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地方选举结果对2019联邦大选有何影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省、市镇级选举结果分析:为2019年选举吸取了那些教训?

省、市镇级选举过后,我们无疑要从整体政治形势,尤其是联邦政府的角度来审视这些结果。

各政党都选择凭借其在地区或联邦政府的功绩来争取选票,尤其是新弗拉芒人联盟和法语革新运动党。荷语基督教民主党和荷语自由民主党则不甚明显。然而,法语革新运动党候选人并不多,Charles Michel、Didier Reynders和Denis Ducarme都没有出现。对于其他的自由党候选人,选举结果形成了鲜明对比:Daniel Bacquelaine在Chaufontaine占据优势(只不过是在与法语人道主义民主中心党结成联盟的情况下),而Marie-Christine Marghem却在Tournai落选。

选举结果如何?

新弗拉芒人联盟对他们的明星候选人下了很大赌注,并确实收获颇丰。例如Braaschat的Jan Jambon、Lubbeek的Théo Francken和即将成为Hasselt市长的Steven Vandeput。荷语自由党则没有这么顺利,Maggie De Block落选了Merchtem的市长职位,但Alexander De Croo进一步稳固了在Brakel的地位。荷语基督教民主党的候选人中,Kris Peeters在Anvers情况尚可;Pieter de Crem也已在Aalter树立了威望,他将离开不久后迎来改组的联邦政府,接替Steven Vandeput任该市市长。

Charles Michel任首相的政府前景

四党联盟的结果喜忧参半,这可能会使得民众内部的紧张感升级。尤其对新弗拉芒人联盟而言,由于担心弗拉芒利益党的势力回升,这份紧张感恐怕将会持续到明年5月26日的地区、联邦及欧洲选举当天。因此,如果确实存在使得联邦政府不稳定的风险,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只要Belfius无需为Arco公司的合作企业承担赔偿,即支付抚恤金和选择用以取代歼F-16的飞机,那么就没有什么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

如果从长远来看,首先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新弗拉芒人联盟-法语革新运动党-荷语基督教民主党-荷语自由民主党四党联盟可能仍将是下一届弗拉芒政府的多数党,但未必是联邦政府的多数党。同时,法语革新运动党和法语人道主义民主中心党将不再在瓦隆议会占有多数席位。第二点:佛兰德斯地区(Flandre)和南部地区的党派势力较为分散。弗拉芒地区通常偏右翼,而瓦隆地区及布鲁塞尔则坚定拥护左翼。这一情势恐将使未来的选举谈判比以往都更加困难。

(王思勉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