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笔会】一波三折,我在比利时的买卖房产记(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编者按:不管在哪里生活,人们都希望有个安身落脚的地方,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家。华人们带着各自的梦想来到比利时打拼,有条件的自然是买房最踏实,今天《周末笔会》我们就分享一段十分特别的经历,作者是一位旅比近30年的老华侨(艺术家),他亲历了买房卖房中发生的各种辛苦事儿。

在比利时买第一套房

在我1992年出国前,中国人的住房条件还十分困难。上海常用一句叫"螺蛳壳里做道场"的俚语来形容当年的生活空间。在那个年代,男方家里如有十平米的亭子间,是属于很有"腔调"的,找对象时添分不少,比现在上海拥有一百多平方米的婚房还吃香。因在当时是有钱也买不到(当然那时国人也没有钱)的"硬通货。当时上海,拥有较大住房的不是南下干部,就是部队子弟或对革命有功的地下党干部。当时还是家里子女多家庭(人均二平方)的孩子结婚,向单位申请配积。

作为小老百姓,我与父母住一起,生活的空间十分有限,要画画时只能在床上按一块大画板作为工作台。在上海,像我家小老百姓住能有30平米的石库门客堂间已还算不错了,有些邻居14平方米住着五六口人,不敢想象当年是怎么过来的。为此,常有邻居在公共区域里为十公分,二十公分的空间,激烈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也由此,上海在全国给人背上了一个"小里小气"的印象。我也由于自身条件和没有婚房,到了三十有几还不敢找心仪的的对象!当时自己有一个愿望:哪一天我拥有自己二十平米的空间就好了。

转眼到了赴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留学,刚到比利时,我住在一幢四层高狭狭的房子里的一个有16平方米的单独空间里。它坐落在布鲁塞尔的黑白人混住的区matongue我将它译谐音"马桶盖"。楼里共住着国内来的二房东和连我一起五个留学生,也为省钱,他们都是二人一间,十六平米。我能单独一间,巳是我活到三十五岁的第一次,巳感到十分满足。当然在在十六平米的空间里,也遇上了警察枪顶脑袋,带上手铐的奇葩事。随着时间流逝,也由于在家教画的需求,我又搬了二三次家,当然也越搬越大,最后一次租房使用面积120平方米的使用面积。一个人住,在当时留学生中巳是十分奢侈。

2001年的前二年,在中国遇上了一位同行,后来作为我的"家里领导"来到了比利时"指导我的工作"。二年后,儿子要出生了,我才意识到自己该买房了。于是,四处看房,并划了条经济上的线线,太贵了不能买,一是经济,在六七年多读书期间,虽然积攒了一些"银子",那都是我几乎每个晚上加每个周末,外出为人画像或开画展,挣来的"血汗钱"。买房时不能全部拿出来,怕在税务上讲不淸。就这样,太差太小的房子看不上。太大太好的房子买不起。最终在看了二三十个住处后,才由我比利时学生告我,在他家附近有一所房子出售,各方面都符合我们已有的条件。一是,客厅要大,以便收徒教画,二是,社区相对安静,三是,交通便利,四是,有相对的独特房间,而且希望房子不要有过多的的装修。

这幢约160平方米的房子,有一个三十多平米的客厅,卧室四间,还带有个60平方米的小园,一个七八平方米的阳光玻璃房,还有五十平米的地下室。我和领导都相对满意。于是买下。时年四十有四的我,有了人生第一次属于自己的房子。经过一番简单的粉涮,铺地板,换地砖,装家用中心锅炉和铺装暖气管道等,在儿子出生前一个月左右我们搬了进去。开始了三口子家的"新生活"。

笔者在比利时买的第一套房子

太平日子过了二年半,家里领导希望生活与教画不要混在一起,于是,我又在住处不远,另租了一间约七十平米带二百多平方米花园的房子作画室,过起了"穷画家的奢侈生活"。

我买的这房,建于1945年,虽然前房东曾装修过,毕竟属于二战期间建筑,里面的生活用品器具已不适应当今生活。住进后,我在几年内开始逐渐装修卫生间,橱房间,过道。2010年因屋顶瓦片漏水,必须要进行了换瓦。我琢磨,能否利用这次大修,在朝东的大斜屋顶上多翻建一个屋子?因为二年后有朋友一家,兄弟姐妹好几口要来欧洲玩,我一再希望他们能住我家,可朝夕叙旧。这朋友是对我有恩的贵人,我也趁他们来欧洲,表达我的感恩之心意。想在有限的条件下,尽量能使朋友一家住的相对舒适点?于是,决定翻建一间屋子。其实,朋友一家在中国都是成功的企业家,在国内他们家的住处,装修的都是像五星级酒店,他们来欧旅游,本不想打忧我,想住外面的大酒店,但在我一再邀请下,他们免不了意思,就来我家体验"劳动人民的生活"。现在想想,实在是太委屈了他们了。

