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得抓紧奔小康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①:张耀军与妻子整理新家。刘 鹏摄 图②:孟礼全在菜地忙碌。谭朝霞 摄 图③:刘田生在红糖厂熬糖。叶功富摄 图④:熊开友在自家的核桃基地里嫁接核桃。苏跃 摄 图⑤:清晨宋义军在清扫院落。资料图片

随着脱贫攻坚的深入,越来越多的贫困户脱贫摘帽,摆脱穷日子、住上新房子,日子越过越甜。

脱贫只是起点,并非终点。记者采访了5位刚刚摘帽的脱贫户,请他们谈谈今年的新打算。有的要继续搞产业,喂羊、种核桃,鼓足干劲致富;有的要发挥一技之长,或扩展自家店面,或好好打工挣钱;有的觉得,自己脱贫了还不够,还要带动其他村民一起脱贫……脱贫了,还要抓紧奔小康哩!

乡亲们有这个心气儿,各级党委政府还将继续扶持,脱贫不脱政策,让脱贫成果巩固下来,对接上乡村振兴这个目标,让日子一年更比一年好!

——编者

扩展店面,吃好这碗旅游饭

今年过年家里两件大事,头一件,一家住上了崭新的楼房。这第二件嘛,就是2019年我们家终于脱了贫!

问我家光景咋样?你就看我家这茶几上,水果、瓜子、开心果都摆满了。以前过年买年货,手揣兜里把钱攥出汗,见啥都不敢买啊。现在可不一样,漂亮衣服、鸡鸭鱼肉,啥好买啥!

再看我家这新房,多亏了易地搬迁政策,我爸、我们两口子和孩子,住100平方米,干净宽敞还暖和。以前住的土木屋,房子岁数跟我爸差不多,打扫得再干净,出门还是一脚泥。

脱贫前,那日子过得确实恓惶。我爸有残疾,家里几亩薄田收成都不够糊口,全靠我一个人打零工挣钱,一年就挣5000元,孩子幼儿园的100元学费都拿不出,真是叫穷给吓怕啦。

2015年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扶贫干部一遍遍往家里跑,帮咱找致贫原因、想脱贫法子。照金镇要发展红色旅游,第一书记问我愿不愿意承包店面搞餐饮,既能照顾老人还能致富。我这心里就直嘀咕,庄稼人哪会做生意?

后来还是扶贫干部解了我的心结:“现在政策这么好,只要好好干,我们给你当后盾,就算失败了我们也支持你!”这话直戳心窝子,人家一心盼咱好,咱别的没有,只有两膀子吃苦的力气。

扶贫工作队不仅帮我找铺面,还帮我联系贷款,一开始我只卖点饼子稀饭,后来村上开了农家乐培训班,还有致富带头人面对面讲经验。现在不仅卖早点,中午还卖面条炒菜。起早贪黑,多学多干,就不信,我能让穷撵着我跑一辈子?

照金的红色旅游越来越火,我的生意也跟着红红火火。旅游旺季一到饭点,那累得是腰酸腿乏,可看着这么多客人,心里别提多高兴!去年平均月收入有5000多元。

这“旅游饭”真是香,村上还成立了合作社,每年每户都能拿1000元分红。去年我还通过就业培训获得了公益岗位,每月还多600元收入。

村里的“八星励志扶贫扶志”评选中,我还被评为励志户,挺自豪!过了这段,我准备把店面再扩展一下,多赚点钱,毕竟我还想供个大学生出来哩!(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照金村村民张耀军讲述 人民日报记者 原韬雄 整理

学点技术,准备养两头母牛

活到65岁,腰杆越来越挺直了,走路都带风咧。凭啥这么神气?因为我打了个翻身仗,成功摘掉“贫困帽”,心里头别提多痛快。

其实我也不是没闯劲的人。早年间我就离开村子出去打拼,上过工地、进过工厂,在外面折腾快40年,虽然没积攒下啥家业,但也娶了老婆生了娃。2014年,媳妇觉得跟着我没指望,扔下10岁的闺女跑了。家都散了,我们爷俩走投无路,灰溜溜地回到百户村。

