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结束遥遥无期,比利时人的情绪低到极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面对新冠疫情,比利时民众情绪低迷,尤其是学生和酒店业及餐饮业员工

安特卫普大学(l’Université d’Anvers (UAnvers))一项针对新冠的大型研究的最新一部分结果于周二发布。研究显示,尽管感染者有所减少,但大多数比利时人面对疫情的心理预期仍与第一波疫情时一样低迷。与第一波相比,学生和酒店业餐饮业的员工心理状态似乎受到了更大的影响。

尽管共同委员会强制实行的“保持间距原则”最终取得了成效,但其对比利时人生活的满足感也产生了消极影响。

“目前,大多数人心理状态处于第一波疫情时的最差水平,”安特卫普大学(UAnvers)研究员Philippe Beutels解释道,“从年龄类别来看,我们发现16至25岁的年轻人仍然面临着困难。”

目前学校已经恢复上课,研究人员计划以今天开始的新研究阶段继续追踪这一现象的演变。

就不同工作类型来看,学生和酒店业及餐饮业员工的心理不适似乎最为严重。“就提供心理援助来讲,这一事实十分重要。”M.Beutels强调道。他怀疑文化行业也存在类似情况,但由于研究参与者不足,因此尚无定论。

Télé-Accueil通话量增加,一半话题是关于疫情

La Libre Belgique于星期二报道,免费的24小时匿名聊天热线Télé-Accueil“ 107”的呼叫次数开始再次增加。几乎有二分之一的电话与Covid-19有关。四分之三的来电者年龄在45至75岁之间。大部分来自独居或失业人群。

Télé-Accueil布鲁塞尔分部的总监Pascal Kayaert注意到:“在第二次隔离期间,新的用户已在持续增加,这些用户在大流行之前没有致电过Télé-Accueil或其他正式的电话帮助服务”。

“在三月,大家都很意外,关注着这个病毒,并且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因为这是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所以以前人们曾质疑它的存在。但现在,大家都清楚了。很多人都被感染,因此生病,甚至住院,看得见的敌人会引起恐慌,更不用说这些看不见的病毒。人们说这种病毒可以和我们交流,因为我们的邻居被感染了。我们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就这样,促使更多的绝望来袭。”

自2020年春季首次封城以来,Télé-Accueil的通话数量同比增长15%以上。

通话高峰在6月份取消封城时开始时退潮,在7月底当疫情开始再一次恶化并且政府有可能采取二次封城措施时,通话量再次攀升,并在9月初趋于平稳,但之后又开始上升。

相关阅读:

【疫情加重学生的孤独感】VUB三分之一的学生感到 lonely

【比利时人的烦恼】最怕失业还不起贷款,房子被”收走“

【直击比利时穷人的真实生活】每月只有223欧元伙食费 怎么过?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