老房子“三件套”的格局

在比利时搞装修的公司,多为二至四人的小公司,经过一番周折,最后我还是找了个比较大的装修公司来完成,此公司拥有大型卡车,吊车,工程车七八辆,秘书二个,员工几十个。老板亲自来我家查看,一周后给我一叠报价单。朋友告我,你若要加建一层必须去区政府申请,不能擅自翻修。我问装修公司老板,我该去政府申请吧?否则,被发现作为违章建筑,要被拆除的。他说:不用!我们翻造多了,许多人都不去申请,同时如要申请,要请建筑师重新画图纸,那价格不菲,又麻烦。除非你邻居去汇报,被区政府真的发现,再补上也不晚。我想想也是,据说申请待批要等不少时间,我的时间有些紧,还要多付几千欧的图纸费,看看隔壁也有二家翻造也沒申请。于是,我大胆无视政府规定,抱着侥幸心理,决定私自翻建。

从2011年改建后,至2019年的八年里,邻居沒反映,政府没干涉,一切太平,我心里为自己的"小聪明"窃喜。其实,也由于这次擅自翻修,给我日后卖房造成了无法想象的麻烦。

(二)  在外面租画室

你别看这装修公司"腔调"好来西,又是吊车又是大卡。其实翻建的工人手艺最重要。由于老板是弗拉芒人,雇来的工人是"联合国的杂牌军,在我家干活的领头的是个上了年岁的突尼斯人,手下四个工人有比利时的,摩洛哥人,波兰人还有一个罗马尼亚人。但他们干活手脚太粗糙,比如明明可用锣丝钉的,他们用铁钉硬砸,硬把墙砸裂了一条墙缝。在铺隔热隔热层材料时,整个屋顶少铺了三五片。房子的外墙被挖去的缺口,结束时也沒补上,害得我连跑几次进行交涉。所以说,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千万不要看公司的表面的阵势。

当年的画室

我从2006年起初租用的画室(如要节俭点,在家里完全可以底楼辟为画室,二楼三楼作起居)。为了"家里的安定团结",在离我家一百多米的另一条街,我租了一间有着大玻璃窗的底层屋子,一间有四十平米的客厅作画室兼教室,光线充盈。里屋二十多平米作放画具,材料之用。另有简易厨房和卫生间。一个院子五米宽三四十米深。如要好好整理給孩子们玩耍,是不错的空间。可惜,这里是画室,我不工作时几乎不来,院子沒人整理,十来年后,野草荆棘丛生,而且蔓延极快。邻居报警,说院里有老鼠钻到他家。警察勒令我必须修整花园,否则罚款。我是个不愿意弄花园的人,硬拽着十五岁的儿子一起干了四五天,累得半死,才略见成效。从此,我对大院子有"深仇大恨"!

笔者在个人画展海报前留影

随着我在法国和比利时美术学校任教的时间越来越多,尤其去法国。画室的利用率也就越来越少低。经常一个月用不上几天,空关成了长态。但每月的租金600欧还得按时交纳。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五六年。我开始盘算该买一个属于自己的画室,十三年的租金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尤其空关着,实在不是个长久之计!

(三)  卖房又买房

我绝对沒想到会再次搬家,九年前新装修的房子,尤其顶楼的搁楼装修的虽不高挡,但是十分温馨,东西朝向的二个天窗,打开后能看到远处的教堂和重叠而错落有致的建筑,十分明亮。我一直希望能在这搁楼上能安心的喝茶读书,在夜幕降临时,躺在上面能数星星,看月亮。这种美好的愿景直到去年卖掉此房时,一次都没实现过。总以为今后会有机会,为此,我还愤愤了好几天。这也使我联想起,现在生活中任何想做的事,有条件,尽快地去实现。如周游世界。如陪双亲尽孝,如与子女享膝下之欢,天伦之乐……。其实,我大可有时间在上面,总以为以后有着大把的时间,其实不然。

在我画室边上拐弯处有家房屋中介,原来是间咖啡馆,七八年前变成了卖房中介。他与一般的不同,门口的橱窗上没有挂过任何卖房图片和信息,以致我几年来一直不知这中介的存在。

2018年九月,我不知那根筋搭错,开始关心想买画室的信息,曾去看过一个十分漂亮的公寓房,150平方米,露台的外面是一大片草地,时而有牛悠悠地吃草,属于景观房。这房除了客厅十分宽敞外,功能性极差,几乎没有地方按置柜子,像酒店式公寓,人住就缺点什么?

