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平安,我才放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8日,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贵州医疗队的叶青与康复患者分别时落泪,她试图擦拭泪水。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

7日,东西湖方舱医院,值勤民警向转院的最后一批患者敬礼告别。人民日报记者 张武军摄

8日,工作人员在已清空的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里清理消毒。柯皓摄(影像中国)

3月7日下午3点14分,武汉市东西湖方舱医院门口,载着59名新冠肺炎患者的两辆大巴缓缓启动,宣告武汉首批最大规模方舱医院收治“清零”。民警张警星站在原地,对着远去的车辆敬了一个礼。

位于武汉客厅的东西湖方舱医院,是武汉市最早征用改建的方舱医院之一,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牵头3天内建成。

进入休舱倒计时,山东省援助湖北护理专业医疗队护士长唐晓培看着患者离开的舱门,喃喃地说:“他们当时就是在这个通道登记信息、办理入住的。”

“期待不戴口罩与你相聚”

“731、806……”7日下午2点,方舱广播在清点患者床号。记者穿过三道单开门,进入方舱内部。转去雷神山医院的患者在此集中。4个小时前,最后一批25名患者治愈出舱。

“希望能快点健康回家。”64岁的患者李腊梅打扮得很精神,在医护人员帮助下打包行李。“大家对我这么照料,有些舍不得。”

9岁的俊叶2月19日和家人一起进舱,是舱内年龄最小的患者。“在这吃得蛮好,今天大人好像比平时开心一点。”俊叶说。

3月1日,C区床位清空。5天后,A区剩余20名患者转到B区,清舱节奏加快。“看到病人好转是最开心的事。”现场一位医护人员说。

据了解,东西湖方舱2月7日开舱,累计收治患者1760人,治愈患者868人。

宁夏援鄂护理医疗队护士侯月珍说,前两天治愈出舱的患者黄玲已经成了她的姐妹。“黄玲和丈夫、女儿分住在方舱不同区,身体难受、心里牵挂,刚来时总偷偷流眼泪,我就多关心多安慰她”。黄玲是武汉最早抢救新冠肺炎患者的医护人员之一。没多久,侯月珍就接到了黄玲的报喜微信,“转阴了,期待不戴口罩与你相聚。”

此刻,在场医护人员守候在离去通道的一侧,每个人都能说出一两个这样的故事。

唐晓培背着一个自制的紫色布袋,里面装着送给出舱患者的中药香囊,写着“平安”二字。“2月9日我们山东队开始上岗,今天荣幸地守了最后一班。”她说,有患者走近观察她的眼睛,说要记住她是姐姐还是妹妹。

“开舱。”下午3点10分,患者排队走出舱门,时不时听到“谢谢”“加油”。一位穿着橘红色外套的患者说,“今天穿了春天的颜色。”

“比平时更忙,但心里高兴”

下午4点26分,记者收到方舱民警杨艾兵的微信,“我们到了。”方舱剩余59名患者已经转往雷神山医院。杨艾兵负责1号车患者,“比平时更忙,但心里高兴。”

24岁的杨艾兵是武汉市公安局东西湖区分局巡警大队的辅警,2月25日作为第二批执勤警力进入方舱轮换。他对一位陈姓患者印象深刻,“他拉着我的手说‘你们对我真好’,但我们只是做了件小事”。杨艾兵了解到这名患者有糖尿病不能吃甜食,就及时为他更换食谱,并统计了舱内哪些患者有特殊饮食需求。

“方舱民警工作内容很细致。”东西湖区分局政治处民警董宏祥告诉记者,“我们想把舱内打造成临时生活社区,患者就是居民,大家都是邻居,有需求就找警察帮忙。”

记者看到,舱内装饰很温馨。墙上贴着一封封手写的感谢信,还有不少励志的漫画标语。

负责护送患者的方舱护理部人员张小敏,正和雷神山医院的工作人员交接转院事宜。“第一批入住患者名单就是我整理的,要有始有终。”张小敏是中南医院的一名护士,开舱第一天从下午4点忙到第二天凌晨3点,一个月来已经参与过2次大批量患者转运工作。“相处久了和患者很亲近,他们平安,我才放心。”她说。

更多方舱医院完成使命

舱外,药房的医护人员正在对医疗物资进行最后一轮盘存,要在休舱前完成这项工作。“我们2月4日就进舱了。”26岁的刘朋说,很长一段时间,要从早上8点忙到深夜2点,“来了就要干好”。

方舱门口搭建的帐篷前,标注着“护理部”“院感部”等,其中有一间叫“指挥部”,3月8日上午,方舱各部门负责人在此例行开了晨会,出舱患者的情况跟进与后续工作部署,一步都不能落下。

最初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2月4日,武汉公布改建武汉客厅为东西湖方舱医院,同一天,中南医院副院长章军建紧急调任东西湖方舱医院院长。没有可借鉴经验,大家只有一个目标——将一个1.6万平方米的空旷展厅,改建成收治2000名患者的医院。

3月8日中午12点,东西湖方舱医院正式休舱。据了解,截至3月8日下午,武汉已有11家方舱医院休舱,患者陆续分流到定点医院,剩余方舱医院累计在院患者还剩100多人。(记者 吴姗)

(部分患者名字为化名)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09日   0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