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市镇选举:安特卫普地区选情分析(政党及政策推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距本周日六年一次的比利时市镇选举,目前对各地参选者及政党们来说,属于最后的冲刺阶段了。今天我们把目光投向北部核心安特卫普地区。

首先我们要提醒广大华人朋友,在安特卫普今年据了解已知的有两位华人参选,详见海报(具体介绍请点击查看2018华人参选专题)。

我们恳请安特地区的华人同胞积极支持这两位华人候选者,为华人发出自己的声音尽一份力量!!

安特卫普此次将有13个政党参加选举,除了传统的 PTB, sp.a, Groen, CD&V, Open VLD, N-VA 和Vlaams Belang党,还有六个首次参选的政党。这些政党将影响选举结果吗?我们来看一下他们的主张都有哪些?

安特卫普是许多政党诞生之地,例如Agalev(如今的Groen党)和Vlaams Blok(Vlaams Belang党的前身)。而这并不是巧合,政治学教授Dave Sinardet解释道:”安特卫普市议会总共有55席,是比利时拥有最多市议员的城市,因此赢得选举的门槛比其他城市略低,约为每席次2.5%到3%。

2006年,共有17个党参与地方选举,11个新政党取得3.8%的选票。2012年,只有5个新兴政党,取得2%的选票。

拉非本地选票

Dave Sinardet教授 并不排除这些竞争者会削弱左翼政党,两政党名单 (D-SA 和 Be.one)都以外来移民为目标,特别是穆斯林。”在荷兰,这类型的政党才刚起步,但安特卫普最近几次的选举中,PTB党和Groen党都赢得不少选票。Sp.a党则依然是负面形象,因为他们在2006年时提出禁止戴面纱的政策。”

D-SA与Be.one两个政党中,Dave Sinardet认为D-SA更有希望。该政党提倡中偏右的政策,但也不能如此高估。D-SA也有脆弱的一面:该党并未在Borgerhout地区拥有选举名单,而该区正是摩洛哥人聚集区。

伊斯兰教徒也不在D-SA的名单中,该党曾在媒体前提起伊斯兰教,因该党不支持面纱传统。然而,今年五月,该党党主席Redouane Ahrouch宣布将提出由女性领导的安特卫普市议会候选人,最后却是空头支票。

虽然Dave Sinardet认为难以预估此次选举结果,却不认为新兴政党会赢得席次。”这是安特卫普选民的决定。”在此同时,六个新政党中其中几党,提出了较一般的计划。

Geert Beullens是名喜剧演员,自2017年1月起模彷Bart De Wever,假装自己是”市长”。他在自己的讽刺节目中表示希望安特卫普独立,以及将安特卫普打造成游乐园。节目主持人却在缩写代表的意义上犹豫不决:”Burger, Democratisch, Welzijn”(公民、民主党、福利) 或”Bier, Drug, Wijf”(啤酒、毒品、女人)?为了选举,他身边多了19个人,其中包括几个有名的弗拉芒人,例如歌手Marcel Vanthilt。

D-SA全名为”Democratish-Solidair Appèl”(民主团结之声),Morad Ramachi带领他称之为”中间派”的团队,Rachid Abourig推动这份名单。他以评论2014年选举的Youtube影片”Bear Grills van Antwerpe” 而出名。这份名单上总共37个候选人,有几位来自sp.a党或Groen党。他们的计划主要集中在穆斯林族群及多元族群。

USE是”United States of Europe”(欧洲联合国)的缩写。该党事实上只有一位候选人: Jan Lippens。2000年及2006年时,他曾独自代表他的政党SEX参与选举,六年前,他与另一位候选人组成名单HART。Jan Lippens的政党从来不曾超过三位候选人的1%。小八卦:这个安特卫普人也曾在2009及2014年参与cdH党主席选举,铩羽而归。这次,他靠自己的欧洲计划,希望能在安特卫普议会中夺得席次。

最初,这个计划叫 Burgerraad (公民委员会),是让公民能参与决定的实验性计划。安特卫普公民能聚在一起讨论政治提案、讯息传播更容易。之后变成Burgerlijst(公民名单),该党口号为:公民参与透明化。重点不是决定的内容,而是让公民也能参与决定。

此为争议性人物Dyab Abou JahJah的计划,他是阿拉伯欧洲联盟党(Ligue arabe européenne)的创党人,2003年时成立了反对党,2004年成立穆斯林民主党,两次选举皆失利。在黎巴嫩待10年之后,2013年捲土重回比利时。2018年二月,他与前议员Groen Meryem Kaçar成立了 Be.One 党。该党保障民族平等,提出行政单位保障名额、反歧视测验、支持废除学校禁止面纱政策。

Paars (Mauve)是此次选举中唯一名副其实的政党联盟:海盗党和伏特党在这个联盟中团结起他们的力量。他们也发起被形容为渐进、统一欧洲的政治活动。58岁的 Joris Van Vooren带领参选名单,年纪与其他平均34岁的参选人形成对比。公民参与是他们计划的优势之一。2012年,海盗党独立参选,但只取得0.5%的选票。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