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一战结束 中国劳工感人信函百年后曝光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我想亲眼目睹一下法国人如何庆祝停战……所有肤色的人种大家手牵手走在一起,高歌,欢呼。”一名少女11日在巴黎的一战纪念仪式上朗读了一位中国劳工在停战当天写的信。即使过去了百年,这些文字依旧那么打动人心。

周日(11月11日),巴黎举行了全球瞩目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一百周年纪念仪式。8位在21世纪出生的青少年在仪式现场朗读了停战当天(也就是1918年11月11日)一些见证者们所写下的感人信函或笔记。

下面是美联社摘录的部分内容:

中国劳工顾杏卿

100年前,中国劳工顾杏卿(音译,Gu Xingqing)在法国诺曼底鲁昂的一个仓库工作。一战时有数万名华工在欧洲支援战线。100年后,一名少女朗读了顾杏卿当时写下的句子。

“工厂警笛似乎响起,传出哭泣声和欢唱声,因为已经宣布了战争的结束。”

“上午11时,各处都已停工。我想亲眼目睹一下法国人如何庆祝停战。在城市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无论男女老幼,无论士兵平民,所有肤色的人种,大家手牵手走在一起,高歌、欢呼。”

英国“皇家骑马炮兵团”(Royal Horse Artillery)的查尔斯·纳维尔(Charles Neville)军官

“我亲爱的父母,

今天过得相当美好。我们在今早9时30分得知停战消息。我必须在10分钟内派出一队人马参加蒙斯(Mons,位于比利时)广场举行的盛大游行,所以我让身边所有的人都去参加。街道上挤满了狂欢的民众,他们向我们抛鲜花。街道和广场色彩缤纷,多数当然是比利时(国旗)的颜色,红、黄、黑。还能看到联合杰克(Union Jacks,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首旗)、法国和美国旗帜。事实上所有能想到的盟军国旗都看得到。”

德国步兵、小说“西线无战事”作者、德国作家埃里希·玛利亚·雷马克(Erich Maria Remarque)

“战争结束了,在一小时内,我们将会离开。我们永远不必再回到这里。

“地面上方薄雾缭绕,我们可以清晰见到凹坑和战壕的线条…一个骇人世界和一段无情岁月中才有的东西。

“在一个小时内,这一切都将消失,消失得人们或许以为不曾存在过。这让我们如何能理解?

“现在在这里的我们,本来应该大笑欢呼,内心却感到沉重。”

美军第32师127步兵团上尉查尔斯·诺明顿(Charles S. Normington)

“游行队伍中,有数十万名士兵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澳洲、意大利和一些殖民地……今天在地球上我最想待的地方就是我现在身处的地方。”

“我只希望那些为了今天而牺牲的士兵正在看着这个世界。大家能有此刻真正的喜悦,归功于那些无法在这里一同庆祝的英雄。”

法国女子丹尼斯·布鲁勒(Denise Bruller)写给未婚夫皮埃尔·福特(Pierre Fort)的信

“我的皮埃尔,我心爱的人…

“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你在遥远的阿尔萨斯森林里正得知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在这里,钟声疯狂地在响。

“我高兴得不得了,没办法写字,我开心得止不住啜泣。

“我永远永远无法向你表达,停战第一天我的感受和狂喜。我内心深处发生了巨变,想到不会再有任何男子倒下,一望无际的战线变得寂静,只剩一片寂静,当想到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我潸然泪下。”

法军第343步兵团士军士长阿弗雷德·鲁米吉尔(Alfred Roumiguieres)

“我在做梦吗?我怀疑我是…我一想到自己多么开心,就立刻想到我的兄弟和姊妹,他们两人都是这场战争的遇难者,于是我的眼睛湿了。”

“我从未如此确信战争已结束,武器已放下:它们不会再被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