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日事件和Mawda之死后:论战中的司法、移民和身份认同问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Philippe Walkowiak:比利时知名时事评论员

如果类似列日事件再次发生,我们恐怕还会见证到N-VA(新弗拉芒联盟)声嘶力竭地要求辞职甚至咆哮!面对瓦隆行政当局释出的一这名犯人…..

反复出现的问题

然而,观察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从某种意义上,比利时的司法制度有重大缺陷,目前的政府远非唯一的负责人。在这一点上,谴责监狱为“监狱停车场”的Elio Di Rupo似乎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1994年,他任副总理一职时,比利时监狱已经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Dutroux案(1996)激起了众多关于监狱假期制度的批判。同时,比利时依然是国际监狱观察站年度报告中的常客:过度拥挤,拘留条件恶劣,被拘留者待遇不佳,工作人员缺乏等。对这类问题的讨论每年都会有。

N-VA火上添油

在这样的条件下,比利时监狱已经成为囚犯激进化的温床,他们把这样的监狱当成了脱身的跳板。 Koen Geens试图解决监狱过度拥挤的问题,但却遭到了N-VA的激烈反对。

民族主义者们(N-VA)很快将这个问题与激进的穆斯林问题联系起来。 Bart De Weve(N-VAl领袖)就经常把移民与犯罪问题相提并论,甚至提出希望在摩洛哥建立一个比利时监狱!

对于即将举行的选举,N-VA决定充分利用民族身份认同这一卖点,因为以弗拉芒独立作为选举旗帜已经显示出了其局限性。

就像在2014年,“他们”反对“我们”:弗拉芒与瓦隆区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太重要,现在矛盾主要已经集中在外来移民和弗拉芒人民之间,以及社会党和N-VA对此不同的处理方式之间。

Bart De Wever想要让法语区社会对此负担起责任(在Verhofstadt政府下属的自由派盟友的担保下):规则制定,入籍问题等;或者让他们去谴责政府的移民政策。

无论怎样,选举之后永远是寻求盟友的最好的时机。不论意识形态如何不同,赢得选举之后,一切的合作都会容易得多。(赖志航 编译)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媒体转载需授权)

本文原载于“维他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