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塞尔恐怕是全世界最“憋屈”的首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布鲁塞尔打算在瓦隆和法兰德斯购买农业用地,却遭到业界批评

近日,布鲁塞尔环境部长阿兰·马隆在LN24新闻电台上指出:布鲁塞尔地区“将在未来数月和数年内”购买瓦隆和佛兰德布拉邦特的农业用地,用来保护生物多样性和促进当地农业发展,到时候这片土地能够养活一部分布鲁塞尔人。

在瓦隆大区对马隆部长的计划作出反应后,瓦隆农业联合会(FWA)在本周一向全国各地的农民组织提议,由布鲁塞尔政府担任地方当局和农民之间的中介,如果政府希望能够直接从瓦隆农民那里获取物资的话。

FWA表示对布鲁塞尔环境部长阿兰·马隆要购买布拉班特农业用地的计划“感到惊讶和震惊”。阿兰希望通过该计划在首都打造一条短途优质的供应链。联合会强调,“在整个疫情危机中,瓦隆农民(和法兰德斯的农民一样)一直继续努力地工作,为人民提供优质、多样化的农产品,同时他们也尊重并严格遵循一切相关的环境卫生标准。”

FWA着重强调农民的独立性,并倡导家庭农业模式。在这一模式下,农民及其家庭成员在经济上完全独立,他们一起做决定,监督农场管理并提供主要的劳动力和资本”。(由上一届立法机构通过并在2016年正式启动)该项目的目标之一就是在短时间内让农民或菜农可以利用这些土地进行可持续生产,其产品导向主要面对城市需求。

通过这种方法,FWA反对耕种自由完全掌握在经营者手中以及在农场土地租约的相关法律中突显耕种自由的原则。据瓦隆联合会估计:“如果瓦隆地区的生产商希望直接从瓦隆农场获得供应,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将与布鲁塞尔地区建立伙伴关系。”因此联合会毛遂自荐,希望成为布鲁塞尔和这些农民之间的纽带。

倍感忧虑的FUGEA

饲养员和农民团体联合会(FUGEA)也很关心布鲁塞尔环境部长阿兰·马隆的计划。她担心该倡议将进一步加大农民获得土地的困难程度。

FUGEA在公告中强调,“瓦隆和佛兰芒的农业用地市场已经阻塞(2019年只有1%的土地变更了所有者),并且由于土地被高价出售,大多数农民几乎无法获得土地。我们只担心在数额不断增长的潜在土地购买者中存在某一地区的购买者,这甚至会在无意间加剧这些现象。”

在FUGEA看来,该项目与农业世界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完全脱节。它提醒人们,农场租赁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耕种自由。因此,除非布鲁塞尔大区“强制施加影响力”,否则将无法决定所购土地经营者的战略方向。

FUGEA解释道,“FUGEA希望公共当局在食品供应方面的政策不会效仿某些私营公司的问题战略。”

小编多嘴:比利时的首都恐怕是全世界最憋屈的首府,干啥都被语言大区制约着,本身城市内的人口激增(外来的移民占主要),残酷的现实是首都的土地面积无法扩充,也就是说,无论人口增加到何种程度,现在布鲁塞尔的面积也只能是这么大!原因很简单,首都虽然贵为大区,但却被弗兰德斯大区包围,历史语言和自身利益影响,哪个大区都不愿意被首府”入侵”,失去土地意味着自身区域内的人口变少,随之而来的各种经济补贴等等都会变少,因此,首都周边的地皮变得异常敏感。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