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到条子泥观鸟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仲冬时节,树枯鸟稀,我飞离日渐寒冷的北方,前往黄海边的条子泥湿地观鸟。

站在湿地边举目远眺,只见海天茫茫,浩瀚无际,冬日的萧瑟沉闷感顿时散去。这里,能观赏到绝美的日出和日落:从清晨到黄昏,太阳从乳白的光亮、鹅黄的光柱,再到赤红的光芒,最后变成金色的晚霞,将绵延近百公里的湿地和海岸装点得流光溢彩。

虽是江苏盐城属下的小城,但东台市的条子泥湿地却有着非同一般的地理区位,它是世界九大迁飞区之一——“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的中心节点和关键区域。

草长莺飞 生生不息

来到湿地观潮区,登上海堤,一幅群鸟起舞图映入眼帘。

“看,丹顶鹤!”循着游客惊叹的声音望去,只见两只丹顶鹤在潮湿的芦苇丛中觅食。它们灰白的羽毛,纤细的长腿,褐黄色的尖嘴,朱红色的头顶在灰色的滩涂映衬下格外美丽。

在这个国际候鸟迁飞区上,每年春秋两季都有数百万只候鸟觅食、繁殖、栖息。眼下已是12月,避寒的候鸟已迁往南方过冬,但数以万千的鸟儿仍络绎不绝地飞来,使条子泥湿地依然人气旺盛。

鸟儿留恋条子泥,因为这是大自然馈赠给它们的一份厚礼。历史上,中国两条母亲河——长江、黄河奔涌向东,裹挟着大量泥沙在江苏沿海沉积,经过岁月的洗礼,冲击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辐射沙脊群,条子泥便在这片沙脊群的最顶端。

潮涨是海,潮落是滩。大海这位魔法师让潮水在自然律动中变幻出面积越来越广大的滩涂湿地,使这片辐射沙脊群成为不断生长的神奇土地,每年以100米左右的成陆速度不断向大海延伸,新增面积达1万亩以上。

上天仁厚,赐予广阔的辐射沙脊群,碱蓬、虾米草、芦苇等400多种野生植物得以在它上面尽情生长;近千种浮游生物、爬行动物、甲壳动物、软体动物、水生昆虫、鸟类和哺乳动物在草丛芦苇、灌木树林中自由穿行。潮起,海水浸润了滩涂和滩涂上的生灵,大量鱼虾以及浮游生物随潮而涌;潮落,小鱼小虾和浮游生物们被甩在滩涂上,成为密密麻麻的水鸟觅食的对象……条子泥以其独特的生态环境成为全球最重要的滨海湿地生态系统之一。

草长莺飞,生生不息,条子泥到处都有生命的气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对大自然充满热爱。鸟类调查志愿者李东明长期驻扎于此,在他眼里,鸟和人类一样。他对我说:“它们产卵,谈恋爱,再孵化。示爱的时候,互相展示羽毛,那时候的羽毛特别漂亮。”

海天一色 万鸟翔集

沿观潮区的海堤继续前行。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我来到景区北侧,透过望远镜向高潮位栖息地望去:海天一色,万鸟翔集,蔚为壮观。

黑翅长脚鹬在镜头中出现了!它穿着黑白羽衣,红色细长的双腿仿佛在跳芭蕾。因体态美、颜值高,它被称为鸟界“超模”。“近年来,由于生态环境不断优化,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红色名录的黑翅长脚鹬,已经是江苏东台条子泥的留鸟,成为湿地的常客。”生态摄影师孙家录对我说。老孙也像留鸟一样,被条子泥的环境所吸引,退休后,干脆把家从东台城里搬到了海边。

一会儿,反嘴鹬、东方白鹳、琵嘴鸭等纷纷闯入镜头。它们在海滩上自在起落,盘旋,嬉戏。“早在11月中旬,已经有数十万只野鸭过来越冬。现在,又有白鹭、苍鹭、蛎鹬、豆雁、骨顶鸡、琵鹭等候鸟和留鸟驻足停留。”东台沿海经济区管委会副主任王卫国告诉我。

