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茶语】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信念十八年后的今天

8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如果不是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朱海安先生跟我联繫。我真的还没有意识到。原来上一次参加和平统一促进会的时间是在18年前。18年了,也就是说那年刚出生的孩子今日已经快成人了。

记得那一年,也就是西元2000年的时候,中国大使馆邀请和平统一促进会的成员到大使馆举行两岸论坛。当时的大使非常看重这个脩关两岸未来的议题,所以在会议中我有机会跟大使面对面坦诚佈公的讨论这个议题。记得在当时,我跟大使说, 处理两岸未来的议题必须发挥中国历史中孙子兵法中所强调的谈判最高智慧,「不战而统,谓之和」。换句话讲就是忌急统。 我建议大使在当时的发展策略比重更应该放在发展国内的经济, 教育, 政治与社会水平。因为在当时两岸在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还有一段差距。所以在当时必须慎重的考虑急统或者是武统台湾可能要面对在台湾本岛与国际上的负面反应。记得那一天我跟大使说我真的很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天。但是说实在的, 我心裡对是否能在此生中是否能看见是没有把握。但是在当时我已经预见台湾在政治经济发展上会在李登辉的领导下开始走下坡。但是我怎麽想也想不到,后来陈水扁的贪腐,马英九很不幸因国际金融海啸影响再加上他本身太过于儒庸的本性而无法扭转李登辉埋下的祸根,以及陈水扁在八年执政时期对台湾所造成的伤害。我更没有办法想到在空心菜执政这两年之内,台湾的各项建设停顿, 执意孤行的独裁更进一步撕裂台湾本岛内的和谐, 一切问题都是因为她的过度无视他人的自信、无能、无心、无德以及无耻把台湾更加再打入一个盲目封锁的愚纯困境。

18年前,我在参加和平统一促进会的活动时,因为当时两岸之间尚有很大的差距,所以心中多少有许多顾虑。在后来那十八年期间也没有参加任何和统会的活动。但是18年之后我很高兴能够再一次被邀参与和平统一促进会活动。 我知道在这敏感时期, 我对两岸议题的发言很有可能被台湾方面扣上红帽被抹黑、被曲解。但是既然是由于此次与北京台湾学生会与和统会举办事关台湾未来的论坛,那麽我们台湾人又岂能缺席。

这一次参加来自北京的台湾学会跟比利时和平统一促进会一起举办的两岸相关议题的讨论活动。由来自北京非政府的台湾学会以及比利时大陆各侨会侨领们的发言中, 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大家对海峡两岸未来的殷勤期待。在会中,台湾学会的陈会长提到他们当时成立学会时参与的会员跟今天在中国大陆任教台湾学者参与台湾学会的人数做比较,有数十倍的成长,也提到在最近几年在大陆来自台湾的流浪教师在中国大陆成长的速度之快。这个简单的数据就告诉我们两岸在经济社会、教育等方面的发展已经在过去18年在质与量方面有了非常快速的变化。

对今天民进党以及空心菜的表现,个人衹能够说我很不齿他们的无能、无心、无德及无耻的言行举止以及作为。台独会把台湾带向死路的的迹象是越来越明显了。根据最近的调查结果, 在台湾加入各种不同色彩政党的百姓只有全台人民的6%, 换句话说百分之六的政党在掌控台湾的未来; 而绝大多数, 近百分之九十四的无色群众已经开始觉醒。被民进党执政之后一路打压的国民党,是否能够利用这一次选举,在金援缺乏的情况下唤醒台湾百姓的良知, 这一次是在挑战台湾百姓的智慧。不过近来愈来愈多阶层的民众开始了解若想脱离生活每况愈下的困境唯有重回接受九二共识,放弃仇中反中的一切作为, 重启两岸对话的机制,同时了解唯有唾弃任何政党政客玩弄民粹及族群对立,由两年前或许自己错误的选择或是选择沉默所造成的问题, 开始痛切了解自己手上的选票是否能落实选贤与能才能对自已祈望的安和繁荣末来有实质的影响。若是重跌到地能让台湾百姓清醒, 那麽这一跤没有白跌; 但是若是依然选择盲目听信台独的谎言, 放任民进党为所欲为继续瞎搞, 那麽只怕会让和统的时间表更往前推。

其实台湾百姓,大陆同胞及海外华侨对未来都有一个同样的憧憬, 那就是希望我们以及未来的世代能有一个繁荣共和有愿景与美好的未来。很不幸今天这个愿望却因为台独以及不负责的台湾执政党的自私以及台独政治神主牌却变得如此遥远。

这一段时间在厦门举办的两岸论坛中, 代表国民党的郝龙斌先生在拜访中説两岸不但是一家亲,更是一家人。在访问中他也提到两岸一家人必须加快务实三通, 从通学、通商及通婚新三通做起.

