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英国“脱欧大选”为何成了“最难预测的选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2月12日,在英国伦敦,一名工作人员在一个投票站准备。 英国议会下院选举于当地时间12日上午7时开始投票。 .jpg

12月12日,在英国伦敦,一名工作人员在一个投票站准备。 英国议会下院选举于当地时间12日上午7时开始投票。 (图源:新华网)

当地时间12月12日,英国下议院将举行近百年来首次“圣诞大选”。随着1月31日最终“脱欧”日期的临近,英国执政党保守党和最大反对党工党分别提出将继续推进“脱欧”和举行二次公投两大选项。因此,英国广播公司(BBC)称此次大选或最终被命名为“脱欧大选”。

由于大部分民调机构都无法断定选举结果,此次“脱欧大选”被多方视为结果“最难预测”的一次选举。当然,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脱欧”公投等活生生的案例已经一次次证明,由于调查方式、统计模型、以及不愿告知真实想法的“沉默的投票者”等因素,做出准确预测的确越来越难。

不过,此次选举格外难预测的原因,在于选情的巨大不确定性。根据《卫报》、英国舆观调查公司等民调显示,保守党以超过40%的支持率领先工党,按照这一比例,保守党党魁约翰逊能够赢得议会多数席位。然而,大选结果其实由4万名摇摆选民决定,他们分布在全国的很多选区,考虑到全国有5000万选民,保守党领先优势较小,英国将出现没有一个政党获得绝对多数席位的“悬浮议会”,约翰逊和工党党魁科尔宾都有可能入住唐宁街10号,选举结果面临巨大不确定性。

“脱欧”公投以来,英国三年换三任首相,经历两次提前大选,政治共识不断被削弱,左右政治出现极化。保守党和工党内部都因“脱欧”方案产生分裂。前首相特蕾莎·梅因选择兼顾多方利益的中间选项引发党内”硬脱欧“派不满,遭党内狙击下台;部分工党议员也因不接受工党“脱欧路线”出走,工党面临40年来最大分裂。“留欧”谈论的是经济,“脱欧”谈论的是文化,分歧越吵越多。面对这一局面,两大政党也没有尽力去弥合分歧,最优先考虑的都是“位子”问题,是谁能入住唐宁街10号。可以说,“脱欧”这样事关国家命运和民众利益的重大问题正被某些党派与团体的一己之私所绑架。英国民众看了三年政坛“闹剧”。

既然对两大党都不满意,选民为何不选择能代表自己想法的小党呢?这便与英国的小选区制度有关。英国有650个选区,每个选区只能选出一名候选人,按获得支持的多少决定议席,而不是按比例分配,因此不利于党员偏少的小党。对传统政党失望又选不出代表自己利益的小党,选民当然会失望,便出现了大量的摇摆选民,选举结果更加难料。

对传统政党失望,又没有替代性选择,选民拿着这张决定“脱欧”命运的关键选票却难以做出决断,一旦“悬浮议会”出现,英国政坛还会继续动荡。(海外网评论员 戴尚昀)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