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服务出口按下“快进键”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image.png

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软件园二期内部分企业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有序复工复产。图为中关村软件园二期内腾讯北京总部大楼办公区。新华社记者 任超 摄

近日,商务部、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公告认定12家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此举旨在把握数字经济发展的重大机遇,加快发展数字服务出口,将基地打造成我国发展数字贸易的重要载体和数字服务出口的集聚区。

12家基地成功入选

此次评审中,包括中关村软件园、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上海浦东软件园、中国(南京)软件谷、厦门软件园和成都天府软件园在内的12个数字服务出口园区,凭借自身良好基础、较强竞争力和影响力,成为首批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

目前,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在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线办公、在线教育、云签约、5G等新模式新业态正在蓬勃发展。

“建设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有利于加快我国数字贸易发展和数字技术应用,培育对外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形成国际竞争新优势,推动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下一步,商务部将会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各基地所在省市制定基地建设的实施方案,研究出台具体支持政策,加快服务出口数字化转型,培育数字服务出口新主体,积极推动数字服务行业扩大对外开放,努力将基地打造成我国发展数字贸易的重要载体和数字服务出口的集聚区。

传统贸易搬到线上

纵观最终入选的名单,12家基地可谓“高手云集”。以位于北京海淀西二旗的中关村软件园为例,这里聚集了包括腾讯、联想、百度、新浪、亚信、滴滴等知名企业在内的700多家高科技企业,就业人员达9万余人。另一家入选的中国(南京)软件谷,各类软件企业超2400家,其中世界500强及世界软件百强企业15家,中国软件百强、中国电子信息百强及中国互联网百强企业就有30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数字贸易的发展涵盖了数字服务对外开放及数字技术应用的方方面面,因此,建设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打造数字产业高地。

“近几年,数字贸易被广泛提及。应该说,数字贸易不仅仅是将传统贸易搬到了线上,还包含了贸易相关的宣传、交易、结算等环节,是集数据、数字技术、数字产品为一体的整体转型。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相当于国家级数字产业发展聚集区,在此基础上侧重于出口方面的转型和赋能。”盘和林说。

值得注意的是,专家同时呼吁,对于数字服务出口这一新生事物,需要从创新的角度去制定新的政策,要支持也要监管,要包容也要审慎,努力做到政策既有监管作用,又不妨碍新生事物成长。

“筑巢引凤”聚人才

作为国家首次评选的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入选的12家基地又会迎来哪些新的发展机会?

在盘和林看来,首批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将会从3方面进一步激发基地的发展潜能。“一是产业发展,12家基地本就以高新技术企业为主,此次入选名单意味着未来更多的外部支持及更大的集聚效应,将推动产业持续快速发展。二是技术应用,数字产业发展将不再单一以技术发展为导向,更要注重实际应用,技术的发展将会更具有针对性。三是人才聚集能力增强,目前我国数字贸易相关人才缺口较大,这些基地或可发挥产业集聚形成的人才吸引作用,帮助实现人才的聚集、培养与提升。”

盘和林表示,在基地建设中,想要扩大数字服务出口、发展数字贸易,必须要有数字经济的产业基础作为后盾,这就要求各地在基地建设中要继续稳扎稳打,保证数字产业发展的同时,思考新模式和新业态的形成。

“与此同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建设,说到底还是要进行出口。不同于传统高新区、数字产业园建设,基地建设要对数字服务出口行业有所偏向,这里主要指一些针对数字贸易方面的技术研发和应用。在建设中还要有大格局,我们要打造的不仅是服务本国的数字服务出口基地,更是全球性的,因此从一开始就应以高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做到领先,达到足以制定产业的游戏规则和标准的地位。”盘和林说。(记者 孙亚慧)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5月06日   第 0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