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习近平提到的这五个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学习小组按】

11月12日,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隆重举行。党中央赋予浦东“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重大任务,也对浦东开放提出了更高要求。习近平在会上提出:“深入推进高水平制度型开放,增创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不少组员在后台留言问,什么是制度型开放?跟中国之前的对外开放有什么不同?小组跟大家聊一聊。

image.png

11月12日,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在上海市举行。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记者 申宏 摄

“制度型开放”是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开放的新表述。会议要求,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要适应新形势、把握新特点,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

可以看到,与“制度型开放”相对应的是“流动型开放”,强调商品和要素的自由流动,通过打通国内外市场,让商品和要素在全球根据市场规律充分流转,以实现最优配置。而“制度型开放”是一种更高水平的开放。

二战结束以来特别是冷战结束后,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在世贸组织等机构的有效协调下,世界范围内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大幅降低,推动了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的迅猛发展。改革开放尤其是加入WTO以来,中国进出口总额从2000年的4742亿美元迅速增长到2019年的4.6万亿美元,“流动型开放”功不可没。

近年来,习近平在多个场合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既指开放规模的扩大,也指开放模式的变化。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原有开放模式的局限性就凸显出来了。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以“外资、外贸、外经”为主要内容的开放模式受到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严重干扰;二是虽然一般性生产要素流动充分,但对高端和创新性生产要素的吸引和集聚力不够;三是国际经贸规则面临大调整、大重塑,并朝着高标准化方向发展,原来的“老路”已不适应新的形势需要。

那么,作为“流动型开放”升级版的“制度型开放”涉及哪些内容呢?

习近平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上强调:“浦东要着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并在“若干重点领域率先实现突破”。很明显,在制度型开放方面,浦东将成为先行先试的“排头兵”。

“制度型开放”要求更加注重与国际高标准市场规则体系的对接,我们经常听到的“负面清单”就是其一。比如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不仅是一张清单,更是国际通行的外资管理制度。

负面清单制度要求不分内资外资,只要合规经营,就应当同享国民待遇。这是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的大方向。

从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公布的2020年版负面清单看,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40条减至33条,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37条减至30条。

拿汽车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对外资限制比较严格的行业。在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模式下,对进口车大幅降低关税,可以让国内消费者用更低的价格买到进口车,从而增加进口汽车的贸易量。而2020年版负面清单出台后,放开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这就是从制度层面进行开放,让商用车领域对外资完全开放。

image.png

上海夜景(图源:新华社)

不过,“制度型开放”不光要对接国际成熟做法,为资本、人员、技术等方面的引进提供制度保障,也需要将中国的成功经验制度化,不断对外输出,完善全球的各种制度体系。尤其是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的今天,中国要维护对外开放大局,保持稳定的外部环境,更应该主动作为,积极发出中国声音,参与全球贸易的制度规则制定。

习近平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上提出“制度供给”概念:浦东要“提供高水平制度供给、高质量产品供给、高效率资金供给,更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

比如,11月15日,历经8年、31轮正式谈判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完成签署。RCEP成为当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可以说,这正是中国推动制度型开放的又一成果。包括“一带一路”倡议、设立亚投行和金砖银行等,都是中国对世界的“制度供给”,也是新时代的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文/鹤鸣

来源/学习小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