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卢森堡买酒的注意】刚刚一位商人被抓罚了2万+4个月监禁(缓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一些比利时商人专门跑去邻国卢森堡购买酒类产品(一般是餐饮酒吧用),然后在不缴纳消费税的情况下在比利时转售,是完全非法的盈利行为。一旦被发现,可能需要付出非常昂贵的代价,海关也会时刻打击这样的违法行为。

酒精类的商品消费税每年为比利时带来约8亿欧元的收入。2018年,经估算,这方面的逃税金额高达1700万欧元。

在比利时,由于2015年酒精消费税的增加,这种有组织的走私行为也越来越多。一些商人选择去卢森堡将当地的酒精类商品(多是开胃酒或饭后烈酒)装满他们的后备箱,或是通过一些中间人来进行走私,如从布鲁塞尔往返行程要花费150欧元。

除了犯罪刑事法规定的高额罚款(所逃税款的五至十倍)之外,走私者还将面临四个月至一年的监禁

为了避免诉讼,犯罪者可以通过支付交易费用与主管部门友好地解决争端。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会这样做。但是,最近有两起此类案件被移交给了Neufchâteau轻罪法院。

一起是超过21000欧元的罚款

一名生活在佛拉芒Brabant省的30多岁男子是一家饮品市场的经理,他因走私被判处有期徒刑4个月,缓刑3年,并处以21638欧元的罚款,罚款额超过4000欧元的部分也缓期三年执行。因此,从现在起他必须为了自己的利益小心谨慎地做事。此外,他还必须为这些进口酒精支付4285欧元的消费税以及其他法律费用。

该名男子于2018年5月22日在Habay被捕,他的奥迪A6后备箱里藏有435升酒类商品,主要是不同品牌的威士忌和伏特加。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在2016年他曾做出过同样的违法行为。

除了消费税外,他还需支付近13000欧元的海关提出的交易费用,但他支付了1104欧元的保证金以拿回被没收的汽车后就没再付过一分钱,这就是他最终被告上法庭的原因。

他的律师Me Roland Forestini是税务官司方面的知名人物,他谴责“过高的金额让人感觉海关似乎在强权执法。”“为什么要自动将这种商品的引入被视为欺诈?这是犯罪行为,但不一定是欺诈行为。”他继续说道。Françoise Hertay法官没有同意他的说法,但却宽容地将被告人定罪到了法定最低限度,并判处了较长的缓期。

另一起:不是挂号信?被告人逃过一劫?

在另一起案件中,Neufchâteau轻罪法院驳回了财政部的诉讼。一名列日人于2019年2月7日在Noville被捕获,他的后备箱中有319升酒精。他同样与海关达成了友好协议,共支付了6858欧元。

一段时间后,他再次从卢森堡返回比利时,又一次被发现后备箱里装满了酒精。因此,海关在60天的法律期限内取消了第一个协议,提起法律诉讼,并通过信件通知该名列日公民,而后者却否认已被告知。这就是关键所在,由于这不是一封挂号信,因此没有证据表明该走私者已收到信件。虽然他逃过了一劫,但他仍然要为第二次违法行为负责。

相关阅读:

【边警严查】比利时卢森堡边境已经开出不少罚单

【必读】比利时这45项新变化将彻底改变我们的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