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钱”,年轻人这么看(中国青年观察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图为“90后”女孩小巩向记者展示的2020年护肤品支出账单。本报记者 张一琪摄

图为网友晒出的月度账单。图片来自网络

图为网友晒出的月度账单。图片来自网络

年轻人怎么看待金钱?年轻人的金钱观与父辈相比呈现怎样的特点?年轻人理财意识如何?……作为伴随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潮出生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年轻人对待金钱的态度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有人总结道:从普遍节俭到品质生活、从回避风险到积极投资、从奔波劳碌到享受当下。青年在金钱观的转变,正是中国社会迅猛发展的时代缩影,也将影响中国的未来。

需要多赚钱,也要自己的生活

虽然现在生活压力加大,许多年轻人都想多挣钱;但对挣钱的方式,年轻人有明确的选择标准。

“虽然我们节假日加班有3倍工资,但我觉得非自愿加班都是不可接受的。”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王萌萌告诉记者,“我需要赚钱,但也要有属于自己的个人生活。”

2020年开始工作的梅林表示,如果需要加班赚钱或者兼职赚钱,首先必须确保自己有余力,而且绝不能影响身体健康。“奋斗是我们这代人的底色,但如果为了财富不断透支身体和生活乐趣,在我看来也是不能接受的。”

不过,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还是影响了一些年轻人对挣钱和消费、理财的看法。“疫情教会我很重要的两件事,一件是买保险,另一件是储蓄并理财。‘黑天鹅’事件让人猝不及防,还是要在有一定保障的前提下再享受当下。”王萌萌说。

与自己的父辈相比,青年对奔波劳碌式的“先积累,再享受”不太感兴趣,取而代之的是“边赚钱边享受”的生活态度。

对于挣钱的动机,年轻人较少设立具体的长远目标,更多是近期被“种草”的易于实现的“小目标”。虽然年轻人普遍对未来风险的焦虑值更高,相较于上代人可能更加缺乏安全感,但他们却没有像上代人通过不断攒钱来缓解焦虑,反而是在安稳挣钱的前提下充分筹划,将明天的担忧留给明天。

“前几代人挣钱主要是‘生存性’的,比如为了买房、子女上学或者家庭应急,也有的就是为了存钱而挣钱。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认为,挣钱是为了生活,并非生活是为了挣钱。因此,他们更倾向于选择追求‘小确幸’的生活状态。”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朱迪分析。

从“生活是为了挣钱”到“挣钱是为了生活”,虽然只是在语序上调整了一下,但折射的是青年在金钱观上的转变:从注重积累到学会享受、从先攒钱再享受到边赚钱边享受。

这种转变在许多长辈们看来有点不可接受,所以经常会听到长辈责备年轻人目光短浅、不会持家,甚至还为此大吵一架,弄得年轻人们“有苦说不出”。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符国群认为,金钱观在不同代际之间肯定会有评价标准的差异,因此要在更宏大的背景下看待年轻人的金钱观,而不是站在上一代的立场指责下一代。

在朱迪看来,一方面要对青年进行合理健康金钱观念的引导,既保障个人的生活质量,也做到对自己和家庭负责任。另一方面则应注意保护青年的消费欲望,避免出现“低欲望社会”。

对自己大方,也慷慨回馈社会

“大学的时候妥妥的‘精致穷’,有多少花多少,从来不节省。”北京某小学教师小刘告诉记者,只要在能承受的经济范围内,都会尽可能买更好的东西。

对小刘来说,“不委屈自己”是消费的第一原则。“现在工作了,有比较稳定的收入,目前也没什么经济压力,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的生活品质更好一些呢?”小刘说。

在数字经济迅猛发展和中等收入群体逐渐扩大的趋势下,像小刘这样对品质生活有追求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让他们乖乖掏钱的目标也变得丰富多元了。

麦肯锡《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显示,2018年,“90后”的奢侈品消费额在中国奢侈品总消费中占比23%。2018年,“90后”人均花费2.5万元购置奢侈品,金额与他们的父辈相当。2020年,贝恩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年轻群体平均第一次购买奢侈品是在20岁。

朱迪分析认为,“当代青年更注重‘珍惜现在’而不是‘未雨绸缪’,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喜欢什么。这不同于前几代人通常关心的是‘我买得起什么’。商家和市场营销及其建构起的消费文化的影响,也使得青年的消费欲望不断被激发。”

