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重返沙特心机很深(环球热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图为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美国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申克尔(右)参观一处军事设施。新华社记者 涂一帆摄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美国已恢复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附近一处基地的军事部署。这是近17年来,美国再次大规模增加在沙特军事部署。美军的回归反映了美国和沙特对伊朗威胁的担忧。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美国此举对于本不太平的中东局势将有何影响?

渲染威胁寻找驻军借口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军部署的基地是沙特苏丹王子空军基地,现驻有2500名美军,部署1支F-15战机中队及2套“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美军上一次部署该基地是在2003年。在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出兵伊拉克并推翻萨达姆后,美国从沙特撤出大部分军队。美军目前在沙特的核心任务是防止伊朗再度对沙特发动袭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李伟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与沙特紧密的双边关系由来已久,沙特在军事安全、国内政治等多方面都依赖美国“庇护”。虽然沙特近年来试图通过开展多元外交来减少对美国的过于依赖,但基于长期惯性、不稳定局势、没有新替代力量等现实因素,沙特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对美依赖关系。近期发生的美国刺杀苏莱曼尼事件、伊朗报复袭击美军在伊拉克军事基地等事件,使海湾局势更加紧张,也强化了美国与沙特的军事关系。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2019年7月,美国国防部宣布将向沙特派驻美军约500人,驻扎在沙特苏丹王子空军基地,部署爱国者导弹系统并兴建适合F-22等战机起降的跑道,以应对来自伊朗的威胁。李伟建认为,此次美国增加在沙特的军事部署并非“突发行动”,而是具有连续性的军事战略部署。

但美军增兵沙特的举动,被认为是针对伊朗,这引起阿拉伯国家的担忧。《纽约时报》日前刊文称,阿拉伯国家已发出警告,美国如果对伊朗施加过大压力,可能激化该地区的暴力冲突。特朗普政府的此项决定无益于引导伊朗重返谈判席。

2020年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伊斯兰革命卫队8日凌晨向驻有美军的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了数十枚导弹进行报复。美国财政部10日宣布对伊朗实施新的经济制裁。美伊冲突一度激化。

“美国此前一直渲染伊朗威胁,加剧中东地区紧张局势,某种程度上也是巩固自身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李伟建分析指出,海湾地区国家缺乏安全感,有利于美军寻找理由继续在海湾地区驻军,同时乘机向海湾地区国家推销武器,收取“保护费”。

构筑对伊朗军事遏制“弧”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沙特人10多年前因摆脱美国驻军而感到轻松,最近则因缺乏美军支持而忧虑。

“沙特的不安全感不完全源自伊朗。”李伟建认为,近年来伊朗对中东地区安全的所谓“威胁”在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上台后构建起来的,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重新引燃了本已趋于平静的海湾局势,也让沙特重燃起利用美国削弱伊朗的希望。但沙特面临的真正威胁并非伊朗,因为这些年“伊朗并没有变得比以前更加咄咄逼人”。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胡塞武装的反击、伊朗和沙特的地缘政治博弈,以及也门战争和记者卡舒吉遇害后土耳其公开发难,欧洲大国对沙特的武器禁运,都使沙特受到一定的孤立,沙特需要利用美国增强在地区乃至西方世界的影响力。

“美国军事重返沙特有多重目的。”孙德刚分析指出,首先,美国通过军事部署这一举措,进一步显示对沙特、阿联酋和巴林等盟友的安全协防义务,阻止俄罗斯填补权力真空。其次,苏莱曼尼事件后,伊拉克要求包括美军在内的外国军队撤离。美国考虑到与伊拉克政府的关系,不得不撤出在伊拉克的部分军事力量,重新加强在沙特的军事部署,以遏制伊朗在海湾的军事扩张。此外,通过加强对沙特的军事部署,美国进一步强化对海合会国家的军售,维护和推销“爱国者”“萨德”等防空系统。

“在沙特巩固军事存在可以使美国在伊拉克、科威特、卡塔尔、巴林、沙特和阿曼的军事基地连为一片,形成对伊朗的军事遏制‘弧’,使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从战略进攻转向战略防御。”孙德刚指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伊朗是东地中海地区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的国家。孙德刚认为,美国此举将进一步压缩伊朗的政治生存空间,加上当前伊朗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主要精力放在国内,在中东的军事部署恐将进入收缩期。

海湾仍是美中东战略重点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如今近20年过去,人员规模明显缩小的美军重返沙特,反映美国在周边地区军事存在出现的变化。

孙德刚认为,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减少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同时军事重返沙特,表明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军事战略布局的调整,特点是“整体收缩、重点推进”。

“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收缩是大势所趋,特朗普上台后对美军在中东的军事部署进行调整。”李伟建认为,特朗普要从安全风险较大、政局动荡不稳的国家逐步撤出军事力量,转而在相对稳定、且收益较高的国家驻军。美国一方面要从伊拉克、叙利亚等国撤军,另一方面要增加在沙特驻军,这一调整明显反映了特朗普政府既不愿过多卷入中东地区冲突,又想确保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及对中东事务的主导权的真实意图。

“伊拉克的反美情绪正在上升。”《纽约时报》报道称。在苏莱曼尼事件后,伊拉克受伊朗威胁,安全性较低。伊拉克不希望美军继续在伊拉克驻扎,美国也需要一个既能够保持美国军事存在,又相对稳定、相对安全的驻军地。此外,叙利亚不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因此美国在叙利亚执行超脱政策,乐见土耳其和俄罗斯地缘政治争夺公开化,从而达到特朗普政府离间土俄的目的。

“美国在海湾地区加强军事部署,表明在海湾、东地中海和北非三大战略要地,美国的战略重点仍在最富有、经济最有活力也最稳定的海湾地区。”孙德刚分析指出,美国在这重点地区加强军事部署,使海湾地区继续成为美国的“后院”,避免海湾国家在域外大国之间开展“等距离外交”。

《纽约时报》援引政府官员与专家的观点称,美伊间的僵局可能持续至少一年。由于伊朗正面临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偶尔的抗议活动,伊朗领导人表示,将在今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后决定,是否与世界大国展开新的核谈判。

本报记者 高 乔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3月03日   第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