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湾人而我更是中国人!” 比利时侨界”告台湾同胞书”座谈会有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在美国有许多欧洲后裔因为他们的祖/父辈在200年前由欧洲移民到美洲, 两百年之后他们依然不会忘了他们的祖籍, 如爱尔兰后裔喜欢用 American Irish 来介绍他们自己, 而意大利后裔则是 American Italian, 他们这种前人移民而后人如何不忘祖籍国, 尊重家庭文化传承, 真的很值得今天台湾同胞们好好思考与学习。我知道不管在国外或是国内(大陆或是台湾)都会把我归类到”台湾人”. 甚至在过去也有外国人说因为我是台湾出生所以我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 当面对分裂分类思想的时候, 与其反覆说明我就简单地说, 我不是由石头里蹦出来的孙悟空, 我父亲是湖南人, 妈妈是山东人,而我是出生于台湾, 所以我是台湾湖南人 Taiwanese Hunanese,我是台湾人而我更是中国人!

今天高喊台独或是有系统进行去中化的民进党他们一直不敢面对台湾曾经历三次来自大陆移民的历史, 首先, 台湾同胞必须面对的事实就是”台湾” 这个名称是在明代万厉年(1573-1619)才在朝廷公文中出现. 十七世纪于崇祯年间大批饥民由福建逃往台湾岛者逾万人,清朝统一台湾解除海禁之后, 入台人口大增, 根据历史资料, 1895年由大陆移居台湾与台湾原住民能统计的人数已达370多万。1949年最起码有121万人随蒋介石迁居台湾。换句话, 除了台湾原住民平埔后代之外, 今天在台湾本岛上绝大多数的同胞的祖先是在不同时间由大陆迁入台湾的。尽管1949年开始的政治对立与分隔, 不管政治意识的同与异, 台湾同胞必须面对与了解的就是, 两岸血统相连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更是不能也不应该被台独意识的政客与政党左右,变成被玩弄的选举筹码。

1月25日,中国驻比利时使馆召开侨界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的讲话 座谈会,曹忠明大使,张弛公参,孙伟参赞,邹瑜主任等馆领导出席活动,曹大使做重要讲话。

当用手机去寻找台湾兴中会的历史的时候, 却发现一个不可思议的事, 那就是只有在日本网站上能到1894 年台湾有志人士应国父孙中山的民族自强推翻帝制的理念成立兴中会的历史, 这段历史却是在台湾的网页中失踪的历史片段。但是生于广东嘉应镇平县, 1903年随祖父迁居台湾客家人士, 罗福星, 是同盟会成员, 曾经参加黄花岗革命之役, 1912年回到台湾成立同盟会, 号召千人发动苗栗抗日事件, 是台湾著名的抗日志士, 1913年不幸被捕, 隔年被日寇判绞刑, 年仅29岁,1953年获蒋介石颁发褒扬令。今天在苗栗依然有该年缅怀罗福星建立的昭忠塔,而在抗日期间也有五万多台湾子弟返回大陆参加抗日队伍。而这一段反殖民捍卫民族尊严的历史也是台独蓄意掩藏的历史之一。

当我年幼时, 尽管父亲是忠诚的国民党将领, “反共”意识很明显, 但是至死坚持民族一统, 一个中国, 相信中国人不打中国人。1989年我第一次跟母亲回乡探亲, 在姨妈家看到门口站着一位先生, 我还以为是邻居, 直到表姊说那是她父亲,姨丈怕因为他是共产党员吓到我而不敢进门,我一听到这个理由时, 心痛到不行. 立刻起身拉姨丈坐下吃饭, 拉着他的手说你是共产党而我爸爸是国民党, 回到家咱们就是一家人!

湖南的姑父, 根据父亲也是忠诚的共产党员,哪怕他们年轻时有许多因为党派不同而有摩擦, 当父亲能有机会返乡时却是一点也没有顾虑,很可惜那时我因为已经嫁到国外所以没有机会随父亲返乡。2018年十一月是我第一次到湖南寻亲, 在等往长沙高铁时, 我在心中不断地跟父亲说”爸, 女儿带你回家了”。由于缺乏资料, 时间短暂, 虽然遗憾没有法子找到失联的姑父与堂兄, 虽然我到家了,老房子已如我想的在这过去四十年的发展早已不见踪影, 但是当站在自幼听到父亲说的黄泥街时, 那一份”回家”的感动依然是让我热泪满眶。

我是1955年出生于台湾, 经历台湾经济与政治转变的过程, 在那时虽然因为戒严法我们没有言论自由, 甚至有人说那时是白色恐怖时期, 但是我的成长中的社会是祥和的, 有梦想的, 从来没有感觉活在恐惧中。反观今天台湾的乱,惶恐, 焦虑与不知自己出处何处等等发展, 我只能说现在看似物质无缺, 没有法治为底只有选举的台湾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台湾了!

比利时华人华侨各界代表积极参会并发言,图为座谈会现场

邀请我参加这一次学习座谈会的长官在请我时很关心地问我参会会不会有顾虑,我直觉回答, 有, 就是因为我有顾虑, 所以感觉更必须参与。我的顾虑不是我是否会被台湾列入”关切人士”, 因为能坐下来一起讨论事关民族与国家发展是件我不能漠视的大事, 参与对话是一件能面对良知与是非对错的好事,也是表达信心的良机。我的顾虑是关切两岸百姓心中想的平安康复的日子与未来。我之所以选择参与是因为我对两岸必须对话有期待, 是因为我对自己与民族一统有信心与有期望。

国父孙中山先生创建新中国的时候所提倡的三民主义强调”民族, 民权, 民生”。因时空背景与时代发展需要而这三个不同阶段的战略专注在蒋经国先生执政时调整为民生, 民权与民族。在那时之所以民族放在下面, 原因很简单, 因为直到李登辉搞出两国论之前, 台海之间没有民族与国家一统的疑问,因为两边讲的都是中华民族, 一个中国。去年十一月台湾地方选举的结果就清楚的表达了台湾同胞对民生的需求,反观在选举失利后的民进党与台独依然采取的藐视民生,践踏宪法与司法, 藐视民权法治,只能说他们是没有心, 没有灵魂的。。。。

我也曾怀疑过此生是否能看到两岸统一, 但是现在的我对两岸统一则保持乐观,我对两岸必须往这个方向前进是丝毫没有怀疑过的; 诚如习主席在对同胞书中所言, 中国的持续强大与发展, 让所有中国人, 包括台湾同胞, 能有自信地行走于天下。

变革就像攀登高峰, 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需要坚持与稳健。

总结, 两岸问题是家庭自家要处理的家事,也是迟早要面对与处理的家事,两岸血脉相融, 两岸一家亲是正确与负责的态度与做法。

我再一次地以”台湾湖南人”感到骄傲, 因为我是永远的中国人!

小记:作者 萧美兰女士,旅比台胞,比利时中华茶文化协会负责人,“维他命文化传媒网”双语专栏作家

“当接到学习习近平主席”告台湾同胞书”座谈会邀请时, 我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事关台湾, 事关两岸百姓未来的座谈, 当然必须参加,由于与会时是采取即席发言, 可能因为时间过短, 恐怕说的不够清楚,所以事后决定好好地整理一下, 以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