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 让李峪村出了名(逐梦小康)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村民王全照表演魔术。 李哓斌摄

村民们在出演《太行丰碑》实景剧。 李哓斌摄

郝兰英在舞台上表演魔术。 陈春祥摄

王竹红在表演魔术。 资料图片

逐梦人:王竹红

山西省武乡县李峪村人,卖过油条,开过小卖铺,却靠着一股子钻研劲儿,耍魔术“出了道”。在他的带领下,不到千人的村子有近1/3的村民成了魔术师。他们不仅在当地搭起舞台当演员,还到周边演出。

王竹红的记事本

“那一年,刘谦登上了春晚,魔术走进寻常百姓家;那一年,我当选为李峪村村支书。当选的一刻,也是我正式‘出道’的开始。”

王竹红站在桌前,围观者们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任何细节。桌上三个核桃,两只碗。碗底各扣住一个核桃,一只手把剩下的那颗核桃抓起来,做一个往里扔的手势。手里瞬间空无一物,把碗翻过来再看,碗底已变成两个核桃。核桃被眼睁睁地“扔”进倒扣的碗里。

这只是开始。随着王竹红左右手翻飞,核桃像是凭空长了翅膀,不断被他忽视物理规律般地从左扔到右,从右扔到左,到最后,三个核桃“闪现”到了同一个碗底。围观者们目瞪口呆。

小摊主苦练魔术手

山西省武乡县李峪村,魔术在这里扎了根。74岁的郝兰英在旁边偷笑,向记者解释这叫“三仙归洞”。表演者王竹红比她小20岁,却是她和村民们魔术职业的领路人。

专业的表演,很难让人把王竹红和一个曾经卖油条、开小卖铺的村民联系在一起。

家境贫寒的王竹红,早早地开始做生意,“摆过地摊,卖过麻汤,也开过门市部。”可“魔术”这个东西,让王竹红尤其着迷。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他想尽办法问师、看“秘笈”,但在魔术这个圈子里,讲究“看破不说破”,一般人不愿意告诉他“法门”。

王竹红的手活是自己慢慢练出来的。“所谓‘鬼手’,要快,讲究速度,这离不开日复一日地练习。”一个看似简单的“硬币进玻璃杯”,他一练就是十年。

乡亲们都知道他手上有功夫,但除了一帮小孩子,没人觉得他“务正业”。2009年,那一年,刘谦登上了春晚舞台,帮助魔术走进中国寻常百姓家;那一年,王竹红担任了李峪村村支书。

带着乡亲们一起干

浊漳河的水,哗哗地流,枯草甸的绿意冒出头。

山西境内,太行和太岳两山呼应,把夹在中间的武乡“拉扯”得褶皱不平。李峪村就坐落在这山水间。

王竹红从小在李峪村长大。村子里有100多贫困人口。当上村支书的王竹红,第一时间就表达了他的想法:教会更多村民“魔术”,出去表演多挣钱。

但他清楚地记得李峪村两委会上,村民们满脸的不理解:“这种把式还能挣到钱?有那个时间,不如好好‘务’那几亩地。”

从一开始被寄予厚望,到被人戳脊梁骨议论,王竹红成宿睡不着觉。“我这头上的头发,就是从那会开始掉的!”王竹红开玩笑地摸着有些秃的脑袋。他想了个办法,决定从“娃娃”抓起。

“娃娃们对这个感兴趣,学得也快。其实有些道具魔术门槛没那么高。”王竹红把几个“入门”的魔术教完后,节假日带着娃娃们出去表演。“一开始就是去周边的乡镇,谁家有个红白喜事,我就带着几个孩子主动找过去,免费表演。孩子们一场下来,都能拿到三五十块钱的红包。”他们哪知道,这钱是王竹红自掏的腰包。

很快,孩子们靠魔术表演挣到钱的消息传遍了李峪村。郝兰英就是为数不多一开始就跟着“潮流”学魔术的。“我学的时候已经60多岁啦。”郝兰英上了年纪,但心态年轻,不仅因魔术上过综艺节目,还去参加了山西电视台的春晚,成功转型为一名道具魔术师。

一次,一个周边市企业主动找上门,邀请王竹红领着“魔术师”们去表演,并愿意支付5万元报酬。王竹红知道,自己迈出了转型第一步。越来越多的村里人看到一个直观的现实:跟着学魔术,就能多挣钱。

魔术小镇再升级

到2015年,这个不到千人的村子,有近1/3的人跟着他学会了简单的道具魔术。

“随便拉个出来,都能上台露两手。”随着王竹红带着他们不断去周边演出,村里人对他的质疑声音也越来越小。

但没有人知道,王竹红想当的不仅是舞台上的魔术师,也想做建设新李峪的魔术师。

“教会更多人魔术,打造一个‘魔术村’只是第一步。”王竹红早就想到了文旅结合:“武乡县是八路军总部遗址和八路军纪念馆所在地,我们村在两个旅游目的地的必经之路上。”

李峪村是“地雷大王”王来法抗战时期的工作地。当年,王来法在此成功试制了石雷、木雷、瓷雷、子母雷、连环雷等20多种地雷,重创敌人,先后毙敌123人,俘敌40余人。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有数十位政要来此参观。“先烈留下了的红色宝藏,我们为什么不能发扬光大?”

地雷大王王来法纪念馆门口,新抽出的细垂柳条爬上了墙。去年,这里接待了5万多名游客。王竹红和村民们也在筑牢根基:他们排练了一场一个多小时的红色主题演出,将魔术融在其中,定期在纪念馆对面的大礼堂演出,大获好评。紧接着,他们又利用村子东北角的地形,修建了一个露天场地,打造成地雷战实景演出场地。

郝兰英也积极参与其中,她在魔术师和群众演员之间切换自如。最难忘的一次,她因离“空气弹”不远,“爆炸”后本能地扑倒在地,被全场观众评为最“入戏”的演员。过去的两年,王竹红带着她参加室内外演出近两百场,她也因此增收上万元。

春分时节,桃花漫山遍野。这不,李峪村也迈上了新台阶,将打造升级版的“魔术小镇”。王竹红兴奋地说,“到时候民宿、餐饮、景点将一体化推进,村里的这些魔术手们,收入将成倍地增长!”(记者 乔栋)

《人民日报》 (2020年04月25日 0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