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疫情冲击下,欧美试图“改造”经济全球化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cdbf6c81800a19d897c6312b57501f8da71e4603.jpeg

5月4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佩戴口罩的行人经过欧盟委员会总部大厦。(图片来源:新华社)

【编者按】

5月7日起,海外网推出“疫情下的西方之变”系列评论,从西方内部关系、西方经济、西方社会思潮等维度,深入分析疫情给西方世界带来的变化。此为第二篇。

————————————

早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前,西方国家内部有关经济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争论就已接近白热化。在此次疫情期间,美国首先禁止3M公司向欧洲出口N95的口罩并号召3M在海外的生产基地把产品全部运回美国,欧盟立刻出台争锋相对的措施……西方国家内部种种逆全球化之举显示出,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使欧美改造经济全球化的愿望更加急迫,政策导向将更加清晰。

西方国家对于经济全球化的利弊得失的认识有一个渐进过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对经济全球化利益分配格局“弊大于利”的认识在西方国家越来越占据上风。但一段时间以来,欧美国家的主流政策是对经济全球化进行“有效管理”,主要手段是通过提高对外谈判要价、加强双方在规则和标准领域合作来削弱竞争对手并维持自身核心地位,欧美曾试图达成的“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TTIP)”谈判是这期间的“代表作”。但随着特朗普上台和欧洲民粹崛起,TTIP宣告流产,欧美开始采取“对等、公平”等原则来重新规范与其他经济体的关系,核心是通过提高贸易和投资保护门槛来进一步削弱竞争对手,同时将产业调整放上了议事日程。

在疫情之前,美国特朗普政府就已提出“制造业回流本土”的政策诉求,欧盟也在法、德等国推动下提出了维护“欧洲经济主权”的主张,并在此名义下推行“欧洲产业战略”。疫情冲击下,欧美经济在供需两端都遭受打击,在服务业、交通运输等率先受困后,机械设备、电子、纺织和奢侈品等行业再遭重创。大范围的停工停业和难以同步的复工复产加剧了欧美经济困境,产业链和供应链部分断裂也暴露出居于全球产业分工顶端的欧美对于全球市场的“过度依赖性”。疫情期间欧美各国医疗防护物资的普遍短缺,则进一步放大了其在现有产业布局中的“劣势”。疫情对经济尤其是产业链供应链的冲击,将使欧美放弃管理经济全球化的主张,转而更明确地将改造经济全球化作为今后的政策导向。欧美在疫后维护“经济和产业安全”的产业布局调整方向将进一步清晰。

首先,在新兴和战略产业实现全产业链布局将成为欧美国家的主要趋势。在市场规律作用下,疫情之前美国特朗普政府有关“制造业回流本土”的计划受到来自产业界不同程度的抵制,推进缓慢。但疫情期间美国暴露出来的产业链在外和失控问题,被美国政府加以政治利用。这不仅将进一步坚定美国政府推进相关产业回流的决心,也将帮助美国政府将“维护安全”而非“创造利润”树立为新的政治正确性,从而消除来自产业界的抵制。欧洲在疫前已经推出产业发展战略,提出要在绿色、数字等新兴产业和能源、电子和基础设施等战略产业实现全产业链布局并发挥引领作用,疫情将加快其行动步伐。

其次,疫情期间医疗物资和设备的普遍短缺,将使欧美国家把医疗、粮食等事关安全的产业纳入战略考虑,推动对关键产业的供应链实行就近布局。美国特朗普政府在3M医用口罩的生产和供应问题上的表态,可以被看作是今后美国供应链调整的方向。而“整个欧洲不能生产一片扑热息痛”“70%的医疗防护设备在欧洲以外生产”的痛苦经历,也将促使欧洲更积极地实施其供应链改造计划。但在汽车、航空等基础制造业领域,由于重组成本过高且利润流失过大,欧美仍将遵循靠近主要市场和原材料来源地的原则,大动干戈的可能性不大。

在欧美改造经济全球化的政策导向下,现有的经济区域化将继续升级,并可能取代现有的全球产业布局和分工,成为全球化新的经济基础和形态。美国着力打造的美洲自贸区、欧盟推进的泛欧洲经济区和亚太国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渐成三足鼎立之势,预示着未来经济全球化的一种新态势。

不过,欧美改造经济全球化的政策导向下,依然需要面对两个无法回避的难题。

一是欧美能否确立经济合作新格局的问题。在疫情之前,欧盟基于在出口和投资方面对美国的高度依赖,表达了与美国“尽快达成贸易谈判”的态度。这其中既有欧盟希望通过稳固经贸合作来维护自身经济利益的目标,也有希望通过谈判方式来继续对冲特朗普式单边手段的考虑,但对和美国达成实质性成果的难度欧盟心知肚明。

在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关税富国”的政策下,近年来欧美在经济领域内的竞争已逐渐公开并放大。只要美国政策不出现重大变化,欧美产业之间的同质性竞争还将加剧,在加强各自区域经济布局基础上的利益矛盾还将继续积累。更何况,在疫情期间欧美关系由于旅行禁令、疫苗争夺和医疗物质争夺等产生出新的矛盾,为疫情后双方能否在经贸合作上更进一步制造了更多障碍。

二是经济区域化能走多远的问题。尽管经济区域化将成为一种趋势,但仍将是一个渐进和曲折的过程。经济区域化发展的前景不应是各地区实行经济割据,这将完全丧失市场比较优势带来的利益,得不偿失。如果欧美将经济区域化发展当成“排除新兴经济体竞争”的手段,不仅解决不了其“安全关切”,还会严重损害其经济利益。如果欧美有借区域性发展改造经济全球化进而达到“去中国化”的目的,将在自身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之间制造出巨大矛盾,更加不切实际,最终也会殃及自身。中国作为巨大市场的吸引力、进一步改革开放的红利还远未释放出来,欧美资本仍然会执着地追逐利益。离开中国市场转向其他地区,并不能确保欧美获得更多安全。

毫无疑问,疫情之后的经济全球化会以吸纳新要素的方式继续发展,现有的利益分配格局也会出现自我调适。但必须明确的一点是,无论欧美是通过产业重组来维持其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核心地位,还是通过升级规则和标准来维持其在经济全球化中的支配地位,如果只是以“维护各种安全”为理由、以离开经济全球化的汪洋大海为代价,退回到以区域经济为壁垒的状态,都将面临难以解脱的困境。

(崔洪建,海外网智库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推荐阅读

一评“疫情下的西方之变”:疫情蔓延,70年大西洋联盟裂痕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