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直面比利时的“死亡税”,新冠疫情下会不会“死不起”?。。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死亡税:只在布鲁塞尔地区存在,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市镇都征收丧葬税

布鲁塞尔居民Philippe(化名)近来很不幸。他的老父亲在Woluwé Saint-Lambert的Saint-Luc大学医院住院。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六周后,这位父亲不幸因新冠病毒辞世。当Philippe收到丧葬费用清单时,有一行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丧葬税:213欧元。”他不明白,为啥人死了还要交税!

为了领取“死亡证明”,将遗体搬运至墓地或火葬场,逝者亲属就不得不缴纳这笔税款。另外,有些市镇不将这笔税款称为“丧葬税”,而叫做“遗体搬运税”。

Woluwé的做法不一

“这是一项几乎已经消失政策的遗留,”该部门一位专家表示,“几年前,负责丧葬承办的市镇人员会前往葬礼,用蜡封住棺材。丧葬税正是由这项服务衍生出的。”现在,很少有殡仪员前往葬礼做这项工作了,但这项税款仍然存在。况且,疫情条件下,也没人再出门了……

丧葬税是一项市镇税,也就是说,市镇自治下,每个市镇能够自由决定这笔税款的金额,甚至可以取消。Woluwé Saint-Pierre就取消了这一税款,但他旁边的Saint-Lambert就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措施,该区是征收丧葬费最高的几个区之一:当然,定居在该地的逝者亲属只需要支付83欧,但是外来人口则需要支付213欧。

为什么两个距离这么近的区却存在如此大的差距?原因可能是,Woluwé Saint-Pierre并没有大医院。而在Woluwé Saint-Lambert,布鲁塞尔地区最大的医疗机构Saint-Luc大学医院就坐落于此。这里有全国影响力的医疗团队和设施,因此有很多非定居在这个市镇的人前来治疗。

相关阅读:【比国社会】比利时各地的“墓地(葬礼)花销”差别巨大

不公平?

Woluwé Saint-Lambert解释了该市镇常住居民和外来人口需支付的丧葬费差异,表示这是因为常住人口在市镇定期纳税。该市镇公关部负责人Françoise Rossignol说道,“因此,我们不能说这是不公平的。”

Françoise补充道,在Woluwé,每年有1200人过世,“其中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都在Saint-Luc。”但是,她总结道,“该项税款的金额并不会对市镇预算造成很大影响……”

事实上,这一金额的设定考虑到了之前税收数字:2018年收到180 000欧,2019年收到190 000欧。对于该市镇约1.1亿欧元预算来说,确实是一点皮毛。

市镇又如何解释人死之后还要交税这一点呢?“该税款代表着市镇行政程序的开销。”

“有限的税收空间”

在Uccle(丧葬税为每位逝者120欧),理由就更加直接了。“历史角度来讲,”财政部副部长Valentine Delwart (MR)解释道,“当遗体转移需要经过不止一个市镇时,就需要支付这笔税款。今天,这个理由立不住脚了。但是,市镇现在面临着很大的财政压力,我们的税收空间非常有限。我们又不能随便找个理由征税,所以倾向于不再取消之前就存在的税款,对于市镇政府的收入来说,这部分税收还是很难割舍的。”

2017年12月,Edith Cavell诊所(又名CHIREC),离开Uccle,搬到了Auderghem。医院搬家一事是否会导致Uccle丧葬费收入明显减少呢?“其实没有。我们市镇新生人口数比死亡人口数多得多。”从数字上来看,我们仍能发现市镇收入的减少:2016年,CHIREC搬离Uccle之前的最后一年,Uccle共有1206人死亡,市镇收取丧葬税共131 779欧元。2019年,死亡人数下降至1036人,丧葬费收入117 380欧元,相比之前下降了约10%。

那么,CHIREC搬至Auderghem对该社区的税收有积极影响吗?该区行政部门职员Thibault Delforge不这么认为:“我不认为我们能将二者直接联系起来。2016年,这项(Auderghem区的丧葬税是100欧)税款带来了45 000欧元的税收收入,2019年,这一数字为49 000欧元。”不过,税收还是增长了近9%。

相关阅读:【比国社会】比利时的黄金产业:“死亡”经济(丧葬行业探秘)

这个奇葩税只存在于布鲁塞尔大区

奇怪的是,这个税收项目只存在布鲁塞尔大区。在佛拉芒,丧葬税是在几年前就被取消了。在瓦隆,根据2019年2月14日发布的一项法令,就算存在这样一项市镇对丧葬、转运遗体或骨灰收取的税款,死亡证明的发放也是免费的。

新冠疫情的高死亡率为某些市镇带来“经济效益”?

是不是可以这样讲,新冠疫情有助于布鲁塞尔有大医院的区政府获得更多的收入?在Woluwé Saint-Lambert,今年3月1日到5月31日,共计出现了415例死亡病例(包括所有地点如医院、养老院和住宅中)。去年同一时期,死亡人数为298人。假设多出来的死亡病例都不是该市镇常住居民,那么税收收入也只有24 921欧,在Auderghem,市镇方面补充道,“一般情况下,新冠危机导致的开销数要多于收入数。”

这个税会取消吗?

今年年初,佛拉芒大区殡仪馆协会要求取消这一“死亡税”。VRT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殡仪馆负责人以坐落在Jette的UZ VUB举例。2019年,共有825人死亡,每人需缴纳224欧来开具死亡证明(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同价)。好处是:带来了超过180 000欧的税收。这个区(Jette)同样拥有一家大型医院。市镇行政部门一位负责人在和VRT的采访中表示,收取这项税款是因为逝者所在的地区医院付出了额外的工作。这同样也是殡仪馆人员的观点。

最后再说一嘴:在布鲁塞尔的1000区(中心地区),这个拥有很多大型医院和诊所的地方,开具死亡证明“只需”100欧元。。。。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