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赋能 零跑腿入学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image.png

日照市岚山区高兴镇工农小学的学生参加集体活动。(2020年6月)

image.png

日照市义务教育新生入学服务平台入口界面。

掌上瞬间办完

家校获得感满满

“那天在单位上班,工作间隙,我拿出手机输入身份证号注册登录,惊奇地发现关于我的信息,包括家庭住址、房子地址等都立刻自动‘跳’出来了。我根据入学政策,点中选项并提交了联系方式,只动几下指头,系统就提示“报名成功”啦。当时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回忆起8月初给孩子报名入学的过程,坐在本报记者对面的沈玉琪还记忆犹新:“很快就收到审核结果,孩子成功就读我们日照东港区第五小学。真是太便捷了,感觉给孩子报名入学就像网购下单那么方便!”

感受到孩子今秋入学便捷的还有张辉。“我的孩子今年小升初,对比几年前办理幼升小入学报名,流程简便到不可思议,不仅完全免去了到学校现场登记填表和提交户籍证明、房产证明等手续,而且只需在手机上注册登录,根据提示点击选项,输入手机号就完成了。当年遭遇的报名入学‘拉锯战’ ‘持久战’完全没有发生。审核结果很快就下来了,孩子顺利升入田家炳实验中学。我们虽然生活在山东日照这样的小城,但是从掌上瞬间办理孩子入学,深切感受到生活变化之大、时代进步之快。”张辉感叹道。

“零证明”“零跑腿”,家长获得感满满。对于日照的中小学来说,入学方式变革何尝不是一场“空前大解放”呢?田家炳实验中学副校长李伟和东港区城西小学副校长张杰介绍说,校方承担入学资格审核责任,往年招新季,他们有“三怕”:一怕丢证,家长提交的是个人和家庭的重要证件原件,学校要逐一登记造册,妥善保管,生怕有任何闪失;二怕假证,学校收到的可能有假证,工作人员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练就火眼金睛,精准识别;三怕人情,人工审核难免会碰到有人请托,学校招新人员必须顶住这方面压力,做到公平公正。为了核实确认信息,招新人员不得不化身“侦探”,深入街道、社区明察暗访。即便如此,学校招生工作还是很难做到让各方满意。

一谈到今年秋季招生,两位副校长的语调立刻变得欢快起来。他们告诉记者,有了强大、权威的数据支撑平台,学校的“三怕”可谓一扫而空。工作人员可迅速核对家长提交的信息并作出及时妥当处置,同时接受上级教育主管部门时时在线监督。“大数据入学”不仅高效、精准,而且堵塞了可能的漏洞,把公平公正入学真正落到了实处,大家都叫好!这是李伟和张杰最深刻的感受。

倒计时攻坚

入学方式根本变革

中小学报名入学和招生历来是社会关注的焦点。由于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等因素,落实公平公正的入学政策往往意味着复杂的程序和繁琐的证明事项,由此也增加了审核的工作量和难度,对此,各方都望而生畏、苦不堪言。日照依托大数据技术,在全国率先成功探索的 “零证明”“零跑腿”入学新路径无疑具有重要示范意义。

闯出这条路并不容易。日照东港区教体局副局长潘维增经历了整个过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介绍说,日照是摸着石头过河趟出来的。以他所在东港区为例,2017年,区教体局开始尝试“互联网+义务教育招生”,设置了网页版招生平台,着眼于汇总统计辖区内各校的实际招生数据。这是“网络招生1.0版”。在此基础上,区教体局在接下来两年上线了具有证件材料网络提交功能的2.0版,但操作上传繁琐,再加上网传证件材料照片像素、清晰度等不够且难辨真伪,后台审核难度极大,很多情况下依然需要家长提供证件材料原件,难以实质性脱离传统招生模式。终于,今年秋季入学,包括东港区在内的整个日照城区迈出“一大步”,跨入“网络招生3.0版”,也就是推出大数据支撑下的“零证明”“零跑腿”入学报名系统。为了展示该系统的特点,潘维增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向记者现场模拟演示了注册、登录、信息核对和选取直至最终提交入学申请的全过程。“虽然是模拟,但系统自动呈现出来的关于我的相关信息都来自日照市公安、自然资源规划局、人社局等,绝对真实、准确。”潘维增说。

