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3.22恐袭四年后 比利时开始“世纪大审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据Sciensano今早数据,总计感染594.572例,较昨日的592.615例,新增1957例,121人死亡,207人入院,676例重症

新闻背景:2016年3月22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及周边地区发生了多起连环爆炸恐怖袭击事件。当日8:00在布鲁塞尔机场发生两次爆炸,随后9:11在欧盟多个部门总部附近的马尔贝克地铁站发生了第三次爆炸袭击,共造成32名受害者死亡,此外3名自杀炸弹客亦在爆炸中死亡,至少340人受伤。伊斯兰国在事发后宣布对此事负责。这次连环爆炸案是比利时历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政府随后宣布哀悼三天。

恐袭四年后,比利时开始了这场将要历时八个月的世纪大庭审

16名被告被指控参与3月22日的袭击。但是对于其中三人,起诉方由于在调查结束时缺乏证据而不起诉。对于另外三个人,他们是El Bakraoui的两个兄弟,以及在袭击中丧生的Najim Lachraoui。因此,有十名被告人引起了理事会的关注,其中一名被告死于叙利亚,是乌萨马·阿塔尔(Oussama Atar),仍在正式起诉书内。

这是当年布鲁塞尔机场内留下的唯一一张嫌疑人的照片:从左至右:Najim Lachraoui(已死),Ibrahim El Bakraoui(已死)和Mohamed Abrini

考虑到案件的范围和组成的民事当事人的数目,理事会举行了一次特别会议。
为此,该理事会将在前北约总部 “Justitia”综合大楼举行,该大楼也旨在用于进行将来的庭审。该会议定于12月18日举行。提交审查全部或部分被告的决定将在下届会议的一周后作出。

萨拉赫-阿卜杜勒姆(Salah Abdeslam)被认为是参与巴黎及多起恐袭的主谋【热点】参与制造巴黎惨案 比利时籍恐袭主犯被判20年!

穆罕默德·阿布里尼(Mohamed Abrini),也称“戴帽子的人”与萨拉赫-阿卜杜勒姆(Salah Abdeslam),两个最具象征意义的被告,一个在Zaventem机场的摄像头下逃跑了,另一个因涉嫌组织了恐袭而被起诉。

计划参与袭击地铁站的奥萨马·克雷耶姆(Ossama Krayem)在最后一刻逃走

诉讼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被告奥萨马·克雷耶姆(Ossama Krayem)原本计划与Khalid El Bakraoui一起于Maalbeek的地铁上实施自杀爆炸计划,但在最后一刻,在Pétillon地铁的入口处,他抛下了他的同伙(最终是Khalid El Bakraoui身亡)。

被传唤的其他被告因向袭击者提供协助而被起诉,他们向袭击者提供房屋,汽车,武器还有在袭击之前及之后为袭击者的行动提供便利。

BBC整理的一张比利时和法国恐袭的人物关系网

议会会议厅将听取并考虑所有当事方的调查结果:诉讼,民事当事方,辩护方。所有人都将围绕每个被告展开辩论。

对于另外两个被告Farisi兄弟,他们曾向El Bakraoui兄弟(已炸死)借了一套在Etterbeek区的公寓,检方将要求将他们的案件分开调查,并移交刑事法院。检方认为,他们没有犯罪记录,也没有参加恐怖主义袭击。如果遵循公诉人的想法,他们将免于判刑。

被认为死于叙利亚的乌萨马·阿塔尔(Osama Atar)

对于所有其他被告,包括被认为死于叙利亚的乌萨马·阿塔尔(Osama Atar)在内,总共八名人,起诉书要求将案件转交给巡回法院,除非法律有所修改,否则将由大众陪审团或法国的专业地方法官进行审判。

预计长达8个月的巡回庭审(Het hof van assisen/La cour d’assises)的代价是什么?纳税人要为此花费多少钱?

法庭是否应该改革?换句话说,我们是否应该取消大众评审团?这个问题经常出现在新闻里。比利时《宪法》第150条规定:被指控犯有最严重罪行的人,要交由大众陪审团审判。那么老百姓要为此付出哪些“代价”?

Het hof van assisen/La cour d’assises具体解释请参看:https://www.tribunaux-rechtbanken.be/fr/tribunaux-et-cours/cour-dassises

翻新审判地需要2千万

联邦检察官弗雷德里克·范·列乌夫(FrédéricVan Leeuw)说:“3月22日袭击事件这么大型且重要的审判,我们必须改审判地点。因此,审判将在原北约总部举行,而不是在布鲁塞尔的司法宫。翻新工程的费用要2000万欧元。

庭审的安保工作需要2500万

还有就是安全问题。仅为了庭审的开幕,就有大约50名地方警察,会议得到了许多联邦警察同事的支持。所以,当萨拉赫-阿卜杜勒姆等人出席审判时,毫无疑问,人数会进一步增加。此外,还有必要将被羁押的被告从监狱运送到听证会。同样,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更不用说现场安保的费用了。在地面和空中。可能要用联邦警察的直升机。此外,刚刚与一家安保公司签订了价值近2 500万欧元的合同,该公司的任务是配合警察进行安保工作。

近四十名陪审员的费用

预计对3月22日袭击的审判将持续大约8个月。需要支付12名陪审员和至少24名副陪审员的费用。更不用说他们花在商议上的时间了。

我们上周从司法部长文森特·范·Quickenborne的口中获悉,陪审团将不得不回答38,400个问题。这38,400个问题,必须以是或否回答,然后要解释答案。这需要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才能接待所有人,相应的花费肯定少不了。

总之,关于改革法条,虽然老百姓反对这种法律制度(大案要案的铺张浪费),其实,政党之间也分歧重重,荷兰语那边希望废除或更改,少花钱,法语政客的意见是案件重大,改革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的,需要慢慢来。因此,这场花费巨大,耗时耗力的世纪庭审是要不可避免的开始啦,只希望,法庭的审判能给那些在恐袭中失去亲人的家庭和因此受伤留下心理或身体残疾的人们还以公平正义的裁决。

相关阅读:

【3.22恐袭周年祭】去年死里逃生的受害者们现在怎么样了?

【反恐】在比利时遭遇恐袭了怎么办?(善后赔偿程序需了解)

布鲁塞尔恐袭案主谋的姐姐:冒充失业者,冒领家庭补助金

【欧洲不太平】法奥相继发生“恐袭”,比利时安全级别维持2级,大兵“站街”直到12月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