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看比利时的黄金产业:“死亡”经济(丧葬行业探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有一天,我将成为葬礼承办人

Nicolas Jenke回忆起自己很早就对“灵车”有着异常的迷恋,当他谈到关于丧葬行业的事时就激动的双眼放光。在上大学时,他就开始做丧葬领域的简单工作:在墓碑上喷砂并制作棺材。随后他就正式进入殡仪馆从事丧葬领域的工作。这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目前在布鲁塞尔的一家大型殡仪馆工作,他承认:“从之前对于丧葬事业的异常热爱到现在发展成了自己真正的职业,这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

大多数人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都是继承家族产业,殊不知比利时的丧葬行业和公证员律师一样都是“金饭碗”收入颇丰,而且大多家族控制,”外人“进入十分不易。而Nicolas Jenken却是因为自己对这个领域有着极大的热爱和兴趣。因为同样的原因从事这个职业的还有下文介绍的Cléo Duponcheel。

从研究兽医学到尸体防腐法

Cléo Duponcheel在开始学兽医后,也对防腐法展开了学习和研究,她在未来将把掌握的防腐技术运用到丧葬行业。从今年秋天开始,在Uccle的职业教育培训机构将开启一个新的”学科“,用于展开丧葬领域的职业培训,提升从事此领域人员必要的职业技能和素养,使他们能组织开展葬礼,熟悉工作流程,管理好自己的丧葬公司,并在这个过程中给予死者家属必要的支持和安慰。

一天上午,Cléo拉着一个装着遗体防腐所需的设备的蓝色手提箱进入了学生的课堂,给学生们做丧葬行业的职业展示。有很多学生前来听她的讲解,其中包括19岁的Isaline Bernier。Isaline已经在殡仪馆完成了16个小时的实习,并参加了几次葬礼流程。在接触并了解了这个职业之后,她很看好自己的这个选择:“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适合我的职业,并且我为能通过我的工作给逝者家属带来帮助和安慰感到很满足。”

“你简直是疯了才会去干这么恐怖的职业!”

所谓的恐惧可阻挡不了Sarah Mertens,她说:“尽管这确实是一个很特殊的职业,但我还是不会动摇我的选择,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让逝者家属在最好的条件下与逝者告别。”由于已经受到了一些外界对于这个职业的带有偏见的恶评,所以有时她会对自己的职业选择闭口不谈,她说:“我希望别人也能闭嘴,既然不了解就不要妄加评论!”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培训师Cléo Duponcheel给学生们带来了哪些丧葬流程中会使用到的仪器吧:有圆形或椭圆形的用于盖住逝者双眼的用具,用来消除脱水对遗体产生的影响;用于重新缝合嘴部的针,手术刀等等。看着图片还真是有点让人害怕呢!

丧葬流程中会使用到的仪器

在瓦隆和布鲁塞尔,今后将会展开新一代从事丧葬行业人员的职业培训。Cléo表示现在外界对于这个职业的偏见也在慢慢减少,女性也同样可以很出色的完成这类工作。

一部电影《入殓师》给世人对丧葬行业带来了些许理解

比利时的死亡人数将在未来呈增长趋势

联邦规划办公室预测了未来四十年的死亡人数。目前的死亡人数约110,000人,预计这个数字将在2054年逐渐增加到133,000人左右。这个预测的结果是根据二战后的人口繁荣(所谓的婴儿潮)和人口自然增长的事实而得出的。因此毋庸置疑,在未来的丧葬行业,需要有大量的人手来应对这一情况。

(祁羽佳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