勇气的,敢于面对自己身上的弱点,敢于向自己发起挑战,毕竟作为一名有身份有地位的政治家来说,主动介绍自己不太光彩的私生活总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却很坦然的面对。就像他自己的作用名所说:生活不是短跑而是场马拉松,你准备好了吗?(图文报道:杨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