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监督,到群众身边解决问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image.png

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纪检干部向贫困户询问情况。  李 琨摄

image.png

云南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县纪检干部在某公司车间了解产业扶贫政策落实情况。  赵 芬摄

image.png

云南曲靖市师宗县纪检干部在观花村了解扶贫惠农政策落地情况。  陈海燕摄

当前,脱贫攻坚战进入决战决胜关键阶段。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无数党员干部正与贫困群众团结一心加油干,共同创造着美好生活。为脱贫攻坚提供坚强纪律保障,是纪检监察机关的政治任务。广大纪检监察干部走出机关、走到群众身边,把监督探头架到扶贫一线,同时,坚持严管厚爱相结合,激励干部担当作为,凝聚起脱贫攻坚强大正能量,向绝对贫困发起最后的战斗。

从本期起,本版将请记者深入一线,聚焦扶贫领域的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行动,连续报道监督执纪这把利剑,是如何护航脱贫攻坚的。

——编  者

从今年5月起,范金祥家五口人每月多了560元残疾人生活补助。这钱是纪检监察部门帮“要”来的。4月18日,云南省纪委监委蹲点监督小组从会泽县娜姑镇炉房村出发,爬山一个多小时来到贫困户范金祥家,发现他家五口人都有智力障碍,但没享受残疾人补贴。在蹲点监督小组过问下,娜姑镇社保中心送服务上门办了证。会泽县随之启动残疾人证件排查,通过动员办、代办和下乡集中办,打通服务“最后一公里”。

云南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脱贫难度大。今年4月中下旬,云南省纪委监委领导带队组成11个小组,对未申请摘帽和剩余贫困人口超过5000人的11个县市区,以及11个省级脱贫攻坚主责部门蹲点监督。11个组走访了1800多户人家,实地检查项目160个,发现问题795个,目前已基本整改完毕。全省州市和县级纪检监察机关也展开了蹲点监督。精准的蹲点监督,有力保障了高质量脱贫。

监督小组带上干粮,开着导航,敲开家门

得知自己被抽调参加蹲点监督,曲靖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胡俊峰深感责任重大。曲靖的宣威市和会泽县都有省级监督小组蹲点监督,按要求,市级纪委监委要按照一定人员比例组建监督组上下联动一起工作。宣威的人口在云南县级排名第二,蹲点监督涉及24个乡镇159个村,有时两个村间车程就得个把小时,进入现场说着容易做起来难。

胡俊峰忐忑还因为,蹲点监督采取“四不两直”方式: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要陪同,直奔基层、直指问题。他说,为了更好地在一线发现问题,曲靖纪委事先请有关部门培训脱贫考核的政策要点,到达宣威后又请在一线督战的同志谈经验体会,包括怎么和群众交流听到真话,大家心里有了底气。

省纪委监委赴会泽蹲点监督小组联络员李敏告诉记者,小组4月13日抵达会泽会合后,即成立1个案件评查组和7个走村入户小组。第二天高寒山区飘起雪花,大家早上8点出发,晚上8点才能赶回县城。除了当地驾驶员,监督小组不让县里陪同,开着导航直奔村里,根据名单随机选择到访户。“为了节省时间,车上备了面包和水,累了就在车上眯一会。”他说。

范金祥家要走一个多小时山路,村干部本来建议换一家,在带队的省监委委员坚持下,才有了后来的全县残疾人证件大排查。

“监督小组不让县里陪同,我们的任务是落实好转来的问题。”会泽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徐瑞娟说,进村入户“从下往上”看问题,问题找得准,更能抓住关键。徐瑞娟感慨:“更难能可贵的是,监督小组工作没有挑起基层矛盾,而是就事论事,还宣讲政策化解矛盾。”省纪委监委赴昭通市永善县蹲点监督小组联络员杨俊说:“目睹了扶贫干部‘白加黑’地工作,我们不会抱着挑刺的心态监督。”

4月24日至28日,11个小组对11家省级脱贫攻坚主责部门倒查监督,发现了一些问题。如省直某单位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该单位3月对一些县区进行专项扶贫督战,蹲点小组发现督战报告很像县里写的,文中甚至出现“我县”字样。原来该单位第一轮督战仅3天,第二轮督战时都没到现场,相关责任人员很快受到处理。

