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3175例】周末闲聊:刚被转正的比利时公主姓氏有啥来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据Sciensano今早数据,总计感染124234例,较昨日的121059例,新增3175例,14人死亡,66人入院

周末好啊,今日新增3175例,哈哈,又破纪录啦。。。不管它了,病毒要活,咱们也不能等死,对不对。日子照过,就像这两天的新闻一样,川普两口子感染了(扰的世界不安宁,好像国人特兴奋),比利时终于告别无政府状态组阁成功,同时,还有一位卧薪尝胆二十年,从不“争名争利”到“名利双收”,呵呵,今儿咱们就聊聊刚刚被比利时法院“转正”的公主殿下:Delphine de Saxe-Coburg et Gotha的姓氏背景。

这张图片配的太绝了,看看这神态:小样儿,赶紧叫我“公主殿下”

相信各位都看了新闻,布鲁塞尔上诉法院(Brussels Court of Appeal)已经判定Delphine Boël是前国王Albert二世的私生女,为比利时公主。而Delphine正在把她的姓氏改为其父亲的姓,即“Saxe-Coburg-Gotha”。她的孩子们,Joséphine和Oscar,也因此成为了比利时的公主和王子,其他人也应该用同样的方式来称呼他们。

今年年初,在经历了多年的法律斗争和法院要求的DNA检测后,Albert国王最终承认自己就是Boël的亲生父亲。然而,Boël并不满足于此,她希望能得到和Albert其他孩子(比利时的现任国王Philippe,Astrid公主和Laurent王子)相同的待遇,并以“Saksen-Coburg”为名。此外,她还希望自己被称呼为“比利时公主殿下”,而上诉法院(The Court of Appeal)现已证实她确实有此权利。

Delphine成为de Saxe-Coburg-Gotha家族一员:那 de Saxe-Coburg-Gotha一家是谁?这个头衔又有啥来头?

Delphine的新姓氏,属于一个源头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家族。François de Saxe-Cobourg-Saalfeld之子Ernest一世,于1826年在德国建立了Saxe-Cobourg 和 Gotha这一家族。Ernest一世是Saxe-Coburg-Saalfeld公国的前公爵。在此前几年,Ernest的姐姐与俄国的Constantine Pavlovich大公结婚,家族因此获得这一公国,这片领土使这一家成为了名门望族。

比利时皇室的“老祖宗”Ernest三世:Ernest一世的父亲

从Saxe-Coburg-Saalfeld 到Saxe-Coburg et Gotha,1806年,22岁的Ernest一世从父亲François(Ernest三世)手中继承公国,而当时的公国处于拿破仑军队的控制之下。1807年,拿破仑与俄皇亚历山大一世签署《提尔西特条约》。Ernest的姐夫是亚历山大一世的家族成员,亚历山大一世使拿破仑将公国归还于Saxe-Coburg家族。

1817年,Ernest与Louise de Saxe-Gotha-Altenbourg结婚。1826年,Saxe-Gotha-Altenbourg公国绝嗣。几个公国面临重组。Ernest让出Saxe-Saalfeld,作为交换获得巴伐利亚州的Saxe-Gotha,这便是家族的开端。

以上是Saxe-Coburg-Gotha家族的起源。那么又是如何发展至Albert二世、Delphine以及欧洲现有的王室呢?

Léopold一世开创了比利时萨克森-科堡-哥达王朝。他的子女包括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和墨西哥皇后玛丽-夏洛特。他还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之夫阿尔伯特亲王的叔叔及堂姐夫(其第一任妻子夏洛特是维多利亚的堂姐)和舅父。

Ernest一世有八个兄妹,其中一个名叫Léopold,生于1790年。Léopold是德国王子,俄国军队的士官,他移民至英国,娶威尔士的夏洛特公主为妻。1830年希腊推选利奥波德为其国王,但利奥波德没有接受这个王位。1830年10月4日比利时单方面宣布脱离荷兰王国独立后,因Léopold在军事、外交才能,以及他当时及以后同欧洲各王室的密切关系,国民议会选中了他,1831年7月17日利奥波德到达比利时德帕内,1831年7月21日他向比利时宪法宣誓就任国王,这一天从此成为比利时的国庆节。一周半后荷兰军队入侵比利时。1839年荷兰承认《伦敦条约》,正式承认比利时独立。

