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区按时抓好春耕春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222222222222.jpg

一年之计在于春,眼下,春耕备耕已从南到北陆续展开。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不失时机抓好春季农业生产,夺取粮食和农业丰收,还需分区按时抓好春耕春管。无论是热火朝天的田间劳作,还是考虑周全的农资准备,抑或精细考量的灌溉调度,都凝结了各地干部群众的心血和汗水,也为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提供了有力支撑。

——编 者

广西博白

抢抓农时 运苗插秧

记者 庞革平

3月12日,天刚蒙蒙亮,广西博白县龙潭镇东岸村的农户谢家庆便挑着秧苗来到田间。只见他左手拿起秧托,右手飞快地从秧托中拔出秧苗,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秧苗根部,弯下腰利索地将一株株秧苗插入田里。随着他的脚步不断后退,一株株秧苗有序地插入水田,形成了一条条笔直的线。

“布谷飞飞劝早耕,舂锄扑扑趁春晴”。连日来,东岸村村民坚持防疫春耕两不误,抢抓农时,备战春耕。田间地头,到处可以看到村民忙碌的身影。他们有的在平整水田,有的在施肥,有的在运送秧苗,有的在插秧,一派热火朝天。

“我们家种了5分多的水田,大概能收500斤稻谷。”农户谢彬在插秧空隙时说,自家的水田面积不大,平时就是夫妻俩在“折腾”。说话间,谢彬的妻子用粪箕挑着一担秧苗走了过来。她把秧苗放在田埂上,卷起裤管就下到田里和谢彬一起插秧。夫妻俩要赶在中午烈日高照前把秧苗插完,以保证秧苗的成活率。

“1号大棚的秧苗可以插秧了,5号大棚的秧苗还要再等等,2号大棚的秧苗是粘米,3号大棚的秧苗是糯米。”在龙潭镇的博白县助农蔬菜专业合作社育秧基地,负责人李武海正在和开着拖拉机前来拉秧苗的农户交代注意事项。

李武海介绍,今年合作社承包了将近4000亩土地,其中1200多亩用于种植水稻。为抢抓农时,合作社聘请了500多名当地农户和贫困群众,目前已经插下秧苗1100亩。

疫情期间,广西建成春耕备耕生产调动大数据平台,指导全区各市、县农业部门做好春耕生产工作。此外,广西农机部门还组织了90.5万台套农机具投入春耕备耕生产,机械化耕作面积达1464万亩,同比增加286万亩。

截至3月12日,广西春耕备耕总进度达到91.8%,春播春种全面展开。博白、合浦、陆川等18个县(市、区)已经开始早稻插秧,已插早稻32.1万亩,同比增加25.3万亩。

河南延津

专家下地 做好田管

记者 毕京津

“一类麦苗要晚管,防止麦苗疯狂长。二类三类得早管,促进麦苗弱转壮。”在微信群里交代完麦田管理的“金科玉律”,吴新德套上带泥的老布鞋就出发了。“都到小麦拔节期了,走,看看去!”

这位1998年就从河南省延津县农业局长任上退休的老党员,22年来坚持去田间言传,在地头身教,给农民传授种田技术。

在文岩街道办事处大潭村,地里绿油油、直挺挺的麦苗生机勃发,已有成年人的小臂那么长。老吴蹑手蹑脚,在麦苗间蹚着走,生怕踩坏这些“绿娃娃”。“冬天的麦苗不怕踩,多分蘖来扎深根;立春麦苗不敢踩,精贵又很脆,一踩就死一大片。”复杂问题简单化,书本名词乡土化,枯燥问题趣味化,难记名词口语化,吴新德搞“四化”教学,农民一听就懂、一学就会、一用就灵。

“‘绿娃娃’长得好,可是刚到青春期。一定要注意浇水、施肥、除虫害。”怎么浇水?“早浇返青水,晚浇拔节水。”如何施肥?“长得壮,让它等;长得弱,早追肥。”注意病虫害,关键是啥?“农药特性搞明白。”80多岁的老吴如今更多是言语教学。“干不动喽!只能耍嘴皮子功夫!”他笑呵呵地说。

“全县100万亩小麦,一类苗占15万亩,二类苗占85万亩,几乎没有三类苗,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同行的延津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学说。今年,在新乡市开展的“千名科技人员包千村”和“百站包万家”活动中,有上千名老吴这样经验丰富的农技专家深入田间地头,指导农民防疫春耕两不误。

据悉,河南省今年小麦播种面积达8550万亩,继续保持稳定。优质专用小麦1350万亩,比上年增加146万亩。全省春季麦田管理中耕1641万亩,追肥3893万亩,化除5459万亩,浇水1756万亩,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98万亩、297万亩、646万亩、175万亩。田间麦苗长势较好,群体合理,个体健壮,根系发育好,生长发育比较协调,苗情为近3年来最好。

湖南沅江

工厂育秧 省时省心

记者 何 勇

年年春耕今又到。不同的是,在长江流域的水稻生产大省湖南,工厂化育秧、调整种植品种,成为春耕的一种新趋势。

益阳沅江市草尾镇上码头村的肖建青,是当地有名的农业种植大户。今年她又流转了1600多亩稻田,购置了插秧机、旋耕机,准备大干一场。

更让肖建青省心的是,今年她再也不用为水稻浸种催芽而劳力费神了。“去年这时候我请了60多人帮工,还忙不过来,心里很着急。早春气候多变,我们自己育秧风险大,遇上恶劣天气,育秧失败,影响一年的收成。”肖建青说,今年她把水稻育秧委托给了镇上的商品化育秧公司。“工厂化育秧,恒温恒湿,设备好、技术新,有专人管理,育出来的秧苗根足、苗壮,成活率高,还可以根据气候调整播种时间,我们很放心。”