最有意思的是非洲贵客火烈鸟也慕名前来。“这几年总能看到5只火烈鸟飞来,今年变成7只了,大家猜是它们家族新繁殖的。”李东明分析,由于全球湿地面积迅速缩减,火烈鸟的生存岌岌可危,平时只能在动物园看到。野生火烈鸟飞来是条子泥的骄傲。

去年,黄海湿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东台条子泥湿地作为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区,成为中国第一个海洋世界自然遗产。荣誉也是责任,当地人将保护湿地、守护滩涂变成了日常的自觉行为,从此,人们不再捡拾鸟蛋、捕鸟,渔家人还拆去围栏、撤掉罗网,让出自己承包或租种的滩地,将依海洋而生的各种动物引进了潮间带、村庄旁。

政府更加给力,严格控制化工企业和任何污染企业入驻东台沿海。他们还修复湿地,大规模退渔还湿,打造高潮位栖息地,恢复条子泥沿海生物多样性。“政府好大力度啊!”李东明感慨地说,湿地、植被、各种林带修复好了,迁徙的鸟会越来越多。

守护湿地 高效利用

在不同季节到条子泥,可以观赏到不同的鸟类。特别是春秋时节,条子泥都会迎来世界珍稀鸟类大聚会。近几年,不断有人在条子泥拍到鸟中“大熊猫”勺嘴鹬及其他濒危珍稀鸟类,这一消息在海内外传开后,条子泥迅速走红。

勺嘴鹬,全球仅存600只左右,是全球极度濒危鸟种。它们有一张酷似勺子的扁嘴,夏季,在西伯利亚东北部的苔草地区养儿育女,然后携家向南迁徙越冬。根据连续几年的调查,东台条子泥是勺嘴鹬最重要的春秋季中转停歇地。

国家二级保护鸟类——小青脚鹬也是这里的常客,在条子泥观察到的总量超1000只。它们性情胆小而机警,在湿地上常低头来回奔跑,稍有惊动即刻起飞。李东明与志愿者同伴连续11年在湿地巡护,他说:“我们三个人是一个巡护组,小青脚鹬个体数能够摸得这么清楚,主要是东台沿海经济区开发了一个高潮位栖息地,水涨上来后,鸟有了休息的地方,我们也能数得清清楚楚了。”

“湿地精灵”黑嘴鸥也来了。它们头戴黑冠,嘴伸黑喙,有晶亮的眼睛和嫩红的舌头。黑嘴鸥对繁育环境要求苛刻,在碱蓬滩地面上用枯碱蓬筑皿状巢,每窝产卵多为3枚。它们选择在条子泥湿地生儿育女,与当地划定黑嘴鸥繁殖地并安排专职巡护人员24小时管护的做法分不开。而今,这里的黑嘴鸥已是一个大种群。

条子泥已成为世界多种极危、濒危鸟类在迁徙期最为青睐的栖息地,其中,有17个物种被IUCN物种红色名录列为受胁物种。这里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鸟类天堂”。

条子泥是一块净土,严格控制污染。在东台条子泥湿地保护小区内,还禁止商业性开发,湿地管护队定期夜巡,对发现的有可能影响湿地管护和鸟类安全的捕捞、施工行为及时纠正。

然而,保护不碍发展,生态旅游业和新能源产业是这里发展的重点。如今,游客来条子泥不仅可以看鸟、踩泥滩、踏海浪、听渔号子,还可以领略上有风电、中有光伏、下有鱼翔浅底的“风光渔”产业互补的美妙。这里的人们用爱心守护了湿地资源,更用智慧将滩涂资源高效利用,实现了生态和经济效益最大化,创造出更加富足美好的生活。(记者 罗 兰)

《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年12月21日 第 1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