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深度解析】比利时政府真要重新进行大选吗?怎么选?选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为避免选举次数过多,如果再有选举,民众只需为联邦政府重新投票

“新的选举很快就要进行。” 弗拉芒民族主义党领导人Bart De Wever却不愿如此,并试图说服法兰德斯其他党派联合对此提出抗议。 然而,自上一次政府僵局以来,联邦政府的成立,导致提前举行大选的情况越来越多。 距国王任命各部门领导已近300天,却仍未达成一致。

如果比利时人重回投票亭,则一定是为了选举国会议员。 如果在2019年5月26日的那次选举中,选民为联邦、为地区或是为欧洲投票,那么未来的选举将会受到更多限制。 有些人担心未来的投票选项会更多?这是不可能的。 理由如下。

为什么只会为联邦政府进行选举?

尽管众议院议员选举、地区级选举、欧洲级选举皆于2019年5月26日星期日举行过了,但当前的政治危机仅与联邦相关。 去年的选举使瓦隆、佛兰德和布鲁塞尔三个大区的大多数行政区得到安顿。 选举后不久,三个大区都迎来了自己的政府。300天的僵持过后,必须使法语区和荷语区在建立联邦政府层面达成妥协。 另一个瓶颈是瓦隆第一大党(社会党)和法兰德斯第一大党(弗拉芒民族主义党)间的意识形态差异。 如何在相互对立且相互排斥的双方之间达成协议? 这是最棘手的问题。

权力级别不同,选票不同,其中利害关系也不尽相同:这就是为什么在组织选举时,必须将联邦选举与其他两次选举分开。

但是,为什么一些选举还是同时进行呢?

2014年之前,比利时定期进行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联邦选举,每五年一次区域和欧洲范围选举,每六年一次市政和省级选举。 例如,在1994年至2012年之间,选民进行了11次投票(并导致了541天的无政府政治危机)。政治人员系统地参与竞选活动:在任期和选举截止日之间穿插着进行改革并不容易。比国联邦化赋予了地区(或社区)自治权和选举政治代表的权利。 但是由于选票数量的增加,官方决定,自2014年起,将联邦政府任期从4年延长为5年。 因此,2014年和2019年大选之间时隔五年。

此外,一般情况下,三重投票(联邦大区和欧盟)总是在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举行,而市级和省级的双重投票(布鲁塞尔无省级投票)总是在10月的第二个星期日进行。

为什么2024年要进行5次投票?

这是一次时间的巧合,理论上,2024年,比利时将举行四次甚至五次投票选举:联邦级、地区级,欧洲范围内、市级和省级,但不在同一天:前三场选举在5月,后两场在10月。而目前的政府状况也许会打破这种巧合,因为投票将提前进行。 立法机关的5年任期将从新一届选举之日开始有效,而不是2019年5月26日。如果今年再次举行投票,则下一场联邦级选举将在2025年举行。

为什么只能把联邦级选举提前?

首先,什么是提前选举? 在联邦政府五年任期结束之前、议会解散后进行的选举。 众议院、参议院和政府就《宪法》可修订的一系列条款达成一致。 一旦条款以多数票通过,议会便正式解散。 从《比利时官方公报》发布消息那天算起,选举最迟在40天内举行。 另一种可能:国王决定解散国会。 须由国会成员的绝对多数赞成 ,即150票中至少要有76票。选举将在40天内举行。 但目前看来,并非所有政党都有再次投票的意愿。

解散和提前选举仅在联邦层面上有效,无论有无正式政府。 比利时不可能将其他级别的选举提前。 如果多数人在地区级选举时摇摆不定,则上级必须提出替代方案,例如2017年7月CDH(法语人道主义民主中心党)决定不再和PS(社会党) 共同执政。随后,在MR(法语革新运动党)的帮助下,CDH提出了建设性的不信任动议。 正如CRISP所解释的那样,不信任的动议是“一种机制,它使议会有权利推翻行政官员,或在不要求提前选举的情况下撤换一名或多名行政人员,无论他们对此有什么异议。”

在联邦层面提出不信任动议是合法的,但必须遵守其他法规。 此外,联邦政府已成为时事行政部门,而弗拉芒民族主义党已于2018年12月卸任。

那么为何2018年在弗拉芒民族主义党卸任后未举行投票呢?

时任首相查尔斯·米歇尔所在的法语革新运动党不希望大选提前举行,而这并非单例。 必须避免政治混乱,更何况下一场选举定于2019年5月26日举行,即法语革新运动党多位领导人辞任六个月过后。 改革运动的主席奥利维尔·查斯特尔于总理府解释道:“政府中法语革新运动党部长少于5名,希望结束其统治期。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它将着重于处理某些优先事项。” 国王于2018年12月21日接受米歇尔政府的辞职,此后比利时开始了漫长的政治危机,直到近在咫尺的大选正式举行为止。

没有市政级的提前选举吗?

以比利时的政治体系来看,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另一方面,在同一多数派成员之间发生重大政治危机的情况下,可以改变多数派的组成。 例如,2017年1月在Ganshoren的布鲁塞尔公社,市长埃尔维·吉拉德(MR)去世。 紧接着其后继者被任命,并重组多数派。 社会党退出,CDH上台,并举着ProGanshoren旗帜于市政中频繁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