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换人”,换出就业新空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11月21日,在2019世界5G大会上,参观者在与一款5G机器人互动。新华社发(彭子洋摄)

11月21日,以“智能、绿色、创新”为主题的2019中国义乌国际智能装备博览会在浙江义乌国际博览中心举行。图为一款机器人在雕刻家具。龚献明摄(人民视觉)

走进生产车间,机器手臂有条不紊地操作,产品流转在一条条自动化生产线上,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工人进行着管理和维护工作……这已是许多工厂的“常态”。在机器趋于信息化、智能化、自动化的今天,“机器换人”不再是一个新话题。

只是,随着生产线上简单重复的人工劳动被机器取代,人们对于就业岗位会否就此失去的担忧一直存在。近日,来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两份就业分析报告显示——“机器换人”,同时新职业的大门也正豁然洞开。

新需求

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迅速,与之相伴的应用型人才出现短缺

刚大学毕业那会儿,技术类专业出身的郭彪一度迷茫:感觉技术类的工作非常枯燥,整天和机器打交道,而且薪资待遇低。通过反复比对不同的领域和环节,最后他选择扎根在机器人行业,现在成了一名资深的工业机器人工程师。

谈到其中的原因,郭彪说,工业机器人可以操作,并且上手快,让机器人动起来,很有意思。学习过程中也可以在电脑上模拟,并不一定实时需要机器人,非常方便。“工业机器人技术前卫,很多企业内部懂这项技术的人不是很多,是技术行业的‘香饽饽’。做这项工作有成就感,薪资待遇也非常可观。”他说。

郭彪的成长和感受,道出了近年来中国工业机器人行业发展的特征。

一方面,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迅速。中国已经连续5年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销量最多的国家,每年需要大量的工业机器人“上线”。2018年全国工业机器人销量15万台左右,到2020年,全国工业机器人的保有量将超过80万台。从汽车制造、3C电子制造到五金制造、陶瓷卫浴、物流运输等,工业机器人已经越来越广泛应用在制造业。

另一方面,产业人才需求逐渐显露。机器人作为技术集成度高、应用环境复杂、操作维护较为专业的高端装备,有着多层次的人才需求。人社部报告指出,近年来,国内企业和科研机构加大机器人技术研究方向的人才引进与培养力度,在硬件基础与技术水平上取得了显著提升,但现场调试、维护操作与运行管理等应用型人才的培养力度依然有所欠缺,掌握工业机器人操作、维护、调试、故障排除以及系统集成等技术的工程师需求将会越来越大。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助理毕亚雷认为,随着新兴技术的应用,传统的第一、第二产业越来越智能化,工业机器人目前在企业中应用广泛,这对劳动者的科学文化素质和技术能力水平提出新的要求。

此前,教育部、人社部与工信部发布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预测,到2020年相关领域人才缺口将达300万。

新职业

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运维员未来5年需求均达125万左右

随着行业发展和市场需求的攀升,新兴职业应运而生。今年,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13个新兴职业,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双双入选。

近日,人社部发布针对这两份新兴职业的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预计未来5年它们各自的人才需求量都将达到125万左右。

正是由于市场的大量需求以及对专业性的要求,工业机器人领域从业人员在薪资方面也得到了较大提升,如:技术操作工参考薪酬5500至7000元/月,而工业机器人维护工程师7000至1万元/月,系统集成工程师2万元以上/月。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机器人与智能装备中心主任王卫军认为,工业机器人从业有一定的技术壁垒,相关高技能技术人才在企业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两类新职业的发布,将有力推动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对未来生产和社会发展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实际上,当前企业里有不少员工实际从事着工业机器人相关工作,它们的就业现状如何?

人社部报告显示:论学历,44.44%的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运维员是专科学历,45%的学历为大专及以下,学历门槛并不高;论工资,45%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运维员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的2倍,普遍高于当地平均薪资;论需求,67%从业人员中的企业或公司引入了工业机器人或智能制造生产线作为生产设备,岗位需求在不断增加。

深圳机器人协会副秘书长谭维佳认为,如今大部分传统企业都正在进行产业升级,在“机器换人”的大趋势下,国内机器人领域发展十分迅速。从行业需求和国家政策来看,工业机器人相关人才较为缺乏,发展前景看好。

新发展

职业发展有通道,未来前景好,就业空间广

杨鑫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从机器人开始的。拧好机器人上的每一颗螺丝,接好控制器里的所有线路,是他的工作职责。杨鑫还记得师傅教导的一句话:“如果你不希望自己买到的手机上有螺丝刀刮花的痕迹,那么从你手中装配的机器人客户也不愿看到,要像孩子一样看待自己生产出的机器设备。”

从生产工业机器人、了解硬件组成,到学习应用调试、积累项目经验,杨鑫越来越了解客户的实际需求,从而参与到公司新一代机器人的研发和设计中,不断优化工业机器人的生产工艺。

像杨鑫一样,许多人的职业生涯从一个看似微小的细节起步。而作为新兴职业,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和运维员也有着清晰的职业发展通道。

在一般机器人企业内部,根据职能划分,技师级员工大概可以分为4个工种。首先是工程师的助手,协助工程师出机械图纸、电气图纸、简单工装夹具设计、制作工艺卡片、指导工人按照装配图进行组装等;其次是机器人生产线的试产员与操作员,他们对机器人系统进行示教操作或离线编程,并调整各项参数,使机器人系统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还有一类员工负责对机器人进行总装与调试,使得机器人能达到出厂状态;高端维修或售后服务人员也必不可少。总之,围绕机器人技术,不同环节的人才都扮演着重要角色。

随着两类新职业确立,相关职业培训的开展有了依据。深圳第二高级技工学校机器人教研室主任朱国云认为,两个职业的确立为应用型本科、高职高专、技工院校以及各类社会培训机构机器人及智能制造类专业人才培养指明了方向,对于高端制造类人才培养具有深远意义。

在扎实积累的基础上,机器人行业给了人才广阔的空间。当公司工业机器人产品不断完善的时候,杨鑫转型到了销售岗位,并成长为一名工业机器人产品经理。他发现,工业机器人不仅要品质可靠、性能优异、功能丰富,更要贴近企业实际的场景应用,真正解决终端生产痛点和用工难点。现在他正琢磨着根据细分行业特点开发相应的工业机器人,为公司和制造业尽一份力。

本报记者 李 婕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12月10日   第 1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