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深度分析】为啥比利时第二波疫情“这么猛”?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今天新增5728例,看到这吓死人的数字,大家都在问,为啥病毒会失控?

(据RTBF)比利时的第一波新冠疫情与当前第二波的地域感染分布情况截然不同。受影响最大的不是同一区域。怎么才能解释这一现象呢?我们必须要明白流行病传染需要哪些因素?三要素(除了病毒)分别是:活动、环境和传染物。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从当前阶段到比利时疫情初期爆发的时间差异:

2020年10月:当前新冠病毒主要在布鲁塞尔大量传播。住宅区人口密度更高的地方如Molenbeek区和Saint-Josse区感染率都遥遥领先。大区也因此宣布关闭酒吧类场所一个月。瓦隆的列日省和埃诺省同样受到严重影响。

2020年7月:解禁后,疫情第二波先在安特卫普爆发,且最为明显。省长Cathy Berx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包括宵禁关停等严厉措施。现在看,效果还是有的,最起码从“感染新增领跑”的位置下来了。

2020年3月:病毒在林堡省出现。北部荷语和埃诺地区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第二波爆发诱因不清楚

现在主要问题是无法精确的了解到每个时期的主要感染源(群体)。关于感染最严重的地区数据是局部而不是集中的:这是由于缺乏相关措施,而不能像法国一样拥有精确的统计工具,专家对此深表遗憾。

我们所知道的是,3月份的时候,人们从狂欢节假期回来后,把意大利的病毒带到了比利时,并在林堡爆发了疫情。同时,该省的一些超级传染性事件,例如狂欢节,也是感染的来源之一。当时并没有检测、口罩和隔离。 病毒从一个地区传到另一个地区,随后传播到整个比利时,并在4月中旬达到了流行高峰。

穷人社区更易感染

现在,这种病毒感染的人群各异,有些是第一波期间尚未感染的人口。对于布鲁塞尔而言,这些都是人均收入较低、居民多元化且住宅密集化程度很高的地区。一旦摆脱了缩在小公寓中的长期禁封,他们便较少地注意那些似乎不再紧急和必要的卫生措施。因此,当前阶段的感染分布情况可以部分地由社会不平等来解释。就是穷人社区感染的多。。。。

但是现在感染最多的也是年轻人。该病毒正在大学校园中传播;学生回家后,还会感染家庭成员。我们还注意到,受第一波影响较小的省份,例如Namur和Brabant Wallon省,其发病率现在都有急剧上升,这些还真不能用社会经济因素来解释。

看懂统计数据

关于Sciensano的统计数据,需要澄清的一个要素是:阳性病例不是记录在接受检测的地方,而是根据居住地记录的。比如:根据最新数据,在Lasne,每10万居民中有568例感染者,我们不能说当地大多数人都有高危感染风险。 以居住在Lasne的一名ULB学生为例,他是在Ixelles医院测试结果为阳性。但他的测试结果将出现在Lasne(而不是Ixelles)的统计信息中。对于在Ostend度假,出现症状并接受测试的布鲁塞尔居民来说,也是如此。我们不会把他在列入Ostend感染人数中,而是在他居住的布鲁塞尔。

另外,阳性率与发病率没有直接关系:在第一种情况下,阳性测试的百分比与所进行的测试数量有关,而一个人可能进行了多次测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统计每个测试,而不是人数。另一方面,发病率是按个人计算的:以100,000名居民中的新增感染者的数量来显示。

有些专家的言论误导民众

最后,一些专家提出假设:在相关言论和极简主义论点对流行病的影响下,法语区的医学人士有更多的言论权力,从而可能导致了法语区对疫情警惕性的下降?

在荷语区,病毒学家Marc Van Ranst,与像法语区的专家Jean-Luc Gala一样,在夏天(8月份)的时候就分别发出病毒反弹的警告,前者认为会出现第二波疫情,另一个人则认为会有小波回升。

一些专家认为,这些不和谐的声音损害了对人们健康保护措施的尊重,而且在法语区,这种话语更容易让人听信。但是,Celeval的健康经济学家成员、群体免疫的拥护者Lieven Annemans是来自荷兰语区的。在Flandre也有一个名为Viruswaanzin(病毒无害)的反政府措施小组。

政策需要一致性

模棱两可的交流,相互矛盾的专家可能促成了话语的琐碎化,有些显得“太多”,而有些显得“太少”。缺乏一致性总会造成问题。也一定程度上误导了民众。关于酒吧是比利时主要污染源的说法也是如此。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比利时的研究来证明这一点。

另一方面,在法国,10月8日的流行病学点确定了哪些是污染的主要焦点。在3207个感染案例中,来自医疗机构(ES)以外的公司(单位及办公场所)仍然是出现聚集感染最多的地方(占比25%),然后是学校和大学(21%) 以及人口多的大家庭(多户人家),还有公共/私人的活动聚集也使感染爆发(17%)。

关闭酒吧而不是学校是政治选择

选择关闭酒吧而不是学校,推荐远程办公,这是一种政治操作而不是依据流行病学的科学性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解释可能更清楚,而不是调用比利时似乎不存在的统计信息。讲话的混乱并不能逃过公民的质疑,政府缺乏连贯性的政策,换来的是民众倦怠和抵触,“科学管不住情绪”,目前欧洲疫情失控的主要原因是难以说服老百姓来全力配合政府一致抗击疫情。。。(黄屹迪 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rtbf.be/info/dossier/epidemie-de-coronavirus/detail_geographie-belge-du-covid-19-pourquoi-tant-de-differences-par-rapport-a-la-premiere-vague?id=10603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