上课时学生告诉我,尽量不要买公寓,他们例举了许多不利因素,如:不自由,上下得坐电梯,到了晚上周末不能吵邻居,每月的物业费很贵…。

那天下课后,我鬼使神差的推开了画室拐弯处的房屋中介的门,问道:你们是售房中介?得到肯定后,一个漂亮,机敏而老练的少妇热情地招呼起来,问我要买什么房?我说:工作室。她说:他们正好有一间2000平方米的工作室。打开电脑让我看,那是一间顶上搭着透明塑料瓦楞的汽车修理间,破破败的样子。我说,这对我太大了,我只需要一间五十至十百平方米的空间做画室即可。那女士一个机炅说:我有一幢带工作室的房子,你有没兴趣?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图像给我看。一瞧,这房怎么这样眼熟?(原来我坐公交经常经过这门口),那是一幢三面外墙独立的四层250平方米的单独房子,房子底搂有一个三十平方米的空间可以做每室,地窑很大。还连带着百来平方的小园和草地。房子很新,一问:2004年盖的,因为夫妻离婚急于卖房。我提出去看看,并和家中领导儿子一起去看,如相亲一般,第一眼十分钟意。问题来了,我本沒打算再买这么大房子,也没打算卖掉原有的房子。精明的中介女士,她巧舌如簧拔动着,她为我算了一笔帐,如果我卖掉我现有的房子,再加上二十多万欧元,就可以买了新房了。而以后,我不用再化十万欧元去租十五年的画室的钱。

看上的新房子就是这栋

我换算一下决定卖房。家里领导也一直希望能换一幢光线充足明亮的空间。(现住的房子尽管客厅三十多平米,由于老式欧式房子,属于"三件套",由临街的一间连着中间一个空间,后面是靠院子的一间组成,这样中间的餐厅始终比较暗)。我呢,由于一直沒有车库,而饱受不便,一直希望有个单独车库,因为没有车库,装卸画时极其不便。这不?中介推荐的房子都解决了这些需求,于是,一激动就开始着手卖房和买房。中介公司自然高兴,因为她可作二笔生意,帮我卖房,又帮我买房。

问题也随着卖房而延绵不断的出现。

(四)卖房的烦恼(1):四处跑贷款

由于这新房的价格在比利时的工薪家庭里,算是一笔大数目。我是工薪,不卖掉老房是无法买新房的。尽管在国内买卖过几套房,但中美贸易战正准备开打,据说国内的外汇汇出巳收的很紧,国内卖掉的房款一时无法悉数汇出。同时又听会计说,我这里收到钱,税务局还要检查,弄不好还要付税,所以卖掉现住房子巳成必然。

中介手脚麻利地又拍照,又挂牌,这中介女士告诉我,由于新房主人闹离婚,急于要出售,曾有二户人家有兴趣,并和他们签了意见向合同,但最终贷款沒批下,没有买成。(在比利时的房子,如超过五六十万欧元,不是在高挡区域,房子就不容易出售)。大多数中产阶层的工资是有限的。中介告诉新房房东,如他能降下二万,售出的可能性增大。我突然发现,中介为了加快卖房的周转率,对任何卖房的房东提的价,都尽量往下压,以便于更快出售。我向中介表示:如对方能再降低一点,我有意愿买。中介说:多少呢?我说再降三万。电话打过去,对方不愿意,中介又花语巧语地晓之以理,什么你的房太贵,不容出售,半年过去了,还没卖出。最后,新房子的房东说:降一半吧!一万五。我一想,为了双赢,我巳讨价,人家也还价了,大家退一步,也属合理。于是,我表示可以接受,并同中介签了意向合同,但二个月内必须筹到款。

