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这次大选,让世界对美国感到陌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选情仍在胶着中。

选举日来临前,全美多地商家用木板加固门窗、国民警卫队成立反应部队待命、民众争相前往连锁超市购买家用安防产品。

选举日过去一周后,美国街头竖起的木板依然严阵以待。一位前方人士感慨:“这次大选,让世界对美国感到陌生。”

1.png

美国华盛顿,白宫附近的一家花店用木板加固了门窗。图源:新华社

当地时间11月4日晚,美国底特律、芝加哥、波特兰、波士顿、纽约、费城、明尼阿波利斯等多地爆发游行示威活动。

在纽约曼哈顿,示威人群高呼“清点每一张选票”,他们点燃成堆垃圾、朝警方投掷瓶子、与警员发生扭打,部分暴力示威者还放出“豪言”:“将每座城市、每个辖区烧成平地。”

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投票结束了,战斗还在继续”等标语随处可见。约150名示威者走上街头,毁坏商铺橱窗、破坏居民财产、投掷燃烧弹及玻璃瓶。国民警卫队出动后,在现场截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刀锤、烟花。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议会大厦前,数百名示威者手持步枪、手枪参与游行,他们随后向马里科帕县记录员办公室走去,声称计票过程存在舞弊,将用枪口“密切关注”该县点票。

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支持者而言,“清点每一张选票”是时下要务。他们在各地的示威活动多以和平集会开始,游行过程中暴力冲突也时有发生,有关联盟曾计划在全美范围内举行上百场示威活动。

而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支持者而言,高举“停止计票”标语、干涉计票过程是核心诉求,部分支持者甚至携带枪支走上街头。要知道,截至10月底,全美枪支年销量已打破历史纪录。

当地时间11月7日,当美媒测算拜登获得超过270张(半数)选举人票后,拜登支持者一度上街庆祝,但特朗普支持者拒绝接受这一结果。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一处计票点,双方发生肢体冲突,迫使当地警方出动大量警力维持秩序。

“别忘了,目前全美的计票工作还没结束。”前方记者告诉岛妹。在她所提供的路易斯安那州示威现场照片中,示威者手持抗议标语、肩扛美国国旗,称这场大选是一次“公然欺诈”。

盖洛普10月民调数据显示,这次大选只有59%的美国人相信选票会得到正确统计,而这一数据在4年前还是66%。

据最新消息,本周末,在此前示威中公开携带武器的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将在华盛顿特区掀起新一轮示威活动。

2.png

拜登支持者示威队伍途经芝加哥特朗普大厦。图源:美联社

3.png

特朗普支持者在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示威。图源:推特

大选结果的难产,折射出美国两党斗争的白热化。

近年来,美国遭遇评论人士口中“史上最紧张”的党派关系。据美媒报道,众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已整整一年未和本届美国总统讲话;参议院在批准总统提名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时,未获一张少数党赞成票,创了151年来的新记录;今年总统大选中,摇摆州选民占比很小,小党几乎无声无息……

美国《大西洋月刊》特约撰稿人乔治·帕克在一篇评论中写道:“本次大选打开了更深层次的意识形态鸿沟,美国已被撕裂成两个国家,这两个国家都不会很快征服对方或消失。”

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托马斯·卡洛瑟斯同样对党争未来表示悲观:“即使下任美国总统能以包容性、非分裂性的方式执政,强大的党派僵局仍将占上风,成为对美国民主的根本威胁。”

截至11月6日,拜登获得7400万张选票,创下美国历任总统候选人得票记录;与此同时,特朗普收获的近7000万张选票,也成为美国大选史上第二多的得票结果。

“两个最广泛的选民联盟,同时表达出对对方联盟的深度不信任,政治极化已然重新定义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位观察人士称。

根据皮尤的民调报告,新冠肺炎疫情、经济衰退、种族正义是选民投票的考量要素:

82%的拜登支持者认为已致23万美国人死亡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他们的投票选择;24%的特朗普支持者持相同观点。

对于经济复苏,94%的民主党人士认为,直到将新冠病毒感染数控制在特定范围内,才可恢复学校、商店、工作场所的正常运转;50%的共和党人士认为,即便感染数没有减少,也应及时开放上述场所。

针对今年尤为敏感的种族议题,76%的拜登支持者表示,种族平等对他们“非常重要”;仅有24%的特朗普支持者表示认同。

数据的背后,是两派选民对对方阵营彻底失去的信任:仅有1/5的民主党/共和党支持者认为,双方选民信奉相同的美国核心价值观及发展目标;绝大多数选民在选举前表示,对方阵营候选人一旦当选,将对国家造成持久危害。

1605090754858727.png

白宫新闻发言人凯利·麦肯内妮在一档新闻节目中展示长达234页的书面证词,指责本次大选存在选举舞弊现象。图源:美媒

在宾州中部的斯蒂尔顿,负责3家餐厅日常营运工作的霍尔先生称,他迟迟难以做出投票决定,因两党斗争激烈,常感“美国处于没有赢家的境地”;在新泽西州工作的麦克将选票投给了拜登,他告诉岛妹:“美国总统需要有应对复杂问题的能力,以稳定价值观去统领国家。”

《华尔街日报》评论称,美国选民的选择看上去难以“兼容”,个人处境、利益诉求、理念取向等都会导致选民做出不同政治取舍;更何况不同党派的选民因接触新闻的渠道迥异,对“事实”的认定截然相反。如是情形下,“美国民意的最大公约数已不复存在”。

在一些观察人士眼中,美国民意分裂之余,政治分化甚至政治危机也将接踵而至: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表示,假设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选下任美国总统,他能做的也确实不多。“如果共和党继续把持参议院,他能推进哪怕一小部分政治议程都算幸运;而他对最高法院‘右倾失衡’的问题几乎无解。参议院议长麦康内尔可以直接‘堵上’拜登的大法官提名。”

托马斯·卡洛瑟斯认为:“双方互相设下的立法障碍,可能会使关于美国政治制度运作的改革措施得不到任何推进。政治僵局下,美国没有‘喘息机会’。”

政党互相否决、民意互相对立、政治高度分化,引起人们对美国“体制退化”的担忧。《华盛顿邮报》就直接宣称:2020年大选已成“美国民主的祭奠”。

《大西洋月刊》说:“我们彼此纠缠不清,看不到任何出路,陷入相互误解、厌恶的惨境。我们想联合起来拯救自己,但又不知从何处入手。在这种状态下,‘胜利’成了虚妄,无论谁当总统,所有美国人都是失败者。”

文/点苍居士

来源:侠客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