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深一度:忍无可忍,特斯拉等美企向白宫“索赔”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image.png

图源:Getty

白宫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两年多,美国企业的不满集中爆发了。据英国《卫报》24日消息,全球主要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沃尔沃、福特和梅赛德斯-奔驰均就美国政府对中国商品征收“非法”关税提起诉讼,要求美方退还进口商品所缴纳的关税。

除了上述知名汽车制造商,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约3400家美国企业就特朗普关税政策采取法律行动,要求偿还已支付税款并呼吁政府改变关税政策。分析人士指出,由于无法在本国找到相关产品的替代制造商,很多美国企业的零部件供应链和公司资金链承受了巨大压力。美国“武断且任性”的贸易政策正在把许多美企逼到崩溃边缘。

“征税清单武断且任性”

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9月23日,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在纽约的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对美国政府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提起诉讼。

法院的诉状显示,特斯拉要求认定特朗普政府对该公司从中国进口的部分零部件征收关税是非法的,退还已支付的关税税款,并赔偿期间利息。

特斯拉律师在23日的诉状中表示,“美国贸易代表所列征税清单既武断且任性,因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没有提供有意义的评论机会,没有在作出决定时考虑相关因素,也没有在发现的事实与实际情况之间建立合理的联系。”此外,该文件还将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代理专员马克·摩根列为被告。

据悉,这两个列表包含了从原材料到电子组件等数百个非常具体的项目,特斯拉在加州费利蒙(Fremont)工厂组装Model 3型号电动车所用到的电脑和显示屏就名列其中。

早在2018年8月,美国公布针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征税清单之前,特斯拉就在为争取关税豁免而奔走。在当时的豁免请求中,特斯拉这样写道:“提高这一特定部件的关税,会增加我们的成本并影响盈利能力,从而对特斯拉造成经济损害。由于Model 3汽车电脑的复杂性,以及处于发展的关键阶段,目前无法找到其他制造商来满足要求。”

不过,这项豁免关税请求于2019年被美国贸易办公室否决。美国贸易官员称,这些部件使用了对中国国家安全项目具有战略意义的技术。此外,特斯拉于2019年申请的人造石墨、氧化硅和门环定制焊接板的豁免也于2020年8月到期。

“少一个零件,生产线都会停下”

除特斯拉之外,还有不少受美国贸易政策波及的汽车制造商也将美国政府告上法庭。据英国《卫报》24日报道,全球主要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沃尔沃、福特和梅赛德斯-奔驰均就美国政府对中国商品征收“非法”关税提起诉讼,要求美方退还进口商品所缴纳的关税。

image.png

英国《卫报》报道截图

梅赛德斯-奔驰在向法院提交的文件中指责特朗普政府,称“对前所未有、无节制且无限的贸易战提起诉讼,事关该公司从中国进口的逾5000亿美元商品”。文件还表示,美国法律“没有赋予被告发起一场巨大贸易战的权利,以及持续多长时间和选择什么样方式”。

业内人士指出,保证零部件供应稳定对汽车制造商来说十分关键。“99%的零件无法制造一辆汽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这样写道。亚洲汽车行业顾问、通用汽车印尼业务前负责人迈克·邓恩(Mike Dunne)认为,汽车零件缺一不可,“少一个零件,生产线都会停下”。

据统计,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超过10万家,规模以上企业超过1.3万家。外商投资汽车零部件企业早已超过1万家,国际主要的零部件企业均已在中国设立生产和研发基地。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汽车制造商依赖于全球供应商网络,其中源自中国的零部件通过多个国家的公司进入欧洲或美国的汽车工厂。根据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管理局的数据,仅在2018年,中国向美国出口的零部件约为200亿美元。尽管其中一些零件流向汽车零件零售店,但很大一部分都流向装配线,用于制造汽车。

image.png

CNN指出,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规模庞大

在今年2月发布的一篇文章中,CNN指出,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规模庞大,世界各地的汽车制造商都在依赖中国的零件维持自己的供应链。受疫情影响,专家们一度担心,如果中国各地的许多工厂持续关闭,全球各地的工厂可能会陷入停顿。密歇根州智库汽车研究中心副总裁克里斯汀·德兹切克直言,如果供应中断,为所有这些零件寻找替代品是不切实际的。

“美国的生产商正在失去出口市场”

谈及特斯拉的经营,美国投资研究机构Trefis网站发文表示,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制造和销售电动汽车,在中国的业务对于其推动中长期收益增长至关重要。2020年第二季度,特斯拉在中国交付约3万辆汽车,占该季度该公司总交付量的三分之一。

据悉,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现在的Model 3年产能为20万辆,而特斯拉在北美唯一的汽车制造工厂费利蒙工厂的总产能为49万辆。这意味着仅中国就占特斯拉产能的30%,随着该公司扩大Model Y的产能,这一数字可能会进一步上升。韦德布什证券公司(Wedbush)分析师丹尼尔·伊夫感慨称:“时至今日可以看出,特斯拉在中国上海设立超级工厂的战略是何等重要,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很多美国企业都面临特斯拉这样的尴尬境遇”。

“特斯拉状告特朗普政府,此举出乎意料且出手强势,或吸引其他美国企业效仿。”伊夫(Daniel Ive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CNBC报道,已有约3400家美国企业就特朗普关税政策采取法律行动,要求偿还已支付税款,呼吁政府改变关税政策。

image.png

《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征收汽车关税意愿不高,但将关税视为有力工具。

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政府认为加征关税是从贸易伙伴那里获得优惠的有力工具。但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杰弗里·弗兰克尔曾观察发现,美国贸易政策带来了一个罕见现象——“几乎每个人都遭受损失”。他指出,“从大豆到汽车,美国的生产商正在失去出口市场”。

感受到当前美国贸易政策负面效应的还有美国汽车与设备制造商协会负责政府事务的高级副总裁安·威尔逊(Ann Wilson),他表示美国政府对汽车行业加征关税的威胁,加上对中国以及全球钢铁和铝的关税,“已经导致我们的会员重新考虑对美国的投资”。(海外网 张敏 王法治)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