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人感受到生活的热乎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image.png

图为西安市碑林区第三爱心护理院老人正在进行站立训练。资料图片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赵庆骐和老伴儿唱着歌,老人们围坐一圈跟着节拍鼓掌。

正唱到兴头上,王德仁老人也上了台跟着唱,赵庆骐对他说:“下去下去,影响我们节目效果,我俩排练了一周呢!”

“我以前就是个兵,这是唱我的呀!”王德仁拍拍胸脯说。老人们乐成一团。

这欢快的一幕不久前发生在西安市碑林区第三爱心护理院,老人们自发组织的文艺表演每周都有一两次,老人们在这里不仅能够享受有效及时的医疗服务,还能感受到生活的热乎劲。

自2016年西安市被确定为第二批全国医养结合试点城市以来,西安市探索出了医中有养、养中有医、转型发展等9种医养结合服务模式,构建多层次、全方位、立体式医养结合服务网络,不断织牢织密老年健康服务网。

“医中有养”“养中有医”“医养协作”,破解供需问题

“我们这里有一名老人,情况非常紧急!”今年春节前,西安市碑林区第三爱心护理院紧急接收了一名特殊的病人。“送来时就剩一口气,把我们吓出一身汗。”院长司冬梅说。

“这位老人,没有家人照顾,也不愿意与外界交流,更不愿住养老院。自己在家长期吃方便食品,造成高度营养不良。”护理院医护人员说,“我们为她量身定制了护理方案,每日有专门的营养师配餐。”

“今天我想吃香蕉、点心。”经过调理,现在胃口好了,老人的面色也红润起来,“我觉得身上都有力气了,谢谢你们。”

“许多老人多病傍身,普通养老院无法提供医疗服务,大众对医养结合机构的需求很大,我们护理院有着相对完备的医疗人员和医疗设备,床位一直是满的。”司冬梅说。

一面是老年人对医疗保健、康复护理的刚性需求,一面是医养结合机构少,缺口大。西安市卫健委老龄办主任科员陈清亮说:“截至2018年底,西安市65岁以上老年人112.94万人、占总人口11.29%。回应老人诉求,破解供需问题,把量做大是推动医养结合发展的基础。”

“从企业剥离后,医院停业已经一年了。我们能不能做医养结合?”去年12月,精密仪器公司的职工医院院长许新玲找到西安市莲湖区卫健局“求援”。

西安市莲湖区卫健局副局长贾娅妮说:“你们医院床位有50张,加上旁边的招待所30张床位,经过适老化改造,有条件建立医养结合机构。但更重要的是提前做好市场调研,对附近老人的情况进行摸排,选取适当的运营模式。”得到指导,许新玲的心里有了底。

除了引导机构转型发展,西安市还大力引导“医中有养”(医疗机构开设养老机构)“养中有医”(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服务机构)“医养协作”(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建立就医绿色通道,开展巡诊义诊)等服务模式,为老年人提供保健、预防、治疗、康复、护理、家庭医生签约、健康管理、中医治未病、安宁疗护9项服务。

目前西安市拥有医养结合机构56家,床位12410张,其中医护床位4233张。累计培养各级和各类试点135个。

“家院互融”“互联网+”“三三联动”,惠及更多老人

住院就不能回家,回家就没有医疗照护。这样的两难选择发生在不少老人身上。家住西安市土门街道的梁奶奶今年71岁,患有半身不遂,去年康隆西城长者屋开到了家门口,为她带来了“两全选项”。

这家医养结合社区嵌入式养老院,不仅为老人们提供便利化的养老服务,还与土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签订了医养结合服务协议。土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医联体单位,通过组建“5+N”家庭医生服务团队,开展专家每周巡诊,为老人提供以康复理疗、常见病治疗、慢性病治疗为主的医疗服务。

不久前,梁奶奶起夜频繁,巡诊医师立刻安排护理人员带老人前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化验检查,并开了药。

梁奶奶服用后效果很好,她高兴地说:“不用去医院排队挂号,需要调养就住养老院,想家了随时回去,不光我方便,儿女也方便!”

康隆西城长者屋行政院长杨陟说:“我们还与医院合作开设了急危重症转诊绿色通道,给老人加上了‘保险’。”

目前,西安市引进50多家社会组织参与200余个社区居家和农村医养结合服务,10家医养结合机构升级为区域性综合服务中心,向社区居家老年人延伸服务,推行“家院互融”。累计建立全科医生团队1955个,建立家庭医生工作室292个,累计签约390万人,重点人群签约131万人,老年人健康管理率81.79%,家庭医生老年人签约覆盖率为73.2%。

同时,西安市各区积极探索“互联网+医养结合”模式,让社区养老服务飞上“云端”,惠及更多老人。

西安新城区的一所养老公寓住着5名老人,他们可以通过安装在公寓中的摄像头与医生线上交流,老人说:“在家就能看病,子女还能通过手机APP随时了解我们的身体状况,踏实又放心。”

西安市新城区爱心护理院引进“三三联动”智慧居家养老平台,一方面搭建护理院、社区养老中心、需求老人构成的三方联动,另一方面搭建民政局、老人亲属及护理院构成的三方规范联动。“我们不仅可以整合资源为老人提供多样化的医疗康复服务,还为民政部门提供了数据支持,基于数据管理,未来可以对老人延展更深度的服务。”新城区爱心护理院副院长余尚勤说。

在西安市莲湖区,分散居住的老人可以注册“入住”“虚拟养老院”,每位老人都有一张“名片”,准确记录健康状况、所在位置、医护信息等,老人在家下单即可享受紧急救助、健康管理、就医等定制服务。

“摸着石头过河”,探索创新医养结合发展适宜模式

“医养结合怎么干,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就是摸着石头过河。”陈清亮说,西安市自2016年被确定为国家医养结合试点城市后,探索协作、增设、转型等方式开展医养结合试点工作。

西安市成立医养结合工作领导小组,涵盖卫计、民政、发改、财政等14个政府部门,为推进探索医养结合建立起制度保障。

2018年,西安市成立了老年医养结合学会,吸纳并团结医疗机构、养老机构、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社区以及权威专家,学会不仅可以各抒己见,博采众长,还成为行政部门、养老机构以及医疗机构等环节搭建密切沟通的桥梁。

“边‘吵’边干,‘吵’开了就好干。”西安市老年医养结合学会会长芮海荣说,“以前医养两张皮,要搞医养结合,医院说养老机构不够标准,养老机构说按医院标准所有养老机构都办不下去,各抒己见,只要事往一处想,很多事情就能越‘吵’越明白。”

在探索创新医养结合发展适宜模式的基础上,西安成立了医养结合质量控制中心,逐步建立健全医养结合管理与控制体系,开展医养结合动态监测,及时掌握医疗卫生、养老服务资源供应及利用情况。

陈清亮介绍:“西安市卫健委建立医养结合专家库,让这些专家广泛参与医养结合政策制定、质量评估、教育培训、课题研究等工作中,从高起点建立医养结合政策体系、管理体系和质量评价体系,并开展医养结合试点评估工作,量化打分,划分等级。试点单位申报时有初评、中期有督导、末期有评估验收,达标后每个试点单位有20万—50万元的扶持资金支持。”

截至2019年底,西安市本级累计投入到医养结合的资金达1790.88万元,对社会资本新建床位每张补贴由5000元提高到10000元,对居家养老服务站按8个等级给予10万元以下的一次性建设补贴,同时提高运营补贴。对65岁以上老年人健康体检中增加胸透、B超、双肾、膀胱、子宫附件(女)、前列腺(男)检查等项目。(记者 原韬雄)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5月05日   第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