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爸爸求助】孩子被妈妈“绑架” 四个月无音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噩梦——来自母亲的“绑架”:Frédéric已经四个月没有女儿的消息了

​自Frédéric De Preter最后一次收到他6岁的女儿Naomi的消息,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月。去年八月底,他的前妻,也就是Naomi的母亲断了与所有亲友的联系,突然失踪。Frédéric是一位来自根特的比利时人,已经在泰国生活了几年。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Naomi就是我的生命”

Frédéric去年与妻子离婚,从泰国法院获得了Naomi的共同监护权。在此之前,全家人都住在普吉岛。Frédéric解释道:“在我与她妈妈离婚之后,一切都很正常。我每周两到三天去看Naomi,这一点我跟她妈妈已经达成共识。每次Naomi跟我在一起时,我都发照片给她母亲,好让她也分享我们的美好时光。”

但是去年八月,Naomi的母亲中断了与所有亲友的联系。“我最后一次见到Naomi是在8月30日。然后她和她妈妈就突然失踪了,谁也联系不上。这让我和她的朋友们都很震惊。”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失踪的原因。

Frédéric通过电话以及社交网络给孩子母亲发送了大量询问女儿的消息,随后他很快得知,Naomi已离开泰国前往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在数周倍感压力的询问和调查之后,我从泰国移民局获悉,Naomi的母亲于9月9日乘一架特殊的遣返航班回到了她的祖国菲律宾。”除了前妻以外,他没有其他住在菲律宾的亲戚。“在目前的新冠疫情困难时期,边境封闭,我几乎不可能去菲律宾找我女儿。我真的希望赶快从这场噩梦中醒来。”

对于这位父亲来说,与女儿分离无法忍受。自从女儿失踪以来,他的健康状况也恶化了:“三个月内我瘦了十公斤、失眠,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但为了有一天能再见到女儿,我也要坚强的活着。”

Frédéric De Preter和他的混血女儿

帮助他找寻女儿的募捐

Frédéric通过他在比利时的兄弟发起一项募捐活动,以便能够继续找寻女儿。由于疫情,这位比利时人目前在泰国没有工作,并且为了通过泰国司法系统获得女儿的共同监护权,他已经花了很多钱。

“我需要雇一位私家侦探,我觉得这样能够找到Naomi。她刚在马尼拉度过隔离期,这期间她一定会在某地的登记簿上等登记,比如,她妈妈肯定会找一份工作,然后就会有信息登记。”除了雇用私家侦探的费用之外,还有将来司法程序所需的费用:“等我找到孩子和她母亲的时候,将会有一系列司法程序。我必须像在我在泰国所做的一样,在菲律宾争取监护权。”

除了经济支持外,Frédéric还求助于所有可能知道他女儿下落的人:“我正在找寻一切联系途径,我在找寻任何知道如何能在马尼拉找到我女儿的人。我只想知道她在哪儿。如果必要,我宁愿牺牲我在泰国的前途,搬到菲律宾,这样就能免去我和孩子之间的路途了。我不打算把女儿接到远离她妈妈的泰国,我只想让她能在父母的陪伴下生活。”对于Frédéric来说,最重要的是他女儿的幸福。

对于父母的“绑架”,该怎么做?

尽管世界上有关“父母绑架”的资料甚少,但Frédéric的案例也并非媒体关于这类事件的首次报道。“关注儿童”组织的数据就显示了比利时的父母绑架孩童案件。其中,48个涉及亚洲国家,13个案件中父母一方移居土耳其,10个案件中移居俄罗斯。42例预防案件还涉及伊朗、叙利亚和印度。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孩子受到家庭成员绑架的威胁,或者是任何曾经遭受此类绑架的受害者,都可以致电00 32 (0)2 542 67 00或通过电子邮件rapt-parental@just.fgov.be与联邦联络点联系。

然而Frédéric无法获得比利时司法和联邦当局的帮助,因为Naomi不在比利时居住,也没有比利时国籍。对于这种情况,“关注儿童”组织建议联系儿童所在地ISS(国际社会服务组织)的分支机构。该组织会启用调解员尝试与绑架儿童的父母建立联系。如发现有儿童失踪事件,无论国内国外,都要尽快报告。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仅供参考 媒体转载需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