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因油价暴跌引发的“黑色星期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李雷雷.png

这是油比水便宜的日子,却是金融市场哀鸿遍野的一天。

3月6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与俄罗斯的减产谈判破裂。俄罗斯表示,每天只能减产100万桶,但OPEC这一数字是150万。

谈判“不欢而散”后,OPEC主力国沙特阿拉伯打响了“石油价格战”。其大幅调降了售往欧洲、远东和美国等市场的原油价格,折扣幅度为20年来最大。

具体来说,沙特将4月份卖给亚洲的原油定价,以每桶4-6美元的幅度进行下调,而同期销往美国的原油每桶下调7美元。

同时,沙特对外透露,该国4月原油产量将超过1000万桶/日,甚至会达到1200万桶/日的纪录水平。

消息放出后,国际油价暴跌幅度达到30%,创下自上世纪90年代初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其中,布伦特原油价格跌至每桶31.02美元,WTI原油(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跌破28美元/桶。

有人将油价与水价做对比,发现一桶原油按30美元计折合人民币约188元,同样容量的农夫山泉售价却基本超过了200元。

事情还没完。石油因参与期货交易而兼具金融属性。当油价急剧下跌,金融市场的震荡便开始了。

3月9日早盘,富时中国A50指数、日本东证指数、港股恒生指数、菲律宾股票指数等全球多个股指跌声一片,国内期市亦在开盘近乎全线飘绿。

美国股指及期货市场也出现了惊人的跌幅。3月9日晚间,美股三大指数开盘全线重挫。标普500指数跌7%,触发熔断机制,美股三大股指全部暂停交易15分钟。道指跌逾7%,跌超1900点;纳斯达克指数跌7.2%。美股科技股开盘重挫,苹果跌近9%,亚马逊、Facebook、奈飞等跌近7%。

“对市场而言,原油已成为比冠状病毒更大的问题。”金融咨询公司Vital Knowledge的创始人亚当•克里萨弗利(Adam Crisafulli)直言。

很难想象,这一切居然都源于开篇提到的崩盘的减产谈判。

仔细想想,减产原本是产油国当下最理性的做法。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原油需求放缓,油价受到抑制。WTI原油年内下跌32%,布伦特原油则下跌31%。许多华尔街人士预计,欧佩克将进一步减产以提振油价。

那么,谈判为什么不成功呢?我们需要复盘一下谈判前发生了什么。

2018年12月,OPEC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签署减产协议,减产规模为120万桶/日,以10月份原油产量为基准,从2019年1月起开始执行。

2019年7月,OPEC与OPEC+各国决定将继续执行2018年12月做出的日减产120万桶的决定。2019年12月,OPEC+决定在2020年第一季度额外减产50万桶/日,沙特则称自愿额外减产40万桶/日。

2020年3月6日,俄罗斯拒绝减产,减产谈判破裂。此后沙特原油价格暴跌。

中信建投化工分析师郑勇认为,在减产执行方面,沙特最为积极,且减产执行率颇高;俄罗斯在执行减产时反而不是很积极,恰在此时,美国的原油产量不断走高。“典型的囚徒困境,美国持续增产抢占全球份额,俄罗斯已不再愿意牺牲份额支撑价格。”

此时,沙特的降价、扩产举动,无疑是对俄罗斯拒绝减产的惩罚。

“欧佩克(OPEC)达成了减产的共识。俄罗斯对此表示反对,并表示从4月1日起,每个产油国都可以自由调整本国的石油产量。因此,沙特也在行使自己的权利。”一位熟悉沙特石油政策的人士表示。

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似乎都在采取冒险战略,以获取短期优势,但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教授林伯强看来,此举无疑有“负气”之嫌。

“疫情冲击经济,冲击原油需求,国际油价已经跌至低位,这个时候双方就减产进行博弈,真是挑了一个很差的时机。如果双方不尽快回到谈判桌前,油价下探至20美元不是没有可能。对于沙特等产油国来说,低油价侵蚀了维持这些国家政府预算的石油收入。”

金联创原油高级分析师奚佳蕊补充指出,目前沙特的原油成本大约为10-20美元/桶,而俄罗斯去年公布的成本数据为45美元/桶,推算当前成本约为40美元/桶,油价40美元已经是俄罗斯能够承受的较低价位了,至于美国,能够承受的最低价位在40-50美元附近。

大宗商品市场最具影响力的银行之一高盛(Goldman Sachs)3月8日将布伦特原油第二和第三季度价格预期下调至每桶30美元,并警告称,未来几周可能会跌至每桶20美元。

“当油价较长时间处于各国可承受的临界点的下方,势必会推动他们主动回到谈判桌前。”奚佳蕊称。

行文至此,只剩最后一个问题。油价今后会怎么走?

OPEC联盟决定在3日18日召开一场联合技术会议,继续商讨有关问题,这意味着磋商的大门还没关闭。

“这场会议会是关键节点。要是减产协议达成了,预计油价很快翻升40美元/桶上方;若不成,则继续低位运行,但降到20美元甚至十几美元一桶也就算到底了。这时候,沙特、俄罗斯双方都非常有意愿‘讲和’”。林伯强称。

“在沙特阿美未完成境外股票发行前,沙特很有可能继续带领OPEC联盟推进减产,力保原油价格落在60美元/桶上方。”金联创首席研究员钟健称。

这里,还有一个重要角色不能忽视,那就是美国。钟健认为,30美元左右的极端价位是所有产油国均无法承受的,也是华尔街的金融资本不能接受的。在钟健看来,真到关键时候,美国政府“该出手时还会出手”,努力推动斡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