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笔会】一波三折,我在比利时的买卖房产记(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编者按:不管在哪里生活,人们都希望有个安身落脚的地方,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家。华人们带着各自的梦想来到比利时打拼,有条件的自然是买房最踏实,今天《周末笔会》我们就分享一段十分特别的经历,作者是一位旅比近30年的老华侨(艺术家),他亲历了买房卖房中发生的各种辛苦事儿。

​接上篇【周末笔会】一波三折,我在比利时的买卖房产记(上)

(四)卖房的烦恼(3):遇到“极品”买房人。。。

现在把卖房镜头转到那西班牙女士身上。中介告诉她,区政府巳同意Monsieur Cao(曹先生)申请违建转正,现正在办手续,你如不想买,但时间巳过去近二个月了,要交百分之十的违约金,如不想交,你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去公证处签买房合同。西班牙女士前思后想盘算了半天,还是愿意买下。在离签合同的前二天,中介来电告之,今晚有人要来查电线,我不知为了什么。是晚,来了个查线路的人,把我房的所有线路,电表查一遍,拍照走人。

二天后,我与家里领导,中介,还有西班女的男女,一同去公证处签正式买卖合同。大家坐定后,西班牙女士突然拿出一张纸对我说道:Monsieur Cao我第一次来看房时,问过你家电线情况,你说都是好的。现在经专业人士来你家查证,你的所有电线和电表全部不合格,需要全部换新的,你当时欺骗了我。你要么将电线换新的,或者降一万欧房价。否则,我今天是不会签合同的。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猝不及防,一时愣在那里。我回答说:我当时没骗你,家里灯是亮着,电视,冰箱都正常运行,这说明电路都是好的呀!我又不是专业电工。女的说不行!纸上有证明,否则我不签!我愣在那里,脑子一片混乱,心想:怎么又节外生枝了呢?我想起在装修房子时,曾问过装修队如何换电线。他们告我换全部换线6500欧。我又不懂在卖房时电线问题属于哪一方负责?便问公证员。那公证员含糊其辞的说你们自己协调办吧!然后对西班牙女士说:我们到隔壁房间去商量一下。

我对公证员和中介说:我不清楚这电线究竟谁负责?法律这该怎么处理?中介说,换线约五六千欧就够了,我帮你找一家来换(没想到任何事情她都有合作伙伴)。她说:若不买,也不知你的房何时能出售,而且你现在的售价还是挺高的,花一点钱,也亏不到哪里?你就答应换电线吧!早点卖出早点省心。我想想也是,我是个心里不愿有烦心事挂着的人。生活巳经够麻烦。我说:好吧。(其实中介根本没告我实情,只想早点成交,她可拿佣金)。

当我们又坐回原处,同意西班牙女的索求,在合同上同意售房前的电线由我来换,我们各自签名画押。

我有一个好友是法航飞行员,他听说我卖房还要自己换电线,说不对呀!法国都是买者负责。他又帮我查了比利时有关法律条文说:他们欺你不懂法律。他的话我将信将疑。几天后中介介绍的专业电工人士来我家查看,他告我我,以比利时买卖房子的法律,任何房子出售,内部电路都应由买方负责,怎么要你卖房者负责呢?我一听气晕了,这西班牙女人欺我不懂此法律(她曾告我她买卖过四套房子,在这方面比我懂),这简直是讹诈!我更生气的是,中介和公证员当时应该及时告我诉此法律。当时他们根本没有说。一切都晚了,巳签了字。

过二天收到报价单6200欧。为了货比三家,我又找了二家公司,最后定在一家5300欧元的公司,对方讲明,只排简单线路,能开出合格的证明即可。

根据1945年图纸,区政府通知我必须拆除玻璃阳光房正面封的大玻璃,让它变回原样。即:变成透空的玻璃雨棚。如要保留阳光房,必须去政府重新申请,但申请周期约十个月至一年时间。我对区政府说:我当年买房时阳光房巳经封好和我沒关系,又不是我封的。政府说:你当初没发现,现在你是房东,一切由你负责。