对这个新三通的呼吁我是完全赞同,但是顺序方面我有分别的看法。两岸的百姓都希望有好日子过,所以如何促进通商创造双赢应该是最现实以及最快速的一步。在通商这一步,更是必须鼓励更多大陆企业与台湾企业直接联繫合作。跳脱政治意识的捆绑,以及政党的牵制。回到在商言商,务实的合作。

由于今年气候很好,所以台湾的水果大丰收。但是因为空心菜以及民进党的台独意识锁国,否认九二共识,所以原来两岸水果市场通流面对了严苛封锁的问题。台湾的果农在哀嚎,希望能够把水果重新销售到中国大陆的声音是越来越大了。因为我多年在比利时拓展中国茶以及宣扬中华茶文化,所以我很关心两岸的茶事。我对海峡两岸的茶区都一再提出了解与建立符合世界标准的农药残留标准的重要性。这些年我了解中国政府开始重视此事, 所以在此重申完全支持中国政府加强农药残留进口标准的做法。 我更是呼吁这个农残标准以及做法必须全球一视同仁。因为中国大陆与台湾百姓的身体健康是跟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民一样的重要。目前两岸还存在农残标准不同的问题, 如果台湾的水果是因为农残的问题面临进口的问题,那麽可以由加强沟通来改善及移除日后销售互通的障碍。

通学这方面,更是必须用各种方面的管道让台湾的年轻孩子们以及她/他们的父母瞭解, 唯有及早面对竞争压力才是未来生存之道。这个夏天台湾高中毕业生到大陆去申请大学入学的人数以五六倍更或者是更大的倍数在成长中。年轻孩子们的竞争能力必须越早开始越好,所以应该鼓励更多孩子与家长从初中就开始思考到大陆入学 的必要性。

至于通婚,因为民进党的仇中政策。所以许多通婚而住到台湾的一些大陆儿女们面对种族歧视政策问题。其他外籍或是新移民的配偶就没有那麽繁文缛节的麻烦,说穿了那就是实实在在地用严格的条件进行种族歧视之实,说实在我不懂为什麽没有组织或是团体帮助他们在国际人权法庭上面控告台湾执政当局违反人权的做法, 争取他们家人团聚应有的权利。做人应该将心比心,来自大陆的儿女他们的权利是跟来自台湾的儿女一样的重要。

如果空心菜真的懂谈判, 那麽她应该知道只要她能放下固执己见与面子, 表明态度愿意接受九二共识, 希望能有与对岸对话讨论两岸和平的未来, 那麽最好趁着现在她还有谈判筹码的时候赶快与大陆接触表明愿意和谈的意愿。谈判最忌讳的就是时机(Timing), 而机会之窗是不可能永远开着的. 但是对空心菜是否有此智慧与能力我是持有很严重的质疑的。

在和平统一这个议题上面,如果说18年前我们衹是把蓝图与方向画出来了,那接下来我们就必须完成这条路上前进时应该完成的任务。这些年两岸在经济教育社会安稳上的差异是越来越窄,在许多方面甚至可以说大陆已经超越台湾了。诚如几位侨领在会中所提,两岸对不同的政治理念被迫离乡与分隔至今已经80年有馀,我们这一代有责任不再让这一份任务再拖延18年。

由过去18年个人亲身体会以及这两年对台湾的观察。我对和平统一终极目标提出个人浅显的建议:

加强民族文化认同感

其实这个不仅是两岸应该处理的议题, 更是我们居住于海外的华侨,不分世代必须积极参与的事。比如说,本来今年预定在台北举行的百姓论坛,被民进党以国安,反统战之名拒绝打算与会的非政府组织/协会的相关人员或者是对中国家族历史有研究的学者专家申请入台。这个论坛今年是第十年举行,而且据瞭解,今年是强调朱子顕学的智慧。由于台湾之行不可行。那麽我建议日后但民间的百姓论坛就在中国大陆举行。

这个加强民族文化认同的努力应该考虑把这百姓论坛的思想与架构推行在世界各地。让我们若居于海外的游子们,也有机会寻根,而寻根不应该只是到国内旅游安排而已, 我们可以举办不同的论坛开放各家族对本身家族文化历史有更好的瞭解, 学习与认同。台湾民进党以及台独想要扼杀这个民族认同的种子,那麽就让我们以更积极的方法与步骤让这个民族认同文化传承的种子在全世界开花结果。

跳脱中央的政治意识约束,加大城市与城市的直接沟通与合作

像是在厦门举办的两岸论坛,必须扩大的向全世界推展出来。过去几年在上海与台北之间办的双城论坛,由于这一次。柯文哲以及民进党之间的暧昧。所以我建议这一次何时在上海或是台北举办的双城论坛可以选举结束之后再来决定。否则沦入柯文哲或者是民进党拿来大做选举文章骗选票。之后不管是谁当了台北市市长,个人认为,双城论坛必须扩大,以更积极,更有诱因的方法进行。而主导权必须是上海。换句话说就是用乡镇来围攻城市, 用城市联盟来围攻台独政权。

