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复工复产,破除这些“梗阻”迫在眉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微信截图_20200219154520.png

2月10日起,各地陆续按下复工复产键,农民工返城务工意愿高涨。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政策措施扶持复工复产,按理说,生产应当逐渐畅旺起来。

但岛叔的观察是:一些企业仍旧达不到复工条件;即便能够复工,产能也难达预期。一言以蔽之,复工复产遇到了“中梗阻”。

阻滞在何处?因何不畅通?这两天,岛叔所在的课题组在全国范围内80个“零病例村庄”进行调研。我们就来谈谈调研中发现的问题。

阻滞

最近网上流传一张图,某地企业申请复工的表格上盖了9个章。章印所属机构或个人分别为乡镇政府、应急管理部门、环境卫生部门、健康卫生部门、行业主管部门、分管县领导、防疫指挥部等。

表格的内容,是企业做出的保证:当外来务工人员返岗时,要组织他们做好隔离,预备防护装备,做好生产场地的消杀工作。

据岛叔了解,这些章全办下来花了一天时间。虽然耗时不算太久,但流程看起来未免繁琐。

有企业负责人向媒体抱怨:企业想复工,要填15个表格、2份承诺书,制定1个应急预案、1个复工方案、1套食堂防护措施和1套宿舍防护措施,共计21份材料,有些材料还要去街道盖章。“企业填材料填得手软,想复工咋就这么难?”

监管责任到这儿还没有结束。复工后的员工情况监测也是重头。有地方实行新增病例倒查追责——每发现新病例,相应层级的政府和干部要承担“防控不力”的责任。

为求稳妥,一些社区做封闭式管理,部分县、乡、村规定人员“只出不进”。人口流动管住了,返城农民工的流动也被锁住了。

说到这儿,有个问题浮现出来了。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有明显的区域差异,东部人口流入地和中西部人口流出地的复工复产动力有明显差别。

因此,东部和中西部各地的地方政府,政策目标本来应该是有明显不同的。但现在的一个问题是,中西部地区通过严格的隔离措施,控制人口流动,连带把东部地区迫切需要的劳动力也“阻断”了。

岛叔所在团队2月16日对全国近80个“零确诊病例”村庄进行调查(注意,这80个村庄是没有确诊病例的),发现中西部地区已流出的外出务工人口,还不足当地外出务工总人口的20%,其中一半还是在2月13日左右流出的。

别忘了,返工后14天内,外地农民工要进行自我隔离。这就意味着企业即便复工,也要等到这些农民工回到工作地14天后,短期内难以显著提升产能。

关卡

封闭管理、“只出不进”并非各地疫情管控的普遍做法,仍有不少村镇允许农民工返城。但是,返城过程难言顺利,农民工要通过层层关卡方可如愿复工。

签字审批是第一关。一位在东莞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工说,在返城前,他按规定去村委会开证明。但是因为自己的邻居有武汉接触史,村委会拒绝了签章要求,直至第三次方才签妥。

健康审批是第二关。有些县域规定,申请外出的农民工,须拿到户籍所在地卫健部门开具的健康证,部分村镇要求农民工到一定级别的医院做检查,之后才能拿到健康证。

回程交通是第三关。岛叔所在团队调研发现,许多地方公交不畅,火车、大巴停运。一位从山西晋城赴杭州务工的农民工说,他原本应该到郑州转车直奔杭州,但因晋城到郑州的火车仍旧停运,只得先乘火车北上太原,再搭飞机南下杭州,多了一番折腾。

好不容易回到务工城市,就能顺利开工吗?不一定。从调研结果来看,复工复产的企业多半与疫情防控相关,同时规模较大。这意味着许多非防疫相关行业的企业及规模较小的企业,暂时未能开工复产,这些企业的工人自然无法返岗。加之返程后外地工人须自行隔离14天,这种情况下,若无企业的复工表态或补贴支持,农民工多半不会贸然返城。

最后,留在务工城市、并未返乡的农民工能如愿复工吗?对于部分人来说,答案是否定的。有些城市为了保险起见,对来自湖北和需要经过湖北的农民工持不欢迎态度。据深圳媒体报道,有些年前到现在未曾回乡的湖北籍农民工,被房东赶出门,找不到工作,只能流落街头。“我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早点出去工作。”其中一位农民工说。

岛叔所在的课题组调查显示,归结起来,造成这些“梗阻”的原因大致有四:

其一,中西部省份的县市区域实施封闭管理,要求人口外出必须获得企业复工通知,规定限时离境,且准出不准进,造成无固定企业的农民工不敢申请流出。

其二,大部分县市区域的公交车、大巴以及部分火车车次停运,农村劳动力外出的交通条件严重受到限制。

其三,作为人口流入地的东部沿海发达省份,对劳动力流入设置高门槛。除了来自重点疫区的一律不接收外,所有外来人口一律需要隔离14天,且劳动力流入与企业复工被捆绑在一起,未获得复工审批的企业老员工不允许返回工作地。

其四,部分中年人不进企业工厂的,尚没有找到工作,无处可去。

疏通

2月12日中央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在继续指导疫情防控重点工作的同时,进一步提出要“积极推动企业复工复产”。

疫情防控的确到了最吃劲的阶段,疫情特别严重或风险较大的地区,防控不可有一丝掉以轻心,但不能将这一原则简单化、扩大化。

对于非疫情防控重点地区,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分区分级制定差异化防控策略才是实事求是的做法。若只是一关了之、一停了之、只出不进,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正常生活都要受影响。复工复产中的梗阻问题必须要解决,且迫在眉睫。

疫情防控是系统工程,要科学辩证,要讲方式方法,最重要的,要与经济社会发展现状相结合。因此,“全国一盘棋”十分必要。

如何做到“全国一盘棋”?岛叔认为两点很关键:

第一,应统筹疫情防控重点地区和非疫情防控重点地区的关系。对于前者,防控当然还是第一要务,但也要在疫情防控的同时开展生产自救,不能影响必要的生产活动。对于后者,要摆脱对疫情的过度反应,树立在正常生活中开展疫情防控的思维。一封了之,一锁就死,其实是懒政,既不符合公共卫生防疫的科学经验,也不符合经济生活发展规律。

在浙江省,除省际和温州外,2月19日起将撤除所有的公路防疫检查点。此外,浙江省根据各区县复工率的高低,绘制了与疫情图相匹配的复工率图,据此提出复工率目标:到2月23日为止,风险低的地方复工率要求达到70%以上,较低风险的地方,复工率达到60%以上。

第二,应统筹东部和中西部的关系,两个地区间要建立联动机制。比如,四川与广东、浙江互认健康证明材料,减少不必要的材料审查环节;同时,四川开设专车,将农民工点对点、门对门地送回广东、北京、浙江等省市,截至2月15日,累计发车346辆,运送12763人次。

除四川外,浙江也对运送复工人员多有部署,其中义乌步子最大。其对企业包车、自行返回义乌的员工进行补贴,拿出真金白银鼓励农民工返岗。

这些省市的“撑复工”措施,直中要害,务实高效,值得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