老屋的阳光房

但根据合同,我的房必须在三个月内售出,否则,我要付违约金。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天天在为这些事忙碌,苦恼无限。我问中介,该怎么处理?中介说:那西班牙女的一看阳光房变成了大雨棚,肯定不干,一定会要再降二三万的。

如果我不告诉那西班牙女人拆除玻璃的事那又会怎样?为了慎重,我找律师咨询。几经周折找到律师,(后来才知道律师行业分工极细,不是所有律师都可以解决卖房事务)。我将我们的合同发给她。律师看完后告我,你必须如实向买房人讲明,是由于政府要求我拆除玻璃的。你如瞒着,一但打起官司,你必输无疑。律师又说:以法律规定,你拆除玻璃,你的阳光房面积不大,赔偿金不超过8000欧。我一听,八千欧再加换电线的钱,还有掀房顶加厚保温材料的费用,这一来一去二万欧没了,这房子可是越卖越贱了!

(四)卖房的烦恼(4):大事小事又出一堆

屋顶究竟掀不掀?我问区政府,我能否先锯开墙壁的石膏板,先量一下保温材料的厚度?如不合格再掀房顶干这大工程?马赛勒说可以,但必须左边锯二个口右墙锯二个口,天花板要从头到窗挖三个口。并要拍照为证。如合格,就不用掀开被电焊封死的锌板屋顶。经同意后,我找来在我新居干活的工人,用电动锯剖开了崭新的墙壁,剖开了一个个二三十厘米的口子。我的心也随着电锯的沙沙声,看着崭新的墙被挖的"七眼八孔",心痛如绞。

我拆开里面用锡纸包好的软质材料,用尺一量,有的12厘米,有的14厘米(应该是软性材料会鼓出),我心喜若狂,又是拍照又是丈量。第二天急忙赶到区政府,可惜马赛勒不在,另一工作人员将我手机上的照片发到他的电脑里。并告诉我等他电话。

二天后,马赛勒让我过去,他打开电脑让我解释外墙厚度,保温材料原厚度,再加上石膏板厚度。他说要十六公分才算合格。算来算去刚好十六公分,勉强通过。我松了口气,这6000欧的掀顶大工程,变成锯石膏板的小"手术"。

这时,中国建筑师得知我巳剖墙,要求工人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锯几个口。他要了解这违建屋子墙内木档支撑的间隔距离。看看结构和承受力是否合格?我让工人再多锯几个口,工人不悦!骂骂咧咧,说建筑师说话轻巧,我锯多少,还要多䃼许多。我说:你别生气,我再加你些钱可否?这才平了这工人的怨气。

保温材料一事让我四两拔千斤的解决了。但区政府要建筑师办的申请手续中有一项是要我做的,就是:找一个专业测评室内保温机构,测试,并开出房子保温证明书(Isolation du Certificat )。我朋友说:曹老师我帮你在网上找一下。不久,朋友说:有一个开价300多欧的公司愿意来你家。几天后,那人来了,用电子尺量来量去,问了一堆问题,让我在他的掌上付款机付费。沒几天我收到这证明书,心情轻松地送到区政府。人家一看说:你弄错了,这是有关你家暖气保温的证明,你要办一份整栋楼的保暖合格证明。

怎么?我又遇上大头鬼了?后来才知道,这保温证明还分三种,各不相同。从没办过此事的我,又走了一次弯路,这里的分类我又怎么会知道呢?这又是2012年的新的环保法规。人呀!遇上不顺时,竟会事事不顺。我告诉朋友,你介绍的搞错了。我们还得重新再找,这时为卖房,巳来来回回拖到了2019年的6月。