反台独洗脑,刻不容缓

扩大以及鼓励两岸更多中学,高中学生之间的创意竞赛或是活动。让更多台湾的年纪轻的孩子们能及早瞭解中国是他们日后建设未来的一个大市场,让他们及早意识到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学习环境中他们必须跟大陆年纪轻的孩子们一样拿出狼性学习的动力跟激励性。两岸的年轻孩子对未来都充满了同样的憧憬,大陆的年轻人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可以帮助他们以更大的正面能量来准备自己互相学习的伙伴。

现在台湾有许多年轻的孩子们不满足被限在月薪22K台币的困境中, 他们在努力为他们的未来找出路. 而一个未来共同有梦是扭转的契机。

落实反对两国论的的政策、方法与态度

从19大会议后大陆提出30项惠台政策,这一次在厦门会谈中更是提出60项惠台政策。这些政策的用意都很好,但是落实的方法似乎还没有赶上。在国内甚至有些单位比如说银行在不同的城市或是省份是否持台胞卡或是台胞证就可以开户的银行做法都不一样。换句话讲惠台政策并没有一个完全一致化的政策执行方法。

因为自己本身持有的台胞证快到期了,所以前阵子把护照以及原来的台胞证寄回台湾请求家人协助更换台胞卡。在换卡的过程之中,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那个就是为什麽不能够用台湾的身份证就可以申请台胞卡而一定要附上中华民国护照作为附件,这岂不就是另类的证实两国论了吗?这一些矛盾点希望借由此次台湾同学会,向国家相关单位反应,敦请中国政府促请银行赶快制定全国共同的执行方法。

台湾的百姓在焦虑中期待他们能看得到,能感受到的确实做法。 所以在此真正希望很快这些。能够赢得台湾民心的做法,能够在各行各业赶快落实。

能力有限的小小个人我则会利用推广中国茶与宣扬中华茶文化继续为和平统一尽一份力。

扩展一味同心到一茶同心

至1995年,我开始在比利时教茶,藉由宣扬中华茶文化以期能够推广中国质优好茶, 帮中国茗茶在欧洲找到更好的出口。台湾茶以及在台湾保存的茶文化起源是来自中国移台的先民。在茶中,在茶树品种的研发历史中,在茶艺形成演变的历史过程裡,有良知的茶人都不能够否定台湾茶与茶文化是来自福建,在茶与茶文化中两岸更是不可否定与切割的血脉相连。

在国外公开的演讲活动中,台湾方面当然希望我只讲 Taiwan (比如说 Taiwanese Tea Ceremony) 而不是説 China (Chinese Tea Ceremony)。但是我坚持对茶, 对文化与历史的忠实。 反过来看,中国这边似乎又是因为我是出生成长于台湾,又把我划分到台湾那边, 有意无意的区分敌我。虽然我在讲茶的时候坚持一中原则,但在实际的推广与宣扬的努力过程中,我却时时陷入两边都玩弄两国论的手法中。

为了帮助中国茶验明正身是安全质量优良的好茶。所以从前年开始我决定选择国内的好茶参加国际品质以及绝佳风味评定。

第一次我选择了台湾茶农用台湾的茶树,在安溪种植以及製作的东方美人乌龙以及蜜香红茶参加评比,结果分别获得将近90分两颗金星的评比。
第二年我拿的一款是福建纯生态种植的有机传统碳培乌龙,而另一款是台湾传统冻顶乌龙,这两款传统的乌龙也都拿到近90分, 获得两颗金星的评比。

很高兴前两次海峡两岸殷勤努力的茶农朋友们大力支持提供茶叶与愿意共同分享责任与义务。

今年则是自己独资拿福建武夷奇种中的石乳参加国际品质与最佳风味评比,这一款岩茶得到近90分的高评, 又得两颗金星的评比。

不是我不信任国内农残检验报告, 但是欧盟地区的检验报告更具有说服力. 我坚持每一款茶都必须在欧盟经过农药残留检验,所以我们可以拿出清楚的科学性检验数据来证明中国茶是安全的,是合乎欧盟农药残留量标准的好茶。

这一切的努力都是我默默的在做。过去就有关心我的朋友笑我是败家女。甚至有人质疑或者是批评我努力的原因后面有什麽意图。那些人的批评与指教我都有听到, 我拒绝茶圈内恶斗, 我依然坚持以最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为中国茶以及中华茶文化努力。若是问我在想甚麽. 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自1995年开始在比利时教茶以来,我就警觉到虽然中国茶叶在18世纪时候就出口到欧洲,但是都是在冲数量的传统贸易形态下进行,中国茶的形象就在低价的情况下受到许多误用, 误解。为此, 我为中国茶喊冤而觉不捨。

从一开始我坚持的就是一味同心的信念,今天我更坚定相信自己必须以实际行动推广一茶同心的理念来促进世界大同。

为了茶,为了中国茶,我会继续坚持。

为了中国广大的人民当然也包括台湾百姓, 我衷心期望他们能够有一个平稳祥和繁荣的未来,所以对两岸和统的议题我选择不沉默,反而将以积极的态度以及行动来倡导以及支持和平统一的大业。

一切努力,不为掌声,不为讚赏,只为心安。

比利时中华茶文化协会,创会人,萧美兰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