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人的烦恼】最怕失业还不起贷款,房子被”收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41岁的母亲萨宾担心在没有信贷延期的情况下失去房屋

列日地区的一位母亲每天都生活在焦虑中。暂时推迟偿还抵押贷款的可能性让整个家庭能够在第一次隔离期间勉强维持生计,但当局至今仍未继续实行这项措施。如今这件事仍在讨论中。

“我害怕失去房子。”这位41岁的母亲不知道当局还未决定恢复推迟抵押贷款还款的措施,这一措施曾在首次封禁期间采取过。

记得在疫情危机爆发之初,金融部门与联邦政府之间就达成协议,希望帮助某些家庭应对这场危机。这一措施规定最多可将抵押贷款的偿还期限推迟六个月,期间无需支付行政或文件费用。

每月少于200欧元的生活费

最近几周,鉴于国内新冠疫情感染人数逐渐增多,政府被迫关闭了许多部门。作为“赌场自动赌博大厅”的雇员,萨宾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由于被认为是“非必要”行业,雇佣萨宾的这家机构已经和国内所有其他赌场一样关门大吉。如今让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她担心的是自己的抵押贷款。她不知道在当前情况下自己该如何如期还款。今后失业的她,津贴应提高到650欧元。但是她自己的抵押贷款就已经461.48欧元。

我要支付巨额账单:包括网费,天然气,电费,为我的孩子们订阅GSM的预订费。

悲伤的倒计时

在第一次隔离期间,萨宾满足了所有贷款申请条件,这使得她可以从信用延期政策中受益。她回忆说,事实证明这种帮助是对她有益的:“这能够补偿我在薪水方面的损失。我能够正常生活了”。但在今天,没有这种帮助,(正常生活,如期还款)就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任务:“我整日痛哭。我的巨额帐单太可怕了。网费,天然气,电费,孩子们的GSM订阅费等等。如今只想保住我所拥有的一切。我不像女王那样生活,但我的生活也不是完全岌岌可危。可现在的处境意味着我将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持续超过两个月,我肯定不知道该如何支付欠款。”

两次封禁,两种情况

本周我们已经提到,联邦政府与银行部门之间正在就“建立新的信用延期机制的可能性”展开讨论。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决定。萨宾自问:“我们又没有要求终止贷款。我不理解瓦隆地区怎么不批准冻结抵押贷款。”

瓦隆地区从自身利益出发,解释说目前相关文件并不在讨论列表中。她解释道:“在现阶段,没有必要像在第一次隔离时那样延期某些信贷,因为经济活动并没有停滞不前。”Christophe Collignon从负责地方政府和住房事务的部长内阁中引述:“但是,只有一句话(只有这样)。就目前的卫生状况而言,一切都会陷入混乱”,必要时这将会导致今后在地区一级展开进一步的讨论。

我真心希望一切都会改变

同时,萨宾联系了之前与自己签定信用证的机构TCL(“ Travailleur Chez Lui”,一个与瓦隆社会信用协会相关的社会服务台)。下个月的相关安排已部署完毕,萨宾将支付180欧元的信贷津贴,而不是461.48欧元。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由于没有得到任何保证,萨宾担心会失去一切。 “我真心希望情况能够得到改善,希望政府部门同意冻结贷款。”

其实人们一直都可以请求相关部门做出一些调整,而这些调整不必一定是延期

Rodolphe de Pierpont是Febelfin(银行联合会)的发言人。本周他建议那些难以与银行联系的人们:“你们一直都可以请求相关部门做出一些调整,而这些调整不必一定是延期。例如,可以减少每月应还的欠款。” TCL主任(萨宾曾在该机构签定信用证)向我们证实了这一点:“除了延期还款外,还有其他安排。我们不会让人们感到尴尬。我们可以免费提供一些查账方案”。TCL必须履行与银行不同的社会使命。
萨宾与我们联系,那是因为她确信自己的情况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 “请帮助我们,我不是唯一一个遭遇这种情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