从托中介开始卖房的2018年10月起,巳过去了八个月,我还在为这房子的证明奔走。重新来的核查人,在我家里又是量空间,又是看房门。他说:这二扇通往阳光房和院子的门窗玻璃,都是单层的,应该是不合格,现在政府为了环保,它必须双层玻璃,但好在你外面的Véranda(玻璃阳光房)是封闭的,这就属于双层隔层,可以开据合格证明。收费460欧,没几天收到此证明。

这时,建筑师问我那阳光房卸玻璃之事。他说:我在图纸上已标着露台是Terraasse(露台),你一定要将拆除大玻璃的照片给我放在申请书中。我并告诉中介,区政府一定要我拆除这玻璃,请你告诉这西班牙女士,看她怎么办?同时让中介告诉她,我的律师说了,拆除后我最多赔(降)8000欧。

我开始联系玻璃公司,约好了时间,卸这每块三四平方米的大玻璃,也不太容易。这又是一笔几百欧的费用。玻璃拆除后,我将拆时的照片发给建筑师和区政府。等所有材料也办齐了,我与建筑师约好一同送至区政府,办事人员告诉我们,那个叫那蒂娅的负责人今天不上班,让我们将材料放下。

我这一头开始以忐忑的心情在等待审核通知。那一头与西班牙女人的谈判又将重新开始。

(四)卖房的烦恼(5):终于摆脱了西班牙买房女的纠缠

中介与西班牙女的谈判开始了,中介告诉她:我阳光房的玻璃,区政府一定要求拆除。曹先生也问了有关律师,律师说如拆除,最多赔对方8000欧。你如不同意,要打官司也是赔这个数。但你还得花请律师的钱。西班牙女的说:我不想买可否?中介回答,还有一个多月就到过户签合同的日子,你不想买可以但要付百分之十的违约金(约三万三千欧。)西班牙女说:我自己公寓房没卖掉,手上没有这么多现金买这房,我真的不想买了,难道没其他办法?

此时,中介也为卖出我的房拖了近八个月,她有了个新主意。她告我:其实你当初出的售价,是很容易卖出的。我们一开始在卖房网络平台上一放,有许多人感兴趣。我现在有个主意:我们再挂一次,如果有人愿意买西班牙女的这价,我们就没必要盯着她,让她赔一点违约金,否则,她为你拆除阳光房还要和你打官司,你也劳命伤财,不如卖给新的看中你房的人?我说:你看着办,我只坚持房价不能再低了。中介是个精明的女商人,她帮我算了一笔帐:你原标价34万,后愿降一万,现售出价33万,如果,你一定要卖给西班牙女,你将要付出5300的换电线费,还要扣除8000欧拆除阳光房的费。真正到你手上只有316700欧?如果为了减少打官司和换电线的麻烦。我现挂牌315000欧,比当初33万给西班牙女人的价更容易出售,你损失的近二千欧,我让西班女赔你。

让她赔我?我将信将疑。我说:怎么赔?我没想到过能让让西班女赔我?

二天后,中介告诉西班牙女说:还有一个月,你如再不买下曹先生的房,可要赔违约金3万3千欧,我与曹先生沟通,让他同意取消你们间的合同,但他已经损失了六个月的做广告时间,你若能赔偿百分之一的违约金3千3百欧。你们的事就了了?西班牙女一直认为我的房属于有问题的,巳铁了心不想买。权衡利弊,她竟同意中介的建议,愿意拿出三千三百欧作为赔偿,也由此了断我们间的合同。真是偷鸡不成诼(此字有错)把米。我也不得不佩服中介这女的脑子好使,她换了个角度和方式,峰回路转地解决了这棘手的事。

之后,中介重新挂牌,写明现有阳光房的玻璃要卸走,标价31万5欧,不到一周来了三波人,有一对夫妻看后说:回去商量一下二天后告之,等他们第三天来决定要想买时,这房巳经被在他后边来的一对摩洛哥年轻电脑工程师看中,二话不说,立马和中介签了意向合同。说实话,我这房,这地段,这价位,还有五间卧室,小院,阳光房(再申请封上),地窑,还有十年前刚装修换过瓦,实在卖的太便宜了。对于阿拉伯多生子女的家庭来说,真是太实用了!现在挂牌应该在38万至40万之间。要不是由于西班女的讹诈换电线的钱,还有原来东家遗留下来的没申请玻璃房的麻烦,让我足足丢了一万三千多。

