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越来越不在一个节奏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二月十六日,在德国慕尼黑,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台上左一)发表闭幕讲话。   新华社记者 逯
阳摄

作为一个已有57年历史的国际安全领域的年度论坛,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历来将跨大西洋关系作为焦点议题,一度被称为西方世界的“家庭聚会”。然而,在近日闭幕的第56届慕安会上,“家庭”成员摩擦不断,火药味十足。国际社会普遍认为,美欧矛盾越来越大,大西洋两岸越走越远。

“老朋友”上演“对台戏”

今年的慕安会依旧是美欧“斗嘴”的舞台。

据“今日俄罗斯”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慕安会上抛出一番“吹嘘”言论,称“跨大西洋联盟死亡的说法被严重夸大了,西方正赢得胜利,我们正共同努力。”该报道认为,蓬佩奥此番言论是对法国总统马克龙“北约脑死亡”言论的含蓄抨击。

出席慕安会的马克龙很快在演讲中予以回击。他指出,欧洲“正在变成一个对未来没有自信的大陆”。在价值观已经发生改变的当下,欧洲应恢复和莫斯科的对话模式,停止当“美国的资浅合伙人”。

多位出席慕安会的美国政客刻意炒作华为5G技术问题,接连抛出“5G战术是一场特洛伊木马式的骗局”“一味依赖一个5G供应商将破坏美欧合作系统”等荒谬言论。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还将企业之间正常的科技合作污蔑为社会制度输出。这些言论引发欧洲多国不满。

爱沙尼亚前总统托马斯·伊尔韦斯当场对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发起诘问:“如果不用中方的5G系统,那么美国能够给我们什么其他的选择呢?”欧盟及英国、德国等明确表示,在5G建设上不会排斥特定企业。英国官员更是坦言,美国提供的相关情报资料缺乏“确凿的证据”。

针对“美国优先”这一理念,多位欧洲领导人发表批驳观点。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表示,欧洲“最亲密的盟友”美国实行自私的外交政策,正在否认国际社会的共识。马克龙甚至直言,“欧洲的期望与美国截然不同”。

“今年的会议反映了联盟的分歧和不安。”《纽约时报》评价称,今年的会议主题“西方缺失”表明,面对更加多样化的世界,关系密切的盟友产生了动摇,失去了竞争力。”美国《华盛顿邮报》甚至直接以“大西洋鸿沟:美国吹牛和欧洲不安”为题进行报道。

《2020年慕尼黑安全报告》指出,“西方缺失”是指一种被广泛感受到的不安,这种不安源于“西方”持久目标的不确定性和“西方”共同立场的缺失。

多个重大议题裂痕加大

会场内争吵不休,会场外更是火药味十足。

近日,美欧持续升级的航空补贴争端重燃“战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称,自3月18日起,自欧盟进口的大型客机关税税率将从10%升至15%。其实,一段时间来,美欧相继在钢铁、汽车、数字服务、航空等多个领域向对方挥动“大棒”,自贸谈判前景渺茫。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赵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经济矛盾历来是美欧关系的一个焦点。美国一直认为双边经贸关系不对等、美国市场的开放度远高于欧洲,且美国对欧洲有巨额贸易逆差,是欧洲在占美国便宜。”

经贸争端是美欧矛盾的一个侧面。当前,在军事防卫及地缘政治等议题上,美欧裂痕不断加大。

“大西洋两岸正越走越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向记者指出,冷战之后,美欧共同的战略敌人消失,欧洲逐渐产生追求独立防务的离心倾向;而美国对欧洲采取一种“多取少予”的态度,希望减少自身的同盟义务,同时敦促欧洲增加防务费用。在伊核等地区事务上,欧洲遵守国际条约和国际法理,注重维持现有国际秩序和国际道义,与美国采取“实用主义”的任性态度截然不同。

“蓬佩奥没有把所谓的‘西方必胜’与稳定的伙伴关系联系起来。”德国《每日镜报》网站近日指出,美国政府看重交易,他思考问题的模式是“赢家—输家”,而不是可靠的联盟,“欧洲再也无法在美国保护伞下休息”。

赵柯指出,在政治层面,美欧对“西方社会面临怎样的威胁”看法不一。美国认为,在大国竞争时代,大国地缘政治博弈将改变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这是西方面临的主要威胁;尽管欧洲不否认这一点,但欧洲国家认为“美国优先”本身也对西方秩序造成了威胁,欧洲要求与美国对等的权利、责任及义务。且欧洲认为,在大国竞争时代,与非西方大国也是可以进行合作的。

双边关系经历“再平衡”

当与昔日盟友“同床异梦”时,面对“西方缺失”这一议题,欧洲的自我意识正不断强化。

在本届慕安会上,德国外长马斯以中东局势为例,指出欧洲应在国际事务中有所作为。他表示,“华盛顿从叙利亚不负责任地撤军,不再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留下了地缘战略鸿沟。如果美国政府继续这种外交政策,那么这种‘鸿沟’必须由欧洲填补。”马克龙也指出,尽管跨大西洋联盟具有重要性,但欧洲必须更独立。

赵柯分析说,欧洲对美国的态度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跨大西洋同盟是欧洲安全的重要保障,欧洲离不开美国;此外,美欧在“什么是一个更好的世界”这一问题上有更多共识,即认为西方价值观和西方制度是最优的。另一方面,欧洲又担心“美国优先”理念将降低美国对保护欧洲安全及开展经济合作的意愿,降低美国对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的承诺,损及欧洲利益。

滕建群指出,从美国方面来看,美国政府未来一段时间将延续现有政策,在向盟友施压、攫取更多利益的同时,继续收缩在政治、安全等领域的责任和义务。但跨大西洋关系不会发生实质性改变,美国不会退出北约,美欧合作依旧大于竞争和博弈。

“西方最大的黏合剂仍然是北约。”德国《每日镜报》网站近日刊文称,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强调,《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仍然是“北约的核心”:当一个国家受到攻击时,联盟会作出共同反应。这具有强大威慑作用。

赵柯认为,当前美欧关系正在经历一个转型调整期。“美欧关系的演变不能简单地用‘从合作走向分裂’来概括,而是一种盟友关系再平衡的过程,即双方重新调整自身应承担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将通过施加压力的方式,迫使欧洲按照美国的想法进行调整。美欧之间仍会有矛盾和分歧,但双方将在调整中进一步巩固关系。”(记者 李嘉宝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2月25日   第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