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选举】谁将书写未来四年安特卫普的历史 且看最新的选情分析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还有不到六个月(10月14日)就是安特市政选举了!目前,哪些政党在民意选举中脱颖而出了呢?

Bart De Wever : 继续参选

“历史学家”Bart De Wever曾放弃自己研读的关于战后弗拉芒民族主义运动的博士学位,转而进攻政治界。比起研究历史,或许他更喜欢自己“书写”历史。

2012年,风光了80多年的社会党结束了在安特的一方盘踞。而Bart De Wever与CD&V 和 l’Open Vld联盟的计划也得到了地区和联邦的推广。今年十月选举,这位N-NA的领袖将继续参选,但是如果他想保持30%以上的投票率,必须还要依赖于他的合作伙伴们的支持。

Wouter Van Besien : “新挑战者”

曾在Jeunesse运动中非常活跃的社会学家Wouter Van Besien和他的政党在此次民意调查中位居第二。与sp.a和一些独立候选人联合对抗N-NA的计划宣布三周之后就全面启动。目前,他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十月十四日的投票中获得有利地位。至少要超过2012年的选票得数才有可能和现任市长竞争。

Jinnih Beels : “小白兔”

比利时印度混血Jinnih Beels六岁时来到比利时,毕业于鲁汶大学犯罪学,曾在安特警局和Malines-Willebroek地区工作。在政治上,她显然经验不足,媒体称之为“lapin blanc小白兔”,曾加入Samen计划中,之后离开,她不得不在Groen和sp.a之间选择,但最后,她为了保持独立,没有选择任何一方,现在,她是候选者列表上最特别的,唯一的女性,有外国血统,独立的候选者。

Kris Peeters : “局外人”

来自弗拉芒企业联盟,之后迅速成为CD&V的首席,弗拉芒部长,联邦部副主席,Kris Peeters总是担任着重要的职位。2016年,Philip Heylen离开去了私企,Marc Van Peel也即将结束他的政治生涯。这次,CD&V需要这位重量级人物撑场。来自Puurs地区,Kris于2017年四月来到安特,为了挽救CD&V。对他来说,此次选举,要么被选为市长,要么一无所获。如果有可能获得多数票,那他一定不会放弃。他是否能保住2012年获得的5个席位呢?

Peter Mertens :“雄心勃勃”

做了15年PTB-PVDA领袖的Peter Mertens在2012年选票数排列中位居第四,其政党也获得8%的支持率而位居第四。这个极右政党在弗拉芒区几乎没有代表,只在安特、根特和Zelzate地区有。近期,有流言称,Raoul Hedebouw将会接管安特,以便加强自己的地位。Peter也很有信心,希望可以挺进前三。

Philippe De Backer :“代替者”

来自Ekeren,毕业于生物科技学专业的Philippe De Backer此前从来没有在安特市政选举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2008年至2010年,他担任OPEN Vld的主席,2011年代替退休的Dirk Sterckx在欧盟议会工作。2014年,他还后补Karel De Gucht在欧盟机构的职位。2016年4月,他又替补了Bart Tommelein在弗拉芒政府的职位。这次,Philippe又将接替了Annemie Turtelboom在安特自由党的职位,来参加竞选,他希望自己能超过2012年所获得的选票。他还是华人社区的老朋友,多次参与华人社区组织的各项活动,关注安特地区华人的发展。

Filip Dewinter : “资格最老者”

Filip Dewinter生于布鲁日,在安特完成学业,从1983年起一直是极右政党的成员。他在安特市政委员会已经干了24年,现在是他的第四任期。2006年十月八日他在市政上获得了62642的选票数,这使他倍感荣耀。自此,三分之一的安特人支持该党。而其对手们sp.a, Open Vld 以及CD&V纷纷联合来与其对抗。今年,N-VA已夺走了半数票,Filip Dewinter能否逆袭成功呢?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媒体转载需授权)

本文原载于“维他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