最终,西班牙女支付了我三千三的违约金,中介也愿意少收我五佰中介费。实际的售价32万不到一点点,但免除了与西班牙女人打官司等的麻烦。

(四)卖房的烦恼(6):与阿拉伯夫妇“成交”

没多久我们与阿拉伯年轻夫妇签了卖房合同。公证处告我:此房必须在二个月内,拿到区政府审批通过的我重新申请改建屋子的全部手续和证明。然后才能去签过户合同。如届时拿不到区政府核批手续,我将向阿拉伯夫妻支付违约金。我卖房经过这一波三折的经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关了!这也是最折腾人的一关。大家知道,与衙门打交道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因为他们手上握有"生死"大权。之所以前面这么曲折离奇,多为被区政府提出种种所谓的新法新规而刁难。

从我和建筑师送申请图纸到区政府,到我第二次签合同巳过去了二个月。随着签过户合同时间的临近,我多次去区政府催问,负责人娜蒂娅一会儿说:最近很杧没有看。过二周又去问:另外的工作人员说她去度假了,我急得呀!一颗心一直悬着。直到还剩一个月,有一天我去老房搬所剩的东西。到门口,发现有几个人围着我门口一块竖着的木牌上的红纸看,我好奇,门口怎么竖起了红纸木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眺!红纸上面写着:家住xx路xx号的房东曹培安,申请翻建屋子一间,如邻居有谁不同意,请在二周內至某月某日之前,来我区负责区房产管理部门提出。也就是说,在这二周內一旦有邻居不同意,我的申请将化为泡影!这牌子不仅仅只放在我门口,方圆二百米的所有路口都竖有同样贴有红纸木牌子。连公交车站的柱子上也挂着这"广而告之",数数有七八块。我哪见过这阵势,这广告让我担心而寝食难安。儿子听说公交车站上也挂着有我名字的牌子,吓得我不敢在这站下车。

整整二周,我有时像驼鸟一样,把头埋起来,掩而盗铃般的视而不见,有时特意绕道而行。我真的担心八个月的努力,会化为乌有。这种煎熬真的让人很不安宁。我努力去回想住这街区16年的表现,与邻居的关系,是否得罪过什么人?还把这个街区的邻居排查一次,看看哪户人家有可能出妖蛾子?想了半天,我感到自己与左右邻居的关系都十分和谐。最后,我想通了,如果真有人去反对,我再想办法解决。所谓:水来土掩 ,兵来将挡。

就这样,战战兢兢数着日子过了二周,当我再赶去老家,牌子不见了!又过了几周,也就是在我公证处给我的最后期间的前十几天,我收到了区政府的挂号信,以区长名义通知我和建筑师,于某月某日上午九点,去我区行政主楼的会议室去参加听证会。也就是说:悠关此房能否售卖的最后一关,如果此时,有邻居反对,我又将面临着"生死之战"。

我约了建筑师,为了保险起见,我怕万一遇上有专业建筑语言上的问题,又约了上次帮我的法语专业女士也一同前往助阵。同时,我想到万一通过,我要买点巧克力向区政府和其他人表示感谢。于是我买了二大包巧克力作备用,还准备了几本我的画册以作酬谢!