记者了解到,沅江近年来着力推广优良品种、推广壮秧苗培育技术和机械育秧、插秧技术。肖建青体验到的,就是这种新变化。

3月13日下午,育秧公司负责人程乐根正在农技员的指导下调试一条全自动育秧播种线。“播种线调试好后,1小时可播种2000秧盘,相当于20个劳动力的工作效率。另外,种谷、育秧基质、肥料都已备齐,正按农时有序生产。目前已有10多名种粮大户订下了8000多亩地的秧苗。”

目前,这家育秧公司在沅江市草尾镇乐园村设立了技术研发基地。“今年春耕,公司供应4000亩早稻机插秧苗。目前,已平整秧田30亩,浸种1万斤。”程乐根说。

据湖南省农业农村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按照全省全年粮食面积在6900万亩左右、产量590亿斤左右的“双稳”目标,把任务层层分解到县、乡、村和农户。突出抓好早稻专业化集中育秧,力争全省早稻集中育秧面积1000万亩以上,稳定和带动双季稻生产。

新疆阜康

农资供应 储备充足

记者 李亚楠

“播种后有些种子出苗慢、烂苗,这种问题都是由种子未经催芽处理就播种引发的……”新疆阜康市九运街镇新天业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闫新虎这几天通过网上直播的“农e网课”学了不少知识,“这是镇上给开的课,有农机方面的,也有种植方面的,有疑难问题还能预约到场指导服务。现在网上备耕很方便,搜一搜,相关农业新政策、各种农产品市场行情信息、种植技术都能查到,打个电话谈一谈,各种农资就订好了。”

听完直播,闫新虎接到电话,两辆大货车拉着种子、农药、化肥、滴灌带等,马上就到了,需要人接货。一边打电话通知合作社成员,闫新虎一边快步向合作社走去。整整花了一上午时间,这些农资才被整整齐齐摆进了库房。这批货是年前订的,最近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厂家抓紧时间送来了货。

“合作社1万多亩地,这些农资储备量基本能满足今年的播种需要,如果缺啥随时给厂家打电话就能送货上门。”闫新虎向记者介绍完,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兴全,那几头‘铁牛’你带人看了没有,有没有啥问题?”

“7台农机昨天全部检查了一遍,有些小毛病的下午我找人摆弄摆弄,再开到地里调试一下,不影响下种。”合作社生产负责人王兴全看了看头顶的太阳,用脚尖在门前的地里划拉了两下,“按照现在这个气温,估计不到月底就能解冻了,还剩下几百亩地没翻,到时候得抓点紧。”

据自治区农业农村厅调度,新疆全年农作物意向种植面积7064.29万亩,整体呈“一稳一减三增”态势,即:小麦稳、棉花减、玉米增、蔬菜增、特色作物增,种植结构布局趋于优化。截至3月13日,全区已加工种子、化肥、农药和地膜供应满足率均超过85%。

河北东光

协调用水 精准调度

记者 史自强

3月13日,河北东光县找王镇西店村,随着村民王树航按下水泵开关,汩汩的水流便从一旁的沟渠引入他家的小麦地里。

在以往,为应对春灌需求,一些农民直接将邻近河流中的水大量抽入田中。“如此‘大水漫灌’,着实浪费。小麦本就耗水,需浇三四次,而那样一次的水量本够浇两次的。”西店村用水者协会负责人王燕臣说。

为科学调节全村春灌等农业用水,西店村成立了用水者协会。“从河里抽上来的水,不直接入田,而是先汇入村中的集水坑塘,再由坑塘分流,进入多条小型沟渠直达各户农田附近,种地农户按需、按量取水用水。”王燕臣说。

王树航一边浇地,一边观察着用水量。“现在灌田都得注意看‘字儿’,泵表上‘字儿’走多了,造成了浪费,协会用水监督员会批评的。”

王燕臣介绍说,目前西店村总共有两座坑塘,一大一小,大的约占地80亩,小的约5亩。“坑塘和沟渠都有专人维护,尤其是春灌时期,协会雇了五六个村民,在灌溉间隙,负责坑塘蓄水、疏通沟渠和完善灌排设施,确保农户能顺利取水灌田。”

东光县水务局局长刘旺表示,目前全县像西店村用水者协会这样的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正常运转的已达200余个。在春灌期间,这些组织发挥了很好的节水调水“微调节”作用,维护了灌溉秩序。

记者从河北省水利厅获悉:2019年,全省平均降水量为443毫米,比正常年份少17%。为适应春耕生产,抗旱保灌,省水利厅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协调岗南水库、黄壁庄水库等及时开闸放水,满足春灌需求。今年全省春灌计划用水量7.8亿立方米,覆盖面积376.9万亩。

与此同时,河北各级水务部门根据农作物需水要求,积极做好春灌用水规划,强化协调调配,充分发挥农民用水合作组织作用,做到春灌用水调度使用“总体更协调,细部更精准、科学”。

图片说明:

图①:广西博白县龙潭镇东岸村村民在农田劳动。

骆泓铭摄(人民视觉)

图②:河南汝南县三桥镇沙口村,植保无人机在对麦田进行除草作业。

孙 凯摄(影像中国)

图③:新疆阜康市九运街镇新天业种植专业合作社成员在检修农机。

本报记者 李亚楠摄

图④:湖南沅江市草尾镇上码头村的肖建青在翻耕水田。

本报记者 何 勇摄

图⑤:河北东光县找王镇西店村村民正引用沟渠水为麦田春灌。

本报记者 史自强摄

图⑥:海南三亚市天涯区妙山村的农民在田间插秧。

陈文武摄(影像中国)

版式设计:张丹峰

《人民日报》(2020年03月17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