接下来是我什么时候能卖出房,还是二十五万(含税)的房子差价,这资金从哪里来?既然在中国卖掉房子的钱一时无法汇出,贷款,成了唯一选项。而且,当今的利息比我2003买首房时,要低出许多。于是我开始跑银行弄贷款。中介也介绍贷款公司业务员上门,我又跑自己ING银行,又去朋友介绍的Crelan(农业银行),银行要我出示收入证明,存款证明,还有我买的二辆汽车的贷款证明⋯。等我弄齐材料交银行,二周后去问,竟然是不给放贷,理由是:因为我的年龄巳超过六十。

时间一天天在逼近,我又转了几个弯,通过学生的朋友介绍,找到了小苹果银行Argenta Banque(我首房的贷款也是这家)接受业务的银行负责人是个弗拉芒人,服务态度不是很好,不很耐烦,或者做事不靠谱。第一次约好去在离布鲁塞尔30公里外的小城Aalst"阿洛斯特",他银行办理手续。由于我怕贷款有许多专业用词听不懂,特意请了位法语专业出身,同时知道如何贷款服务内容的朋友一起去。当时约定晚上十九点,我如约在上下班高峰时驶向外地的Aalst,竟吃了个闭门𡙡,只见银行大门紧锁,等呀等!一刻钟过去,我打电话过去沒人接,又过半小时电话接通,对方讲:对不起!今晚不行了,赶不过来,另约外间吧。把我们气的无处发。谁让自己属于"穷人"呢?要来银行贷款。我感到很对不起那朋友。她从布鲁塞尔东边,跑到我位的西边,晚上饭也顾不上吃,匆匆赶来!

沒办法,"人穷志短"当我们第二次如约而至,介绍自己情况,递上所有材料,对方说:够怆!试试吧!说我是属于可放贷亦可不放款之间灰色地带,我满脸堆笑的使对方相信我有还贷能力。银行说要贷最多也只能贷十三万,十年付清。银行要求在批准前,我必须去医院作全面体检,(因为超过60岁了)。看看有什么致命的疾病。(因为合同上写明,如果我与太太任何一方,如果离世,可以中止一方的还贷)。

我又预约了家庭医生先体检,还有许多验血指标必须去医院。我又又惶恐不安地去了医院,医院又将验血单寄至家庭医生。不巧的是,时逢2018年圣诞前夕,这比利时的医生又随他的台湾太太去台湾度假去了。时间一天天在逼近,银行那边在不时的摧体验结果,我又一时间拿不到。焦虑万分。我心里骂道:不就是十来万欧元,(一百万人民币吗?),我如没有这个底气和把握,会来贷吗?尽管心里不服,但没用,要办的手续一样不能少。不久,当我将所有材料备齐,送至外地这银行,讲好二周后告我结果。问题是:我除新贷的13万外,由于我自己房子尚末售出,还需要银行的将我的房子的低押贷款,法语叫、Crédit pont (搭桥贷款),也就是说银行将高于正常利率,将我现售住房的价格的百分之八十款贷给我,一起用于支付新房款项。借贷时间不能超过二年。余下十五万请自己解决,哈!听听这,巳十分让人无趣而头疼。最让我悬着是:和中介合同上的时间只剩最后一周。银行方面电话也不接,一直没回音。我告诉中介,中介又想做成这笔生意。于是,她又帮我介绍另一个贷款公司,约好时间我们又匆匆赶去,对方这位男士,十分热情,还说他与太太刚去中国旅游,对中国大加赞赏。我们谈的十分默契,我交完所有材料,他说三五天等回音。正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响了,小苹果那边告诉我:总部将我的借贷批下来了,让我后天晚上去Aalst小苹果银行办理手续,这时我悬着的心才放下。

卖房的烦恼 (2):讨价还价

那天去签贷款合同,银行怕六十以上的人去贷款,又想赚这年龄阶层的钱,于是要求我买一份年老险,说这是必须的,五千欧元。又要求我新买房子保险的意外险(火灾,水患,财产等)也必须放他们在小苹果银行下的保险公司里。但奇怪又蒙人的事不久发生了,我是一月份签的贷款合同,二月份就收到一份要我交一,二,三月新房的意外保险的费。谁说资本主义讲诚信?我好生奇怪?我们买房还没有经公正处公证,签名,新房的钥匙要等到四月份才拿,也是就是说在四月之前这房子还不属于我,怎么就让我上保险呢?一个个问号在我脑子里出现,打电话过去,提出疑问,又据理力争,这才使银行保险业务的蒙人手段沒能得逞。