终于到了这一天,我们仨一早一起赶到区政府会议室,一踏进门,正面一排长桌,中间坐着是我区区长,背后墙上挂着国王与王后的照片。区长身上斜跨着红,黄,黑三色国旗的绸带(欧洲在正式场合,区长,部长都要佩戴不同颜色,不同级别的带子,以示威严和严肃)!区长左边坐着一个负责房屋规划和审计的负责人:娜蒂娅。右边坐着手握钢笔,摊着稿纸的秘书。在会议室右边另有另一张桌子,坐着二个不相识的女士。我一看没有邻居,心想,如有邻居不同意,他(她)应该在场与我争辩。没有?说明没人告状。

我先上前与区长握手问好!我认识他,三年前我们的区文化部门专门为我和太太,在我区一个古老的教堂里举办过双人画展,区长和文化部长专门来主持开幕式。他示意让我们仨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然后由娜蒂娅宣读我写的申请报告和政府批文。同时告之,自征求广告贴出后二周,没有收到邻居的反对意见!表示祝贺!现在有些问题要我回答。这时右边坐着不认识的女士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十年前你擅自改建不来申请?我说:我是第一次改建,我曾问过装修公司,他们说:可申请,可不申请。我是外国人不知道比利时此法律,我巳在申请书上表示悔改之意,现在再次表示歉意。另一个女的接着问:我们看了你屋子的老图纸,也去你家看了现在状态,你们的门窗都与1945年的完全不同,这是怎么回事?我说:我2003年接手此房前,法律没有要求卖家提供图纸,所以,我根本没见过这房子过去是什么样的门窗,我当年买下时就是这样。她又接着问阳光违规封起来的事。我说这阳光房不是我封的,我买下前房东就按装好的,我又没图纸,根本不知它过去是否这样,现在已按你们要求全部拆除!

区长又问娜蒂娅还有什么疑问?在表示没有后,区长和娜蒂娅站起来向我表示祝贺,祝贺我申请通过。并告之,一周内可收到审核通知,让我交公证处,证明政府允许此屋出租。这八个月的坎坎坷坷终于划上了句号。我深深地出了囗气。人一下子轻松了起来,我忙拿出二大包巧克力给他们,谢谢他们的辛苦工作!这时区长向在座的人介绍说:Monsieur Cao (曹先生)是我区的著名画家,并说我区三年前还专门为他开过画展。我说:我一定送张画给区政府作个留念!

当年区政府给笔者开画展的教堂

我这八个月来,从末有今天这么轻松高兴,我想折磨我的日子终于要过去了。

(五)现实是,还没有。。。

区政府的这个坎迈过去了,在收到政府通知的当日,我就将它交到Notaire(公证处)。一周后,中介通知我去阿拉伯人工程师找的Notaire(公征处)签过户合同,我的公证人也一同赶去那儿。公证人逐条将合同条款念一遍,双方没有异议,各自签名,一切顺利,此时已是八月下旬。

我把这近十个月的经历梳理一遍,想写个小文以示警诫!同时在新房里开始整理搬家时运来的大量东西。太平日子只过了二个月,我突然接到阿拉伯工程师电话,他让我去一次,说我出售的房子,墙上有裂缝贯穿一至三楼,有些宽达五六公分,深及隔壁邻居的墙。我一听,脑子又轰了一下,这又是怎么会事?我百思不得其解,感到老房里有"鬼",和我过不去,随影而从。

一周后,在画室教画,我有一位中国学生,原美国西北大学建筑学结构专业博士毕业,现任比利时最大建筑公司高级工程师。课间,我请她随我去老房看一下情况(新老房相距一公里)。到了老房一看,新房东正在大搞装修,将我一二楼的所有墙纸,墙披的灰浆全部铲除,只露出内砖(三楼因为我巳装修过没动)。在壁炉边上墙上,确实有一条至上而下,弯弯折折的墙缝,宽的地方有四五公分,窄的地方约半公分,确实挺怕人的。经结构工程师看后,发现这是原来留下的老"痕",而且过去都补过,(墙上缝里留有补过的水泥,砖块),由于年久,加上这次他大装修,震落了原先补的墙面,但这裂缝不影响房子结构。