砍下几棵树,买来些油纸布,我搭个窝棚凑合生活,比流浪汉强不到哪去。实在不忍心让娃儿遭罪,我四处求人赊来建材,自己动手施工,花大半年时间盖起一座砖瓦房。兄弟家条件也不好,我又把80多岁的老母亲接来一起住,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真够憋屈。

好在村里伸出了援手,2017年,我家成了建档立卡贫困户,还享受到了低保政策,每个月都能领到一笔生活补贴。后来,政府又补了1.5万元危房改造资金,帮我将屋子重新拾掇一遍,连家电都置办得妥妥帖帖。

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让政府养一辈子吧,我日思夜想都盼着早点摘掉头上的“贫困帽”。

村里给我安排了保洁员的公益岗,每个月收入800元。干完指定任务,我又跑到村里合作社务工,一天也能有几十元进项。去年,我家综合收入超过2万元,算下来人均收入有7000多元。年底,村里经过评议,再报到镇里和县里审核,终于把我家从贫困户名单里清退了出来。

今年,全国人民都要奔小康,我老孟不能拖后腿,脱了贫还得想办法致富。村里不少人养牛发了家,我早就向他们请教了养殖经验。过完这段非常时期,我准备去弄两头小母牛回来养,等它们长大后,每年下两头小牛犊,又是一大笔收入。另外,村里出山的路修通了,以后基地的农产品肯定会更好卖,只要舍得下力气,不愁没赚钱的活干。

姑娘下半年就要上高中,有教育扶贫资助政策兜底,钱上我不担心,只要她有本事念,我就有信心送她上大学。好日子才刚开始呢!(贵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天堂镇百户村村民孟礼全讲述 人民日报记者 程焕 整理

多种点地,再多去糖厂干干

红糖糖,红糖糖,熬过苦,日子香。可别小看咱们这熬糖的手艺,一天能挣300块钱,可比上工地下蛮力气挣得多些!

我发育迟滞,17岁才学会走路,没读过书,不识字,加上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儿。除了种点花生玉米,实在没啥收入。本来娶了媳妇,几年前家里借钱盖起这两层半楼房,装修还没完,婆娘就走了。我拿着残疾证,一年补助900块,虽有熬糖的手艺,但要跑老远去隔壁镇上做。这家里上了年纪的老娘和在读书的娃娃只等着我来养。当时真是难啊。

要说还是多亏政府!2015年,咱们县上要搞脱贫攻坚,镇上的扶贫干部吴少云找到我,说给我建档立卡了,叫我有困难和上边说。我琢磨,不能出去打工,先多种点地吧,现在种啥养啥国家都有补助。这不,去年我一共种了3.5亩地,有水稻、甜玉米和青菜,还养了40只鸡鸭。去年一年,我光凭这挣了5000元,政府还额外补助我2210元。

前年,我娃初中毕业了,没继续念高中,帮扶干部建议娃学个汽修,也算是个吃饭的手艺,我也得空。2017年3月,我村的刘典家搞合作社,建了个古法红糖厂,我说去试试吧。咱村环境适合甘蔗,熬糖都是祖传的手艺,全村有10多个生产队,每个生产队都有糖坊。

守在灶台边,一熬一晚上。苦是苦点,但是就这么握着木锅铲,一圈圈搅下去,闻着这甘甜味儿,我心里才踏实!要说别的咱不懂,但熬糖工序有8道,温度、浓度、时间、色泽可都很讲究,火候和黏稠度也不能马虎。算一算,前年熬糖43天,挣了一万三,去年只干了十几天,也挣了四五千元。

不光如此,村里还搞了光伏发电站,吴少云又帮助我申请了两万六的3年免息贷款,我承包的每年发电5000千瓦时左右,一年收入有四五千元。现在呢,老娘和我身体都还行,房子装修好了,娃也学出师了。只等疫情过去了,就能外出找活干。只想着再多种几亩地,以后每年糖厂开工都去干它一个多月,攒够了钱,希望儿子再能找个好媳妇,日子越过越香甜。(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池江镇庄下村村民刘田生讲述 人民日报记者 王丹 整理