如果说以上贷款遇上些小插曲,那卖房遇上的事才叫让人逼疯。

贷款那头有了下落,卖房那边麻烦连连。在与中介办理意向合作时,中介问我,你的住房有建筑图纸吗?图纸?我一头雾水,从来没有呀!当年买房时,上家没给过我任何图纸。中介说:从2009年起,法律规定卖房必须要有图纸。她又说:你别急,区政府那边有存挡,可以拿来复印。又问:你房子买来后改造过吗?我心想,这下完了,违章建筑这事要露馅了!心虚地忙说:装修过。又问:怎么装修?改变过原来面貌吗?她告诉我:区政府存挡的图纸是1945年的,如果你的房子在原来基础上有改动,必须申报。我说:2009年我改建过,多加了一间。但沒去区政府申请。中介说卖房时必须要区政府全部手续,少一份都不行,公证处不会办理过户公证。不过你别急,我帮你找个建筑师重新画个新图,并去区政府重新申请。她热情地打了二个我区的建筑师,问了所需画图纸的时间和报价。一个4500欧,另一个5000欧。我问中介,是不是请建筑师将我现在住房重新画一张图纸即可?得到肯定的回答。我自作聪明,心里想千万别让区政府知道我违章建筑,自己找个建筑师画一下企图蒙混过关(是中国人走偏门的自作聪明的心态在作祟)。

我告诉中介,我先找找有无中国人的建筑师可以做,理由是:语言上的理解,沟通比较容易,其实本意是想避开本区建筑师怕他们知情。

我在华人微信群里发了一个想找华人建筑师画图纸的消息。不久,果然有华人建筑师回应。我告知,老图纸都现存,只需在它基础上画上改动部分,问明情况,对方报价较中介介绍的建筑师便宜了500欧。(到后来由于衍生出许多麻烦事,我又增加了500欧给了这华人建筑师,当然这是后话了)。沒想到就是由于我自找建筑师,在在后面牵涉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事。

话又转到中介挂牌卖我房的事上。中介一再压低我提出的价,我沒同意,我在网上查看并比较过周围售房信息,和我基本情况的房子价格都高于我提出的二三万。挂牌后不久,中介告之,某某日有二户人家来看房,让我等着。为了让自己房子早日出售,也为让看房人有个好印象,太太和我将家里整理的干干净净,有条不紊。那天看房人走了,没起一点浪花。我毕竟凭生第一次卖房,心里有些沉不住气,心想:自己价出高了?便去问有经验的朋友,朋友说:曹老师,一点都不高,我认为还偏低了呢?。朋友的话让我有点信心。过二天中介告知今天傍晚有人要来看房,我们又要一阵忙活,过了约定时间,中介来电,由于环城堵车,看房人取消了。

看来卖房不是想象中这么容易?沒想到一周后的中午,中介带来一对六七十岁"夫妇",女的西班牙人移居比利时多年,眼睛有疾,东西看不清楚。男的为比利时人。他们看了一圈后女的并哇哇嚷着看中了,要买下。这一下颠覆了我之前卖房的怀疑。女的说话很快,反应也快!且声音很响。,属于急性子,他们转了一圈后随中个走了。

约半小时后,我的门铃再次响起,打开一看,又是这对"夫妇",只是身边少了中介。进们后,女的快言快语的说:我诚心诚意地想买,问我能降一点吗?我们绕过中介,大家可以省点钱。我说:我巳与中介签了合同,我们跳过中介这不道德,也不诚信。我一般不降,既然你存心要买,我可以考虑一下。

那女的反应极快地问,能降四万吗?我一愣,回答:根本不可能。她又紧逼道:你能降多少?我说最多一万,多了不降。女的说:一万五?我说等家里领导回来再说。说话间,我家领导正好回家。这女的又缠着我太太,同时她打起悲情牌说道:她十四岁随父母来比利打工,为人缝衣服,做卫生,怎么怎么辛苦,摩洛哥老公几年前也去世了,自己眼睛又不好,这么多年积累了些钱在西班牙和比利时买了二套房。因为常住西班牙,布鲁塞尔的公寓房不常住,但物业费太贵,想卖掉换单独房子,在网上看中了你们的房。我家领导过于热情,又是沏茶又是小点心。这时她拉着我老婆的手说:我就是喜欢喝中国的茶,中国的饭,也喜欢中国人,并热情地邀我家领导,无论如何要去她西班牙的住处度假。我家领导被感动的差点抽风,以为遇上了热情豪爽的"西班牙女郎"。