有问题发现不了是失职,发现问题不推动解决是渎职

4月16日,监督小组来到会泽县鲁纳乡狮子村走访,刚一入户就有群众反映:“去年烟厂支持种植软籽石榴的2000元,到现在没兑现!”监督小组当即把问题移交县纪委。经核实,该笔资金是挂包帮单位资助狮子村发展产业的2000元补助款,涉及23户,由乡财政所统一打款到了小组长账户上,但钱一直没妥善分下去。

狮子村当晚召集群众开会,通过了兑付方案。第二天,兑款花名册贴在村公示公告栏里,最多一户领到270.6元,最少一户领到7.2元。钱虽少,群众点赞却不少。工作不力的小组长被严厉批评,狮子村也加强了对帮扶资金的跟踪问效。

云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蹲点有问题发现不了是失职,发现问题不推动解决是渎职。为了更好形成监督合力,各蹲点小组每晚都会将监督情况汇总至省纪委党风室,党风室梳理后再通报各组,明确工作注意事项和重点。各蹲点小组还将不能当场解决的问题当天梳理,次日移交县纪委监委督办,并跟踪办理和整改。

云南省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李庆元介绍,蹲点监督解决的问题有四个方面:对照“贫困户脱贫、贫困村出列、贫困县摘帽”指标发现的问题;检查中发现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线索以及各项整改工作中的问题。记者翻阅总结发现,如监督组发现办公室设置过多过滥的情况让基层干部分身乏术:某县扶贫办主任身兼七职,每个职务都需建立工作台账,并写工作方案、报告总结等。

蹲点监督期间,11个组谈话近千人,现场协调处置问题625个,还移交了14条线索。同时评查了2000多条扶贫领域问题线索、500多件案件,发现问题700多个。在此过程中,带动州市纪委监委派出的监督组解决问题千余个。

蹲点监督发现的点上的问题,往往具有一定的共性,能推动面上的整改。如监督组蹲点宁蒗彝族自治县时发现,诸如保洁员、护林员等公益性岗位,存在“人岗分离”现象,有些干活的人和名单对不上。蹲点小组将该问题反馈给省人社厅,6月,云南省人社厅即牵头开展了全面清理。

运用“蹲点式”“体验式”办法,校准监督探头

脱贫攻坚任务能否高质量完成,关键在人,关键在干部队伍作风。云南省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冯志礼表示,全省纪检监察机关要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按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云南省委的要求,主动把纪检监察工作融入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在打赢脱贫攻坚战中体现新气象、展现新作为、取得新成效。

全省纪检监察机关主动靠前助力助战脱贫攻坚,省纪委监委对承担脱贫攻坚重要职责的16个省直部门和任务重的6个县市区开展巡视,加强对州市县巡察的指导把关;牵头协调省扶贫办,梳理2016年以来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使用和项目推进情况,对183个问题逐一分析研判并及时分流,保证扶贫资金廉洁使用,扶贫项目高效推进……

蹲点监督结束一个月后,11个蹲点小组原班人马再次集结,回头看各地各单位整改情况。全省州市和纪检监察机关也纷纷行动起来,运用“蹲点式”“体验式”的办法,校准监督探头。

临沧市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纪检监察机关聘用了千余名廉洁扶贫民情信息收集员,搭建起组、村、乡和县四级民情信息平台,已收集信息275条,为基层解决困难246个;昭通市纪检监察机关完善信、访、电、网、新媒体“五位一体”平台,全方位发现问题线索,彝良县纪委监委在村级设立了百余个群众诉求工作点;楚雄彝族自治州武定县纪委监委组成2个监督小组赴7个贫困乡镇,对脱贫户家庭收入、返贫风险点、后续帮扶等展开监督……

2016年参加工作的赵柳林,之前在法院工作,2019年来到省纪委监委工作,是此次赴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蹲点监督小组的联络员。走出机关大门的他感慨此次工作经历终生难忘:“不到现场,你看不到因疫情受阻不能外出务工群众焦灼的眼神,也听不到脱贫户对党和政府由衷的赞誉,更学不到基层调研和群众工作的本事。”

昭通市镇雄县委常委、纪委书记严端银说,蹲点监督对改进作风和发现问题很灵验,用好了可以打通监督执纪问责“最后一公里”,更精准地保障群众切身利益,让纪委监委工作更贴近群众的心坎。

版式设计:蔡华伟

本报记者 徐元锋

《 人民日报 》( 2020年10月20日   第 1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