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洞庭十年 用心保护麋鹿(保护区里的年轻人(18))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东洞庭湖保护区内的麋鹿。姚毅摄(人民视觉)

   

宋玉成在工作。本报记者王云娜摄

核心阅读

宋玉成是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总工程师,保护区唯一的一名博士。

夜宿渔船、钻芦苇荡、学习在沼泽行走,工作10年来,每一次开展调查、每一次救助麋鹿,宋玉成都冲在最前面……

9月的洞庭湖,晴空高照,万里无云。钻进四五米高的芦苇荡,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总工程师宋玉成用双脚蹚出一条路,径直往深处走,“你看,这是麋鹿留下的蹄印。”在一片裸露的草滩,终于觅到麋鹿留下的踪迹,他兴奋地端起相机拍个不停。宋玉成是这个保护区唯一的博士,扎根洞庭湖已有十载。

麋鹿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比起坐办公室,我更愿意用脚步丈量洞庭湖,保护麋鹿的世界。”宋玉成说。2014年开始,麋鹿的救助和研究,成为他的主要工作之一。

“调查清楚麋鹿的逃生路线,才能把生境岛建在对的位置上”

目前,东洞庭湖的注滋口和红旗湖,是麋鹿的主要栖息地。

今年6月,宋玉成和同事进行了一次汛期调查,以减少汛情对麋鹿的影响。在注滋口湖洲,结合芦苇倾倒的范围和麋鹿的粪便数量,宋玉成初步判断,这一群麋鹿朝着河口去了,至少有几十头。背上无人机、扛着望远镜,一行人手脚并用,“高抬腿”穿越芦苇荡,一寸一寸向前,丝毫不吝惜气力。

“呦——”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鹿鸣。宋玉成麻利地把无人机飞上天,通过镜头发现,离他们大约500米的滩涂上,一群麋鹿正欢快地奔跑嬉戏。

“这群麋鹿共有61头,还看到了18头小鹿!”指着小麋鹿身上特有的白色斑点,宋玉成欣喜若狂。3—5月是麋鹿产子的季节,鹿妈妈怀胎9个多月,每胎只产一个幼崽,“新生儿”约10斤重、80厘米高。然而,涨水期是新生麋鹿的生长期,一旦大水漫过来,刚出生的麋鹿可能被水淹死。宋玉成说,“小麋鹿满月后能长到一米二的高度,泅水的本事也会增强不少。”

这次汛期调查为期3天,宋玉成和同事们一道,摸清了东洞庭湖近200头麋鹿的汛期迁徙路线。“这次调查十分重要。”宋玉成解释,涨水时,麋鹿为了逃生会一直往高处跑。对此,保护区在湖洲建设两个“高地”——生境岛,供麋鹿遇水时紧急避险,“调查清楚麋鹿的逃生路线,才能把生境岛建在对的位置上”。

“我帮麋鹿安家,麋鹿也帮我安了一个家”

2009年,由于导师的麋鹿研究课题,读博一的宋玉成第一次来到洞庭湖。他至今记得,那年冬天,在一处隐蔽的沼泽地,发现了水塘边打滚的麋鹿,“那一瞬间,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希望能为它们做点什么,让它们拥有更好的生存环境。”

在保护区丁字堤管理站站长余志兵看来,宋玉成的到来,为麋鹿保护注入了宝贵的力量。宋玉成不仅能通过麋鹿粪便、卧痕判断麋鹿的数量,推测麋鹿在不同时期的分布,还能研究鹿群的种群数量是否增加,性别比例、年龄结构是否合理。这些方法,让保护区的许多工作人员耳目一新。

让大家印象深刻的,还有宋玉成做研究时的那股执着劲,“一起巡护时,即使眼前没了路,他也要往芦苇深处钻。”余志兵说。

宋玉成和妻子唐欢也因为麋鹿而相识。唐欢是岳阳电视台记者,在一次麋鹿调查报道中和宋玉成结识。2014年,他们结为夫妻,把家安在洞庭湖畔。“我帮麋鹿安家,麋鹿也帮我安了一个家,我们都扎根在洞庭湖。”说到这儿,宋玉成眼中泛着柔情。

“看到麋鹿在洞庭湖安家,觉得10年青春没白费”

在湖里,危险无处不在。“我从小就不会水,当洞庭湖真正出现在眼前,有点双腿发软。”宋玉成说。麋鹿趾间长着薄薄的皮腱膜,可以扩大脚趾承重面积,防止深陷淤泥。而对宋玉成来说,在湿地行走,也是必须学会的技能。“刚开始可以说寸步难行。”后来,宋玉成选择有草甸的紧实地段,平脚着地,小步快走,才慢慢适应。

宋玉成和同事一天至少要走30公里,有时夜里只能住船上,夏天蚊子会钻进睡袋,冬天裹再多都难以御寒。“保护、救助麋鹿,就是守护整个洞庭湖生态。”宋玉成说,“看到麋鹿在洞庭湖安家,觉得10年青春没白费。”(记者 王云娜)

《 人民日报 》( 2020年09月28日   第 1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