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闲聊】比利时即将完成“组阁大业”?这500多天走的太辛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据Sciensano今早数据,总计感染110976例,较昨日的108768例,新增2208,4人死亡,71人入院

疫情持续走高,政府的政策却与之背道而驰,越放越松。话说,由女首相“带班”的临时政府也挺不容易的,偏偏赶上了这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放到哪届政府都让人头疼。相信和笔者一样,对许多人来说,比利时政治似乎是一个永远也说不清道不明甚至搞不懂的话题——对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到目前为止,选举已经过去了近500天。2019年5月27日,南北两边的民众用选票投出了自己的态度,北部荷兰语区(Flanders)以压倒性的结果支持了右派,而南部法语区(Wallonia)则大部分投给了左派。由法语自由党(MR)Charles Michel领导的上届政府执政超过了600天,在Michel决定支持联合国移民协议后,弗拉芒右翼政党N-VA于2018年12月集体”退群“离开了政府。

从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比利时是由一个关注时事的看守政府领导的,这意味着政府仅限于作出纯粹的行政决策,只解决紧急的或日常的事务。Michel当选欧洲理事会主席后,该党成员Sophie Wilmes于2019年10月临危受命接替他担任首相一职,一个新的临时(看守)政府基本上就这么组成了。

当2020年3月比利时爆发新冠危机时,新政府组阁谈判暂时中止,Wilmes获得了三个月的特别权力来处理危机。这些特别权力使Wilmes的少数党联盟得以引入新的立法,但仅与冠状病毒有关,以指导比利时度过新冠肆虐的紧急状态。然而,由于危机到6月还远未结束,特别权力又被延长了3个月,所以临时政府执政期限初步定在了9月17日,届时将组建一个能够全面运作的政府。

那现在发生的事情又算什么?

在几次组建不同联盟的尝试失败后,佛兰芒自由党(Open VLD)的党魁Egbert Lachaert成为国王任命的第十二个为联邦政府组建难题找到解决办法的协调人。

根据谈判所处的阶段,这些由王室任命的人被称为中间人或协调人。首先,协调人是那些与可能是联盟伙伴进行探索性谈话的人。通常情况下,联盟协议草案的谈判要先与起草方进行讨论,然后再交由起草方完成,由后者负责最终达成协议。

8月底,Lachaert正式通知国王,他将成立一个叫Vivaldi的联盟:红色代表两家社会党 (PS 和 spa),蓝色代表两家自由党(MR 和 Open Vld),绿色以生态为主的Ecolo和Groen,橙色代表荷语基督教民主党CD&V。

最早组织退群的“胖威”N-VA党主席Bart De Wever眼看着组阁大业里没人和他玩了,肯定不高兴,最近连”脱裤子跪舔“这种下流至极的话都喷出了口,还扬言要复仇搞破坏。。

然而,由于与其他政党之间的紧张关系,这一政府组成不包含在2019年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的弗拉芒右翼政党N-VA。N-VA和极右翼政党Vlaams Belang 都曾多次谴责Vivaldi联盟中弗拉芒人缺乏多数席位,而该党是2019年选举的最大赢家。

尽管新的情况相继出现,但双方于9月10日同意将最初9月17日的最后期限延长至10月1日,在此之前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延误——因为负责领导谈判的两党领导人之一Egbert Lachaert感染了冠状病毒。

短暂中断后的9月21日,Vivaldi联盟似乎又遇到了困难,因为佛兰德社会党领袖(sp.a) Conner Rousseau 不再和Wallon自由党MR进行谈判了,原因是其党魁Georges-Louis Bouchez失言了,没有向国王提交进展报告,Lachaert 和Rousseu甚至提出了辞呈,不过国王果断拒绝,并敦促他们为了国家的利益必须重建信任。

两天后,也就是9月23日星期三,他们在最后一刻向Bouchez提出了妥协方案,并设法恢复了谈判,Bouchez自然也就接受了这个方案。

法语区社会党的领袖Paul Magnette和来自弗拉芒自由党的副首相Alexander De Croo在周三被国王任命为联合委员,这通常代表着组建一个正式政府之前的最后一步,他们两个人现在要负责领导所有党派进行谈判,以组建完整的内阁并完成联邦政府协议。而不出意外的话,下届首相也将从这两位中产生。

那么最后,谁将成为首相呢?

事实上,联合协议准备好了还不够,谁将领导这个政府还远不明朗。在连续几任法语区政党执政的首相之后,许多佛兰德政治家,包括Maggie De Block希望看到一位来自Flanders的首相领导下一届政府,但目前还没有任何明确的决定。

现在,MR党主席Bouchez公开提议,现任首相、也是他的同事Wilmes女士可以继续执掌下届政府,尽管根据几位专家的说法,这似乎只是一套友善的说辞。

Alexander De Croo和Paul Magnette在9月24日的谈判中

在过去,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首相应该来自最大党,由此看是法语社会党的Paul Magnette有希望,但荷语自由党的De Croo也有可能获得该职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在法语区政党占多数的政府中保持平衡的一种安排。

“协商总是漫长的,其余的细节还有待讨论,”Joachim Coens这么说道。弗拉芒基督教民主党领袖(CD&V)表示:“我们已经谈成了较好的联盟协议,并坚持解决现在让人关注的问题,如医疗保健和购买力的增加。”

尽管有几个艰难的决定要做,比如关于放宽堕胎法的辩论和2025年前逐步淘汰核能使用,还有一项关于气候的行动计划,但根据绿党主席Kristof Calvo的说法,谈判各方已经开始互相信任了。

“我们希望在政治上重新建立尊重。我们做出选择,”Calvo告诉记者。“必须在10月1日前组建新政府。政府一团糟的情况已经近两年了。就我们而言,失败不是一种选择。”

下一步要做的是什么?

9月28日(周一),两位联合委员预计将返回皇宫,提交一份新的进展报告,并有望在10月1日的最后期限之前完成组阁。

尽管时间很紧,各政党现在必须完成这项协议,并开始召集各自的党代表大会,最终达成协议。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党代会只是一种形式,但一个政党仍然有可能借不接受条款的机会而停止进展,据报道,一些CD&V党的成员仍在认真考虑这些条款。此外,据报道,即使所有党代表大会都通过了这项协议,要在一周内完成所有工作似乎也很困难。

如果不能满足10月1日的最后期限,另一种选择是将其延长到10月15日,这是底线了,那时比利时必须向欧洲提交其预算计划草案。在这种情况下,Wilmes政府的执政时间可能被再次延长。

相关阅读:

一文看懂比利时政治历史:【比会】你所不知道的”奇葩“比利时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