比利时首任国王的哥哥:恩斯特一世(英语:Ernest I, Duke of Saxe-Coburg and Gotha,德语:Ernst Anton Karl Ludwig Herzog von Sachsen-Coburg und Gotha;1784年1月2日-1844年1月29日)是最后一任萨克森-科堡-萨尔费尔德公爵,亦是首任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他是萨克森-科堡-萨尔费尔德公爵法兰西斯的长子,其弟利奥波德一世是比利时首任国王。1806年继承父亲弗朗茨为萨克森-科堡-萨尔费尔德公爵,但该公国被拿破仑占领。但恩斯特也是普鲁士将军。1807年签订提尔西特和约后,恩斯特才得以统治该公国。1813-1814年他指挥萨克森第5军,攻克美因兹,又参加1815年的战役,在维也纳会议上,他得到利希滕贝格公国的领地。1834年他将这一领地售予普鲁士王国。他是阿尔伯特亲王(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夫婿)和恩斯特二世的父亲,死后爵位由恩斯特二世继承。他也是维多利亚公主(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之母)的兄长。

英国、葡萄牙和比利时都有该家族的分支

Ernest一世的第一次婚姻,有了儿子Albert de Saxe-Coburg et Gotha。Albert后来与他的表姐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结婚,成为亲王。家族的另一支是Ferdinand王子的分支,1887到1918年间,Ferdinand作为保加利亚摄政王后又成为该国国王。

葡萄牙也有Saxe-Coburg et Gotha家族成员。具体来说,是Ferdinand-Auguste的后裔。Ferdinand-Auguste是比利时国王Léopold的侄子,维多利亚女王的表亲。1836年,Ferdinand-Auguste与葡萄牙的Marie二世结婚后,成为葡萄牙国王。

该家族的徽章

让我们再回到比利时的分支。1865年,Léopold一世和Louise d’Orléans的儿子Léopold二世,成为比利时国王。后来王位先后传给他的侄子Albert一世、Léopold三世、Baudouin、Albert二世和Philippe。

家族姓氏暂时改变:从Saxe-Cobourg et Gotha到de Belgique

1921年一战结束后,“德国姓氏”名声不佳,因此Albert一世决定,从Albert三世的孩子一代开始,停止将Saxe-Coburg et Gotha作为家族姓氏,更换为“de Belgique”。在如今Laurent王子2003年的身份证上,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姓氏已变为de Belgique。

然而在2017年,据Le Soir报道,王室姓氏又改回了Saxe-Coburg-Gotha。报道称:“所有属于Léopold一世后代的王室成员(也就是说不包括国王的配偶Mathilde和Paola,以及王子的配偶Lorenz和Claire),除了Astrid和Lorenz的子孙之外,今后都将和1921年前一样,冠以“Saxe公爵,Saxe-Coburg-Gotha王子”或“Saxe女公爵, Saxe-Coburg-Gotha公主”的头衔。

头衔可世袭?

王室对此是如何解释的?2015年一项王室法令规定,王室成员有权享有其祖先的头衔。所以,Delphine Boël从此以后可以保有公主的头衔以及这个家族的光辉姓氏了。不过,比利时王室(包括国王)还未对此发表任何回应。。。

还是Delphine Boël笑到了最后,这场皇室吃瓜大戏,各位群众看的如何呀?

相关阅读:

【史话】布鲁塞尔路易斯大街名字由来背后的故事:比利时公主的悲欢人生

比利时老国王私生女发声:“我就是他的一件脏衣服”

【Delphine认亲不为财】爸爸(身家16个亿)比老国王(生父)更有钱!

【私生子】比利时阿尔贝(二世)国王拖延做亲子鉴定,每天被罚5千欧!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 邰佳萱 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