日照能够实现这“一大步”跨越在于该市近年来持续大力推进大数据发展战略。该市大数据发展局副局长周彬彬告诉记者,2019年7月,日照市政府印发《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实施意见》,对全市大数据发展工作作出全面部署,明确提出“促进数据资源共享开放流通”和“推动大数据应用示范”等重点任务。去年底和今年5月,大数据发展局开展了两次“数据归集、数聚赋能”专项行动,通过集中办公会战方式,全面整合各级各有关单位数据资源。

主要领导亲自推动是大数据赋能义务教育入学惠民生得以实现的重要保障,日照市教育局总督学潘明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市委书记张惠对此项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今年的中小学入学工作一定要实现信息化,不能让家长再跑腿。”为如期完成任务,今年6月,日照市教育局会同大数据发展局协调推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公安、住建、人社、市场监管等5个部门的不动产登记信息、常住人口信息、交易网签合同信息、租赁备案信息、个人参保信息、个体工商户登记信息和企业法人基本信息等7项数据资源全部接入义务教育招生系统,彻底消除了数据提取环节的技术障碍,大力支持建成义务教育“无证明入学”平台。据统计,今秋入学季,全市城区通过该平台实现义务教育入学报名超过4.17万人,占报名总人数近97%。

继续探索完善

“大数据+教育”潜力大

对利用大数据变革义务教育传统招生报名方式的重要意义,各地显然都有清晰的认知,并且一些地方也进行了有益尝试,然而知易行难,像日照这样迎难而上,取得实实在在突破,着实难能可贵。该市没有停留在简单的“互联网+入学”初级阶段,而是敢啃数据归集“硬骨头”,一口气疏通数据共享的堵点、难点,义务教育入学迅速跃升到以大数据技术为支撑的“零证明”“零跑腿”办理阶段,真正实现了最大限度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不跑腿,既方便群众和学校,又更好地保障了入学公平公正。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地级市,日照在全国率先进行的成功探索,不仅为自身进一步推进大数据发展战略,而且为广大中小城市推进大数据应用尤其是在民生领域应用取得突破,积累了丰富经验。因此,大数据赋能义务教育入学“零证明”“零跑腿”的“日照实践”引起了广泛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教育报》《大众日报》等中央和山东省内媒体进行了报道。今年10月下旬,山东省政府办公厅派人专程到日照开展相关调研工作并给予充分肯定。

成绩可喜,但毕竟是第一年实施,实践中也发现了诸多待完善之处。潘明福将其总结为3方面。一是招生平台以区县为单位建设,尚未实现全市招生工作统一监督管理和统计查询;二是平台功能单一,仅限于招生报名,还未和学籍平台对接;三是平台数据仍不健全,目前,婚姻登记数据和小产权房、居住证等部分数据尚未接入。这些不足之处无疑是该市下一步发力的重点方向。

“大数据对招生工作的变革远不止于便捷,通过挖掘和利用招生过程中产生的大数据,可以为教育改革和教育科学决策提供重要依据。这是我们在推进大数据技术应用于招生工作过程中的另一个重要收获。”潘明福举例说,比如,通过深度挖掘归集的人口大数据,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更好掌握适龄儿童的区域分布、生源来源、区域生源流动等信息,提前预判未来若干年招生趋势,为招生片区调整、新建学校布局、推动城乡教育一体化统筹发展等提供科学支撑。

谈及推动大数据应用于招生工作应该注意的问题,潘明福提醒说,在着力推动大数据应用,强调掌上办、网上办的同时,还要关注没有网络或者网上操作不便的家庭,切实保障其适龄儿童的入学权益。“日照各中小学都设置了接待家长现场办理入学事宜的服务台,确保传统报名渠道畅通。据统计,今秋有约3%的孩子通过传统渠道报名入学。今后,我们将继续做好线上线下中小学入学服务,做到便捷高效,确保公平公正。” 潘明福表示。(记者 张保淑)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11月23日   第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