当村干部,要帮更多人摘帽

乡里人早晨从不赖炕,一早醒来就拾掇这拾掇那的,心里总觉要忙些什么,否则空落落的。

要说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靠山吃山,几亩旱地,哪里还想着能脱贫致富?6年前,妻子患有腰椎结核,我的3个娃娃都上着学呢,他们倒是都争气,当时娃娃们两个在念大学,一个读高中,日子确实紧巴巴的,但娃娃们不到我跟前抱怨。那年年末的时候,村上干部把我识别为因病致贫建档立卡贫困户。

那之后,我的日子活出了滋味。现在院子里这6头牛,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它们也见证了我老宋生活的变化。

2016年,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两次动员我发展养殖业,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主动申请贷款5万元,利用贷款养殖,从以前的1头牛发展到2018年的3头牛,今年又发展到了6头牛,我心里可是真欢喜啊!你看,我现在每天醒来,就去牛圈里拾掇会儿,都成习惯了。我想着今年再扩大些,再多养上两头,我现在57岁,还干得动哩。

现如今,3个孩子都已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看看今朝,再回想6年前一筹莫展的苦日子,我觉得像做梦一样,却又是真实的在我身上发生了。

2019年,我家养牛享受补贴3200元。另外我还种植了15亩玉米,年底出售2头,养殖加上种植,收入就过了3万元。年底拿着这笔钱,我琢磨着,只要踏实干,日子肯定有变化,这不,年底下,加上其他收入一算下来,我的家庭人均纯收入达到标准,符合脱贫条件,我就主动申请自愿退出贫困户。政府的好政策让我走出贫困,但我明白再好的政策也需要通过双手改变生活,希望更多的贫困户在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勤劳脱贫。

乡亲们看我踏实,也是信任我,我也在去年多了一个身份——毛坪村村委会副主任,月工资2000元左右,这也为我顺利脱贫多了一份保障。我这一家子脱贫了,我还要帮助毛坪村更多的人也摘掉贫困的帽子。去年我们毛坪村被西吉县列为全县养牛示范村,村里危房少了,路更平整了,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西吉县震湖乡毛坪村脱贫户宋义军讲述 人民日报记者 禹丽敏 整理

土里刨金,再继续把羊养好

山里的阳光很好,照得人暖洋洋。老伴在家里做饭,我又到了果桑基地嫁接果树,农技专家教的真管用,效率高。回想这两年脱贫致富的情况,当年的事仿佛就在眼前似的。

我们古德村,处在马木匠屋基山梁上,山高路远、信息闭塞。以前家家户户一年忙到头,挣不了多少钱。那几年,我可真是转得停不下来。到米易县、攀枝花市去打工,什么活都干,也只能勉强维持个温饱。

说起来,真感谢党和政府。2014年,经过村两委进行民主评议,我家被认定为贫困户。后来,获得了产业发展资金,还有了对口联系帮扶干部给出主意,日子明显有起色。这下可好,用政府提供的无息贷款买了十几只山羊发展养殖,还种了20多亩果桑、核桃、青椒等各种经济作物,挣的钱越来越多。

尤其是2016年,有了15000元存款。那年,我在原址重建了家里的房子,政府给了4万元扶贫补助,住上这100多平方米的房子,舒服。

农村电网改造完,电价也不像从前那样贵了。如今村里硬化路也通到了家门口,方便。这一想,近两年家家用上电和沼气,上山砍树的人也没了,环境越来越好。每天早晨听到清脆的鸟叫,巴适!

下午碰到了第一书记卢树云,又给我说起医保补助的事,让我放心。2018年我身体出毛病,看病前前后后花了近4万元,自己就只花了2000多,剩下全靠医保和疾病保险,看病养老不用愁,能不放心嘛。

2018年底,我家正式脱贫了。去年,家里人均收入得有一万一以上。现在家里又是青椒、核桃,又是果桑,还有魔芋、生姜这样的林下种植,地里能挣着钱。我估摸着,今年这几样产品市场价不会差,到时候等着收购商来收就行了。

今年的主要任务是继续发展养殖。老伴年纪也大了,不过养羊还是能行,一只也能卖一两千元。儿子也在外面打工,不需要家里操心什么。只要努力地干、科学地干,我这个昔日的贫困户,今年一定能够成小康户!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县格萨拉乡古德村熊开友讲述 人民日报记者 王永战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