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489例】狂欢夏令营致67名比利时年轻人感染,家庭医生们快撑不住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据Sciensano今早数据,总计感染94795例,较昨日的94306例,新增489,3人死亡,49人入院

狂欢夏令营致67名比利时年轻人感染,数字还会增加

据西弗拉芒省长卡尔·德卡洛维(CarlDecaluwé)称,9月初在葡萄牙举行的一个狂欢夏令营后,来自该省的67名年轻人(年龄在18至23岁之间)的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而且很可能还会感染更多人。另据Het Laatste Nieuws的报道,还有几批没有去过Summer Bash而是去那里租房的人也被感染了。

省长Decaluwé呼吁从该地区回来的所有人,尤其是年轻人,都必须严格执行隔离措施,他也预计“随后还会有更多的感染病例。”

Summer Bash的组织者Jordy S’Jongers对VRT的报道表示震惊。“我为他们安排好了一切,而且我们的工作也是针对疫情特制的,遵守社交距离和人数,整个夏天,我们接待了1千多名年轻人。”

S’Jongers呼吁9月2日至12日之间在阿尔布赞拉(Albufeira)的所有年轻人,甚至是那些没有随组织一起去那里的年轻人:“即使您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也要隔离。我担心三分之一的人会被感染。而且还会更多,因为还有很多年轻人不在我们身边。”

检测量加大,感染患者增多,比利时的家庭医生们快撑不住了,呼吁政府介入

比利时的全科医生们敲响了迎接新一波冠状病毒感染高峰的警钟,因为他们已经变成了应对新高峰的主要力量,承受着很大的压力,这些压力主要来源于新病例的增加、假期后大规模返乡和返校期间产生的潜藏病例以及患者家属的担忧。

佛兰芒全科医师协会Domus Medica表示,由于越来越多的病人和家属要求医生为他们进行检测和检疫,全科医生的工作量比去年增加了两倍。

该组织和其他的全科医生协会正在敦促政府相关部门的介入,并警告说,如果当前救治需求的激增与即将到来的冬季疾病治疗相冲突,就会出现日益逼近的瓶颈,因为冬季通常是医生们最忙的时候。

佛兰芒医生联盟的Jos Vanhoof医生告诉De Morgen报说:“在疫情的第一波,我们关注的是(医院)重症监护病房超负荷的工作,而现在我们必须认清初级防疫的局限性。”

全科医生说,他们工作量激增的主要来源之一是那些没有症状但必须进行检测和隔离的病人,以及那些担心自己受到感染的人,因为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求助于他们的家庭医生。“问题是没有政府机构来处理无症状病例和他们的后续要求,”Vanhoof说,在比利时新检测出的阳性病例数量稳步上升的同时发出了进一步声明。

Comines市(瓦隆大区)的全科医生Franky D’argent把他那拥挤的等候室比喻为一种“线上歇斯底里症”。D’argent医生说:“我接到了一些人打来的电话,他们的孩子与另一个孩子有过接触,而这个孩子的朋友所在班级的老师感染了新冠,因此他们全家人都想被隔离。”

“一些无症状患者已被送往检测中心两个月了,但所有接受检测的人也必须符合检疫规定上的相关情况才能往下一步推进,在判断出是否能在四天后进行第二次检测之后,才有机会结束他们的检疫,”Domus Medica联盟的Roel Van Giel医生说。“测试完后,这些无症状患者又得再去找他们的全科医生——这是医生们提倡的,在测试后让患者复查并进行随访。”

许多医生协会在本周都与医疗工会、政府工作人员和病毒学家讨论该如何减轻全科医生的工作量,Vanhoof说医生们不希望政府对他们的请求置之不理。他说:“目前,我们必须按照数百种不同的标准工作,比如对中小学生就有不同的防疫和治疗要求。”“医生和市民都迫切需要一套统一而简单的标准来遵守。”

(本文属维他命B综合TBT媒体 独家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