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钢识碳 听声辨温(工匠绝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image.png

【绝活看点】

炼了30多年钢的杨金安,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靠观察就可以比较精确地判断钢水温度和碳含量,节约了班组炼钢的时间和能耗,为企业省下大量生产成本。他带领自己的班组,炼制出了一系列技术领先的特种钢材,广泛运用在大型水利设施、核电、航空航天和国防等领域,为我国装备制造业发展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贡献。

粗炼炉中的钢水,在高温下红得发白,火红的“浪花”不时翻卷;旁边等待加氧的师傅已浑身湿透,脑门不停冒汗,却一动不动。他正盯着准备泼钢水的杨金安(见图)……

只见一米七八个头、高大强壮的杨金安小心翼翼地抖动前臂,把刚从炉中舀出来的钢水很有技巧地泼在地上……看着溅起的钢花发叉量,杨金安心里有了底:“老王,吹氧吧,含碳量不到18个!”只见他右手挥舞,声音洪亮。师傅见他这般模样,也会心一笑,放心地按下了控制键,氧枪随之入炉,注入氧气。钢水表面波澜不惊,内里却已在发生剧烈的氧化反应。

“吹氧量和炉内钢水碳含量要严格控制好,不然氧枪入炉吹氧时,炉内钢水中的碳元素就会和氧气猛烈反应导致钢水大翻腾,容易造成安全事故。”控制吹氧的师傅介绍道,如果没有杨金安的“泼钢识碳”,他们就必须先给炉子断电,然后取样分析;之后再给炉子送电加热操作,一来一回,至少耽误三分钟,要额外耗费近千千瓦时电。

“他就有这本事,一双火眼金睛,看出的含碳量和仪器相差无几,光凭这,一年就能给企业省下上百万元电费!”

班组师傅和工人所说的杨金安本领可不小——看炉渣颜色,听电炉声音就能识别出炉内钢水的温度和渣量的多少,与精密测温仪测出的读数相差不超过20摄氏度;泼钢水、看钢花发叉量,就能辨别含碳量,可靠地判断其是否超过临界值。

生活中的杨金安,一副见了人憨憨直笑的普通工人模样。作为洛阳中信重工铸锻公司的一名炼钢工人,今年53岁的杨金安,已在电炉旁工作了37年。

石化加氢反应器是石油炼化的重要一环,反应过程高温、高压,极具腐蚀性,对反应容器材质要求极高,必须由特制的石化加氢钢锭一次浇注成型。因此炼出的石化加氢钢锭大小就直接决定了反应容器的大小,也就决定了石油炼化的生产效率。客户找上门,开口就要300吨的石化加氢钢锭。公司领导思忖,原料投入大,工艺要求高,一旦失败,损失上千万元……

杨金安挺身而出,主动请缨。他把关原材料,设计每个流程的参数,频频取样观察温度和元素含量……终于,2015年6月,杨金安带领自己的50吨电炉班组,炼出了世界领先的338吨石化加氢钢锭,为企业实现收入近3000万元。

今年4月份投入使用的广西大藤峡水电站,有两扇世界上最大的闸门,高近50米,重达上千吨。承载这万钧之力的闸门底枢——蘑菇头,承重的同时还要耐磨,50年只允许磨损不超过5毫米,制作蘑菇头的钢材就成为关键。国内某大型重型装备制造企业多次尝试,终告失败。杨金安却颇有自信,“可以试试!”

最终,在杨金安等人的努力下,蘑菇头顺利炼出,大藤峡水电站如期建成。

好的材料,是好的机器装备的基础。如今,杨金安炼出的特种钢材,已被运用到我国大型水利设施等诸多领域中。(记者 毕京津摄影报道)

《 人民日报 》( 2020年12月15日   第 0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