这时,她让这男的外出去车上拿件外套,待这男士出门,她以一种轻蔑的口吻对我们说:他不是我老公,我和他是同居关系。并说:他没钱,也沒房,也没车,这车也是我买的。买房事与他无关,她十分鄙视而又高傲的说道。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刚才是没见过这先生对买房说过半句话,原来男的是吃"软饭的"。

我家领导跟我商量,既然西班牙太太这么诚意看中我们的房,要不我们就再降五千吧?以早日出手为好。我表示可以考虑!西班牙太太又下地窑查看电表,电线。问了这电表没问题吧?我说:沒问题,很正常。随后他们说,要去中介商量怎能将他们公寓房卖掉后的付款方式。

下午中介向我祝贺说:沒想到你们的房二星期不到就售出。并说虽然你同意降一万五千欧,这个价格还是合适的。我和"领导"高兴的击掌庆顺利。到了晚上又有人按门铃,打开一看又是这对男女(我不能称为夫妇了)。我纳闷:事先又没预约,又有什么事?我太太又是倒茶又是端水,又热情让坐。那女的又嗓音响亮的要我再降一万欧。同时又问我,为什么你不绕开中介,我们间直接交易?我说不行,做人不可这样,同时我不懂比利时房产交易的规则和法律,由中介来做,可十分轻松而放心。她还缠着要我再降一万,我说真的抱歉!我不能再降了,而且我的价比实价还偏低。缠了半天沒结果他们走了。

第二天他们去中介签意向合同前,又敲门看房。事后中介告之,他们去银行贷款买我房。因为他们的公寓楼自己在挂牌,如卖出二房之间还有八万缺口。并说估计问题不大。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卖房只挂出二周就解决了?

正当我满怀欢喜的庆幸卖房顺利时,几个星期后,我突然接到那女的电话,告诉我,她决定不想买了。我一愣?问她为什么?她说:钱一时调不齐,手上只有五万现金,买房还要交公证费及税收,至少要缺六七万欧,她又不想贷,同时又不想降价卖她的公寓,她十分内行的算着,怎样买进卖出,总之,她的盘算着精的不能再精。我说你不想买沒关系的,你去找中介。她又说:现在电话里讲不清,问:晚上能来你家吗?挂断后,我随手一个电话给中介。中介惊愕地说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呀!中介那精干的女士说:你不能答应她任何要求,就说找我们中介。晚上西班牙女士随他那开车的同居者,敲开了我家门。告诉我她不想买的种种理由。我说:我不懂这些,你去找中介即可?她说:不行!她巳与中介签了合同,如毁约,她将付百分之十的违约金。她又说:我问了我的公证处,公证员说:除非卖房主同意不卖给她,她就不用付违约金。接着,她拿出了一张巳写好的:卖房者不愿向她出门售此房的说明书,让我签字。我一再强调自己不懂这里的法律责任,不能签。并告诉她,有问题,明天找中介解决。她看我不肯签字,二人悻悻地走了。

没多久收到了我区政府的一封挂号信。信中附有一张谷歌航拍我家的照片,并用箭头指着我改建过屋子,另外还有一封盖有公章和负责人签名的信。信中说,有人揭发我违章盖了一间屋子,而且没在区政府备过案,让我必须去区政府有关办公室讲清楚。否则,面临拆迁,罚款。我们看后巳吓出一身冷汗。心想:完了!完了!违章建筑终于瞒不住了,前几天的"喜悦"一扫而空。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中介,将此信交中介,问:这会影响我的房屋出售?中介说:我先电话问区政府。电话过去,区政府负责房屋的工作人员说:几天前,有一个西班牙女士和她"丈夫",来我们处查看此房的原始图纸并不是询问此房有什么问题?当他们看完图纸后,告诉我们,这房子违建了一间屋子。此图纸上根本沒有,希望政府马上查清。我想像不出,此女的会有如此一手。她的小动作是希望区政府出面,阻止我出售给她,而中止她与中介的合同。

我卖房的噩梦,由此拉开了帷幕!

未完待续,请继续关注:《一波三折,我在比利时的买卖房产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