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市镇选举:弃选、弃权有啥区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选举在即:弃选、弃权仍在增加

对比利时公民来说,不久地方选举投票就要开始了。这种与其说是完全自愿,不如说是强制投票的制度早在1893年就确定下来。如果有一天投票义务被取消了,将会怎么样呢(呵呵,天知道)?

根据PTL、Ipsos、 Het Laatste Nieuws,、VTM 和Le Soir的统计,弃权比例将会达到38%。情势正在经历从冷漠到纯粹拒绝政治的沉重变化。

CRISP(社科研究中心)的研究员Vaïa Demertzis认为,首先需要分清弃选和弃权的区别。

“弃选”指的是选民不去投票的情况

在 Flandre 和Wallonie近十分之一的选民弃选。在Bruxelles,10位选民中有1~2位弃选。“近几年,在整个选举局面下,我们注意到弃选人数在逐年增加”,专家解释道。

“弃权”指的是无效选票,包括空白票和无效票

Vaïa Demertzis表示,如果真得想要统计选票,了解选举参与度,就需要考虑到这两个概念,尤其是要分清两者的不同。

瓦隆地区的人逃避省级选举

瓦隆的省级选举是弃权率最高的,达到9.6%。另一方面,Bruxelles的地方选举参与度最高。市政和欧洲选举是弃权率最高的。

在2012年的市镇选举中,尽管规定了公民必须参与投票。但实际上,五分之一的选民没有前去投票,或投了空白票和无效票。乡村地区的弃选比例相对较低。通常Luxembourg 和Brabant 投票的反响更好。但大城市不动员、也不会动员市民投票。在Bruxelles、 Liège 或 Charleroi,四分之一的选民在2012年干脆弃选。

为什么“弃选”“弃权”比例如此之高?

回溯到2006年的市镇选举,Charleroi 和 Liège“弃选”和“弃权”比例已经增加到7%以上。原因是两所城市的选民受到了政治丑闻的动摇,除此之外l’ULg的老师Verjans 补充道,“以往社区负责解释政治问题的报纸不再报道了。人们逃避是因为他们不明白原因,也因为失去了信任”。说白了就是:到底选谁?很多选民还是傻傻分不清楚

边境地区

人们不愿参加选举投票还有地方原因。Saint-Vith在2012年的省级选举中统计出共计41%的空白票、无效票和弃选情况。可以解释为德语区人口更加依赖自己的社区,而不是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的Liège省。

在Wallonie,尽管这种现象没有那么严重,但在公民中也有所体现,他们对比利时政治的兴趣无疑低于他们经常工作的邻国。

如果投票不再是强制性的?

我们是否能够认为取消义务投票将吸引更多的公民自愿参与?答案很明显是否定的。荷兰的例子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义务被取消,投票人数就下降。Pierre Verjans证实:“短期来说,将不会有任何变化。但从长期来看,会使得投票人数减少。”

如果说以往选民们是冒着被惩罚的威胁被迫前往投票站参与投票,那么现在,这个理由已经站不住脚:在上届的投票中,时任司法部长的Turtelboom停止劝说不情愿的选民,同时表示,检察官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