阿拉伯工程师一脸不高兴的问我怎回事?我说:抱歉!我一点不知道,当年买此房时,我底楼和二楼至今没有装修过,只在原来墙纸上涮了白涂料,墙纸后的情况我一无所知。阿拉伯人说要我赔偿,他告诉结构工程师,准备铲除边上壁炉的烟囱墙壁。我问学生:如重新补修要多少费用?建筑结构师说:如补这堵墙缝,换砖约三四千欧左右,如他要拆除边上壁炉墙那工程大了,约一二万欧,工程师说:老师你要注意,拆壁炉边的砖和这裂缝不是一会事,千万别让人混水摸鱼让你赔。但现在的裂缝并不妨碍房子结构。

阿拉伯人十分着急,嘴里不停地说,倒霉!怎么买了个问题房。他说我是刻意隐瞒。我说:怨枉我了!我真的不知道墙纸后会有有裂缝。我说:你也别急,该是谁的责任,就谁负,如责任是我,该赔偿的我一分不会少。

回家后我问了我的会计,她对这行十分熟悉。她说:以她经验,如打官司,对方不会嬴,因为你是不知情的。但法官虽然判你赢,但也要你付一部分费用给对方,法官保护受"害"者。结构工程师说:曹老师我们碰上此事都庭下和解,你付一半䃼墙工程费。此后,我又与中介联系,中介说:你没责任,一你是不知墙后状态,二,我们卖房时没有任何遮掩。她建议去问我的公证处。在公证处,我出示房前家里照片,又出示阿拉伯人砸墙装修后的原来补过墙的照片作对比。公证人说:你沒任何责任,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如果你明知墙內有问题而重新装修掩盖,这就是:刻意隐瞒!就是你的责任!我电告对方,转达了公证员的论述。对方不从,说要法庭上见。

我的烦恼又一次迎来。没多久我收到阿拉伯工程师的一封挂号信(在海外,收到挂号信一定要重视,或要回复,都属于重要事情)。信上说由于发现房子的墙缝,是属于我的刻意隐瞒,这房巳不值原价,要求我赔二万欧元作补偿。我拿了此信去公证处。他让我回信,我又问了我的律师。律师说:你也一定要写封挂号信回答他。不写,以后在法庭上你讲不清,你会很被动!恰巧,我有一位学生是国家大银行里做大公司方面业务的法律顾问。她主动对我说:老师我帮你写封专业法律用语的挂号信。等她写好,我又拿去给我的公证员看。他看后说:不错!不过有几个关键的用词,没表达出来,你放下我帮你改。(我前面讲过:律师分工太细,公证员对买卖房子方面的法律用语十分精准)。他帮我写好后并对我说:Monsieur Cao 你别着急!这不是你的责任,你不要付任何费用,我会与对方的公证处讲明你的情况,买你房的新房东一般不会再来找你。大家可要注意:一般不会?并不等于"百分之百的不会"。

信,我是去年12月中旬挂号寄出。我又开始了过忐忑不安的生活,生怕对方挂号信的出现,打官司不管谁赢谁赢,都是劳命伤财烦心的事。

转眼迎来了2020年,一月我回上海与老母家人过春节。没多久,在比利时的太太告我收到一个邮局挂号通知。我心想:他奶奶的,要来的还是来了。我心神不宁地回电"家中领导,让她去邮局取"挂号信",看看阿拉伯工程师他究竟想要怎么样?

二天后,领导回复,她从邮局取回来了,但不是挂号信,而是一双从法国寄来的鞋盒。原来是我托法航法国飞行员帮我太太从中国代买的打太极拳的运动鞋。这才使我虚惊一场。

直至今日,我不知阿拉伯工程师还会找我吗?就像马立三的单口相声里所讲:楼下的住客,每天半夜提心吊胆地等待楼上住户扔下最后一只靴子,方能安心入睡一样。现在的我,每天都在等待着那只"靴子"何时扔下?让我能安心"入睡"!

细想这几个月的卖房周折,我才是老房的真正受害者!。。。。。

全文完

相关阅读:【周末笔会】一波三折,我在比利时的买卖房产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