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民航总院杀医案理应被避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微信图片_20191230073954.jpg

北京民航总医院恶性杀医案有了阶段性进展,嫌疑人孙文斌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国家卫健委已经明确表示,这不是医患纠纷问题,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但网络上依然舆情汹涌,实在是这次凶犯的手段极为残忍,绝不是普通病人家属为解决治疗纠纷,而是罪犯的恶意杀人。网上流传的监控录像,看得实在令人心惊。

 进一步引发舆论的是昨晚流传开来的杨医生同事的一篇记录,细细读来,百感交集。 

这个事件可能会被避免。

记录说,在这位95岁老太太住院治疗期间,病人家属已经表现出了较极端的情绪,除了常见的辱骂、吵闹外,还用言语威胁过治疗的医生,尤其是小儿子极为情绪化、极端化,总说老太太死了,医生们谁都别想活。半个多月间,医生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 

可能因为平日里见惯了这些没素质的病人家属,也可能日常工作太繁忙,没空理会,也可能一心善良,觉得患者家属只是言语上出出气,绝不会往生命威胁上去想,也有可能……总之,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内,医院其实有充分的时间发现、跟踪、处理这类极端患者家属的心理波动,及时采取有效的防备措施,至少可以安排安保人员重点盯防。一线的医生如果发现有此类极端的患者家属,也应该及时上报情况,申请必要保护。

 这种对极端的,甚至有犯罪倾向的病人、患者家属的心理掌控,各级医院理应建立一个畅通的信息反馈机制,以及一整套必要的应急措施,把风险控制在苗头状态。

二 

令网友更为不解和气愤的是,医院方还要继续给凶犯的母亲提供医疗服务,调集一切医疗资源救治。凶犯的母亲反倒成了“英雄的母亲”。 

如果从情感上来说,大部分人无法接受这一结果,但这“憋屈”背后,恰恰是医生这一职业的伟大所在:医生的眼中只有病人,没有仇人。

当然,医生也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情感,面对无辜同事的惨死,在情感上天然会对凶犯的亲属产生排斥,但职业道德上又要求平等对待每一位病人,尽最大努力救治,这绝对无关病人的身份。至于“英雄的母亲”一说,岛叔宁愿相信是执笔医生的气话,可以理解,但绝不是医生们受胁迫,并就此对病人另眼相待的理由。

 三

近些年,媒体频繁爆出的医患纠纷,甚至恶性伤医事件,一方面推动了相关立法保护医务工作者,规范医疗秩序,比如“医闹”入刑等。最新的消息是,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28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明确“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伤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在制度层面已经有法可依。接下来,不妨放大这些极端案例处理结果的警示效应,彰显法律的威严。

但另一方面,极端事件造成的社会心理创伤不容忽视。这件事在网络上的热议,引发了不少年轻人对医生这个职业前途的担心,他们觉得医生也成了高危行业。这是极不正常的,极端案例绝不代表整个中国医疗领域的现实,更不应该成为我们“因噎废食”的理由。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各类医生缺口少则十几万,多则数十万。比如全科医生,据卫健委数据,按照到2030年每万人有5名全科医生,还有差不多50万的缺口……这说明我们的医疗事业还得继续壮大发展,还需要更多有情怀、有理想的人投入到医疗行业中。否则,少一个医生就意味着一些病人得不到及时诊治,这其中,就可能有你有我,有我们的父母孩子。 每个人身上的病症纷繁复杂,医疗本身就具有探索性、不确定性,需要医患之间密切配合。面对病痛,医生需多尽一份努力,患者和家属多一份理解,甚至坦然面对生死。毕竟,在疾病面前,医生和患者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士,保护医生,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文/独孤九段

来源:侠客岛

原题:别让医生成为高危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