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有些比利时家庭已经快“揭不开锅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据RTL)在比利时,新冠病毒带来的不只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一场经济甚至是家庭危机。125万人临时失业,虽然政府相继给出一些经济补偿,但对真正的损失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因此,许多公民不得不面对金额巨大的财务困难。Daniel一家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这位三个孩子的父亲刚刚丢了他校车司机的工作。

Daniel和他的爱人住在Dinant大区的Anthée市。这对伴侣刚刚迎接了生命中最好的礼物——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在两周前出生了。“我的孩子们是我最大的骄傲。”Daniel欣慰地说道,他已经有了一个12岁的女儿和一个6岁的儿子。

本来,对这个小家庭来说,生活应该是美好而充满希望的。然而,新冠危机却为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冲击和生存考验。

“我和爱人的收入一共减少了1000欧,我们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Daniel是一名校车司机。3月18日以来,这位50岁的父亲就暂时失业了。4月3日,他正式被辞退。“我在这个雇主这工作了六年。学校关闭以后,我的雇主就没有再延长我的合同。”Daniel这样说。他的伴侣是一名家政人员,目前正在休产假。

结果就是,这个小家庭现在要面对这样一个彻底改变了的家庭财务状况。“我和爱人目前是同居状态。我现在每个月只有450到500欧元的收入,我爱人的工资也降到了850欧。我们两个加起来一共少了1000欧的收入。而这个家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Daniel说,从今以后,这个五口之家每月的生活费就只有1350欧元了。“今天是这个月的六号,我还剩700欧元,可我的房租就要这么多钱。现在我们的财务状况十分紧张,我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3月18日起,像其他瓦隆人一样,Daniel和CPAS取得了联系。他那时处在暂时失业状态,只能领取到平常工资的70%。但当时他并没有享受经济补助的权利。“我和爱人的工资加起来超过了1589欧的最低收入门槛,我们就不能申请CPAS的补助了。”Daniel表示,申请被拒让他感到十分愤怒。

现在,Daniel丢了工作,家庭收入低于最低收入门槛,就可以申请CPAS(穷人低保)的补助。“我从没申请过CPAS的补助。我工作了18年,让我去向CPAS伸手要钱,我感觉很没面子。可是我又觉得,是我让家庭陷入了危机,我就得承担责任让她走出来。”Daniel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责任,但他心里仍然感到愧疚。

尽管他对家庭的现状表示担忧,他还是对CPAS的建议表示了感谢。社工们给了他一个很重要的建议,Daniel非常想跟我们分享。“他们说如果我只能付得起一样(房租或养家)的话,我可以不付房租了。他们理解,我得首先养这三个孩子,支付日常开销”,他解释道。Daniel后来又补充说,“我现在要在付房租和养活家人之间做出选择,这太可怕了。” “CPAS跟我说,如果房东决定起诉我,我将有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做出反应,不过,欠下的租金还是要在以后补上的。要是有个自己的房子就好了,可我也得买得起啊。”

Daniel开始找新工作了。因为担心直到学期结束都没办法再做校车司机的工作,他向好几个超市投了简历,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好消息。“他们现在不肯招人,能保证现有的员工仍然有工作做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也不想做风险很大的工作,不想把病毒带回家里传染给我的三个孩子。”

“很多人感染病毒去世了,但是其他人被病毒置于不可想象的苦难之中。”

现在,Daniel正等待Onhée的CPAS处理他上周五提交的文件。“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敢动这700欧,我甚至不能去买菜。实话实说,我能把冰箱装满吗?我能加满油吗?我能开暖气吗?CPAS一天不答复,我们就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等着。”

Daniel在为自己的情况焦心的同时,他也想到了其他新冠危机的受害者。“很多人感染病毒去世了,但是其他人被病毒置于不可想象的苦难之中。情况还可能会更糟。我们被强迫停止工作,而政府却不承担任何责任。他们至少应该给我们发工资让我们能体面的活着。我们不想失业。可一旦没活干,我们就只能拿平时一半的工资。”他强调道。Daniel希望能够尽快收到CPAS的回复,他也一直没有收到临时失业的补助。“工会跟我说一切正常,政府承诺尽快向我发放补助,可我一直没收到……”

CPAS的援助可能有多种形式

像之前解释的一样,Daniel有申请CPAS补助的权利。Anthée市CPAS的领导Roxanne Scaille告诉了我们援助的种类和方式。“除RIS申请外,其他申请并没有门槛限制。”

所有的申请都是根据申请人所述情况具体分析的。“一切都取决于申请人所述情况。如果我们认为涉及到了申请人的尊严问题,CPAS一定会介入。最终决定是基于家庭状况和财务状况的分析做出的。我们也会考虑到个体差异,如分析他们的开销和收入状况。比如,如果申请人工资非常低但他每月话费400欧,我们会据此做出一定调整。”她解释道。

但是,CPAS具体何时会介入呢?“通常情况下,如果一个人收入低于最低收入,他会提出申请。申请补助的种类很多,比如油费补助、水电费补助……总体来说共有两种援助形式。一是社会援助,比如心理咨询或者房租补助。之后申请人可以提出社会援助申请,获得经济补助或是接受我们提供的工作岗位,以便改善现状。资助金额从639.27欧(与人合租的人)到1295.9欧(要养家的一位家长)不等。

一般申请会在30天内得到回复,但紧急申请“一周内就能得到回复”

一般申请会在30天内得到回复。“但是,我们理解在有些困难的条件下,申请人等不了这么久。通常,我们能在提交申请后的一周内做出决定。” Roxanne Scaillet解释道。

尽管现在情况特殊,但是Anthée市 CPAS收到的申请数量并没有大幅上升,“不过我认为,申请增加是迟早的事。”

这次疫情对众多比利时人的生活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可这还不包括医疗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