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不开锅系列报道:29岁欠债两万多欧,怎么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一位名叫Alexandre、来自瓦隆地区的年轻人目前经济状况堪忧。他希望能还清债务、重新开始。他不是唯一一个面临如此困境的人。新冠疫情使得很多家庭债台高筑。他们该怎样摆脱困境?

“我才29岁,就欠了23000欧元的债务。”Alexandre坦诚道。这位一家之主愿意讲述自己的经历,以图找到解决办法。“我在理财方面犯了很多错误。我希望能还清债务,给我的孩子更好的生活。”

在15岁那年,他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他不得不到餐馆打工来养活自己。凭借天赋和努力,他最终当上了好几家餐馆的老板。“从职业角度来讲,我一开始还是很成功的。”

但随后,他借了很多“还不上”的债。“比如,我在家乐福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买电视。人年轻的时候总想要最新款的电子产品,哪怕那不是必需品。”这些不必要的开销渐渐掏空了他的积蓄。除此之外,生活中还有很多难以预料的意外,比如生病。“到23岁时,我已经欠了将近30000欧元。债务的累积是很快的。”

Alexandre还趁可以的时候签了很多支票。“如今我不再干这样的蠢事了。我现在能还一点是一点,但无济于事。”他依然欠着十几位债主的钱。

据他说,冲动消费早已成为了过去。“我很多年前买的家庭影院和咖啡机是我们家里最奢侈的物件了。我女儿的床上放的是个充气床垫,因为我们买不起普通床垫。床也坏了,干脆就在地上睡。”

Alexandre还债的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我想还清债务!但现在我只能拿出小笔的钱,加上失业,整个餐饮业都在疫情中受到了严重冲击。”

在瓦隆地区,到底有多少人正身陷“债务危机”?

准确的数字很难说,但我们可以推测出大致的规模。“据我们推测,在比利时,至少有5%的人存在债务问题。”信贷与债务观察所负责人Caroline Jeanmart说。

这一比例是基于债务调解机构经手的案例数量推测出来的。在瓦隆地区,有资质的债务调解机构有近220家,共经手案例近20000起。“很显然,这还只是冰山一角。不是所有债务人都会来寻求调解服务的。”

这又是为何?最简单的解释是他们并不知道有这样的机构存在。其次,财务状况通常被视为私人信息。将自己的债务问题告知第三方不是件容易的事:羞耻心、负罪感、相信困难只是暂时的、对社会服务机构的不信任…这些都会成为人们寻求帮助的阻碍。

Alexandre就不愿意接受债务调解。“我不愿意被央行记录在案。而且我有自己的还款计划,我不希望调解员来管理我的收入。”

“这是受到了错误信息的误导,这些担心都是不必要的但却很具有代表性。”布鲁塞尔首都大区债务调解服务中心负责人Anne Defossez说。

她承诺说,寻求债务调解并不会造成申请人被记录在案。“这只是一项没有任何限制的免费社会服务。我们会给申请人提供建议。如果申请人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进行跟进。一切都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人们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误解,与信贷的还款机制有关:未在两个月内还款的债务人会被记录在案,以防止债务叠加。“这样做只是为了避免不具备还款能力的债务人欠下更多的债。”

另一种普遍的担忧是申请债务调解会造成自己的收入被监管。“有理财困难的申请人可以要求收入监管,但这不是强制性的。”

参与债务调解服务的有专业人员、法学家还有社工。“我们首先会基于您的个人情况给出一些建议,例如哪些可支配的钱可以用来还款、哪些债主的钱应当优先还清等等。我们会和您一起找出最佳的解决方案。如果您不认可我们提出的方案,您可以离开。如果您同意了,我们会联系您的债主,制定还款方案。”

Alexandre还是决定靠自己。他给所有债主发了一封邮件,说了自己的难处。“他们每个人都给我定了一个还款金额,但加起来依旧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据他说,有两位债主给了他很积极的反馈。“其中一位提出可以适当减免利息和罚金,另一位同意接收小额还款。”

Anne也承认,有部分债主格外的宽容,而另一些却很严苛。“我们利用对流程的了解,针对不同债主采取不同的策略。”

另外,调解员还会核实负债人是否有未申领的社会保障金,例如家庭补贴金。如有需要,他们还会帮忙办理申领手续。

如果债务金额实在过于庞大,还有另一个解决办法:申请债务集体清算。与申请破产类似,债务人需要向劳务法庭递交申请。这一程序的用时最长能达到七年之久。如果债务人在此期间仍无法偿清欠款,可以申请免除债务。在这种情况下,法官会指定一名司法调解员,债务人需要将全部收入汇给调解员。法律这样规定是为了确保透明度,但同时债务人也就失去了自主权。

据统计,截至2020年四月底,全比利时共有80691人申请了债务集体清算,占到总人口的不到1%。

不幸的是,新冠疫情使情势进一步恶化了。一些在疫情前没有经济困难的家庭都因为暂时失去收入而陷入危机,更不要提那些本就不富裕的家庭了。

Caroline表示,自疫情开始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到信贷与债务观察所寻求各类司法援助。

很多家庭背上了债务,特别是那些受封禁措施影响濒临停业的个体经营者。在低收入情况下,那些原本能负担得起的开销渐渐也变得负担不起了。大部分消费者还反映说,疫情期间食物价格有所上涨。

“我们预计疫情结束后会有大批人前来寻求帮助。大部分人起初还是想靠自己解决问题。但寻求帮助不是件可耻的事。人们应当趁早来,趁着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Alexandre那里也有好消息传来:他很快就要与当地的一家餐馆签合同了。“我们在疫情发生前就有联系。餐馆恢复营业后,我去上了几天班,他们对我很满意。有了这份工资,以后每个月我就能还300-400欧了。我感觉生活又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