“年轻人对未来经济和个人成长更加有信心。而且,随着社会保障体系的健全,1990年后出生的一代对未来养老等问题暂时没有焦虑。”符国群表示。

花钱除了享受更优质的物质生活,满足个人精神需要和实现社会价值,也是年轻人取悦自我,积极掏腰包的重要动机。

“现在觉得买车不如打车了,自己开车要考虑停车、养护,不如打车来得便捷舒适。”“90后”小谢告诉记者,“买车不仅得背负长期压力,还会附带一系列隐性成本,如今买服务买体验反而更合适”。对于一些上辈人观念中必备的“大件物品”,在年轻一代眼里更乐于接受让渡所有权、强调使用权的体验式消费。

小刘从2012年7月开始就通过手机号话费包月的方式为红十字会捐款,“为社会贡献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她还经常将闲置衣物捐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除了对自己大方,年轻人对于公益事业也更加开放慷慨。

“服务消费的上升是更加成熟的消费社会的标志,服务消费的特点在于提供便捷、舒适的生活,以及提供有趣和新奇的体验,符合青年的消费观念和生活方式”,朱迪解读道,“更加接受通过购买服务而不是强调物质的拥有,来满足消费需求,反映了青年物质观的变迁,代表了社会发展的趋势”。

多元化选择,接受新的理财方式

1997年出生的李灵有自己“独创”的理财方法。“我开通了两个支付宝账号,一个专门存钱,再拿出一部分买一些稳健的理财产品。另一个则专门用来日常开销。”李灵每个月从存钱的支付宝中划出定额的生活费,以此来控制消费,并努力实现资产增值。

“上学的时候是从支付宝开始接触理财的。”李灵说,“现在,我会根据比例把工资划分为若干部分,其中一部分专门用于购买理财产品。”互联网金融产品是大多数年轻人的理财启蒙课,其操作便捷、申购门槛低、随时存取消费等特点,受到“互联网原住民”一代的追捧。“不用花什么心思的理财方式是最好的!”

其实,像李灵这样有理财头脑的年轻人比比皆是。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发布的《2020国人理财趋势报告》显示,中国理财人群年轻化趋势显著,“90后”正成为主力。线上理财正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CBNData发布的《2019线上理财人群报告》显示,“90后”与更年轻的“95后”“00后”占据了线上理财人群数量的49%。

社会担心会“惯坏”年轻人超前消费的消费场景类信贷产品,在一些年轻人手中反而成为精打细算的理财工具。

“苹果电脑是用免息分期的方式购入的,也是消费信贷支出中最贵的一笔。”小谢告诉记者,“并不是因为手里没有足够的钱,而是想着消费信贷可以免息分期,这样我的本金可以趁这段时间差做一些理财。”

除了购买理财产品,存款也是年轻人稳健的理财选择。“每个月会有计划地将工资的60%存起来,”小谢说,“金钱不仅是致富欲望的对象,同时也是致富欲望的源泉,存款其实就是安全感和舒适感。”

同时,也有一些年轻人开始进行高风险高收益投资。对于风险问题,年轻人很有自己的想法。2020年刚进行高风险投资的王萌萌说:“理论上,基金产品如果持有时间足够长,应该很难大幅亏损。至于股票这种风险较大的投资方式,如果亏了就当交‘学费’了。”

在一些年轻人眼里,风险是成长的必经之路,而不是需要刻意规避的。“我觉得年轻人早点去证券交易市场‘上课’比较好,毕竟早晚都要学习让自己财产增值的方法。”王萌萌说。

除了“食补养生”“运动自律”,相较于父辈,“不敢看体检报告”的年轻人购买保险的意识来得更早更猛烈。去年9月,中国新经济研究院联合支付宝保险平台发布的《90后保障报告》显示,近70%的“90后”拥有健康险,超过一半的“90后”认为至少需要3份保障才更有安全感。

王萌萌投保癌症医疗险已经一年了,重疾险、意外险也是她长期关注的险种,“我属于比较‘贪生怕死’的,而且保险就是越年轻越划算”。对于年轻人来说,保险不再是上一辈人眼中虚无缥缈的未来投资,而是对未来生活风险实实在在的掌控。

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对金钱有着更为明确的规划。老一辈更多选择存款、购买不动产,年轻人却有更多元的选择,可以炒股、买基金、买保险。“现在的年轻人在理财方面储备的知识,比上代人更为丰富,他们更善于学习并迅速接受新的理财方式。”符国群说。(本报记者 谭涵文)

《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1年02月22日第05版)

结婚这事,年轻人自己做主(中国青年观察①)

看年轻一代的职业选择(中国青年观察②)

这一代青年的家国情怀(中国青年观察③)